<
    顾雅箬转向张氏,语气撒娇:“娘,我有些饿了,您能给我和大舅他们做些面条吃吗?”

    即使她不这样请求,张氏也是准备这样做的,当即应下:“好,娘马上去做,你陪着大舅说会儿话。”

    张生已经呆住了,自己家好几个人挣钱,也勉强只能吃饱,至于面这精贵的吃食,一年到头也吃不了几顿,大妹家竟然常备着,那二妹家……

    “大哥,你先坐一会儿,面条一会儿就好。”

    张氏说着,抬脚往外走去。顾英跟在后面。

    张生愣着还没有回神。

    “大哥,你去给大舅和虎子哥倒碗水。”

    顾灼应声,朝外走。

    张生这才回神,急忙转身往外走,阻拦:“大妹,不用做面条了。,我们真的已经吃过了。”

    “大哥!”

    顾南倚在床上大声喊他,因为用力,不自觉的咳嗽了一声。

    张生又急忙回过身来,担心的问:“妹夫,你怎么样,没事吧?”

    顾南摆手:“我没事,一时心急了些,大哥陪我坐一会儿吧。”

    “这……”

    张生看看外面,实在不舍的让张氏给自己做这样好吃的,白白糟蹋了上好的白面。

    顾雅箬看透了他的心思,面露微笑:“大舅,您不用担心,我们家现在几乎天天吃白面。”

    张生眼眸瞪大,不相信的问:“天天吃白面?”

    顾雅箬点头。

    张生的眼睛瞪得更大了,说话都不利索了:“那、那、……你、你们……?”

    顾雅箬失笑:“大舅,您是想问我们家哪里来得银钱,还是想问我们家得日子都过的这样好了,娘为什么还跑去跟您借钱?”

    张生连连点头:“对、对、对。”

    笑看了也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顾南一眼,调皮的对他眨了眨眼睛,顾雅箬才笑着说道:“有银钱是因为我找到了一个挣钱的法子,去借钱是因为我想这个法子变成生意。”

    只字没提因为张氏给人洗衣服,而被讹了一百两银子的事。

    张生听的云里雾里,更加的不明白了。

    顾雅箬没有多做解释,而是笑着道:“我只所以留下大舅和虎子哥,是想着拉你们一块挣点小钱,希望大舅不要拒绝。”

    大妹家里前些日子的情况,张生心里一清二楚,如今不过短短的一两个月时间便能天天吃上白面了,那这挣得肯定不是小钱,如果能让自己跟着干,自己家说不定也会很快过上好日子的。听完顾雅箬的话,张生心里欢喜,可又一想,还不知道是什么挣钱的法子,自己干得了干不了,还有,如果因为拉了自己家一把,大妹家再挣不到钱了怎么办,欢喜的表情又退了下去,不好意思的搓着手:“箬儿啊,你能不能先告诉大舅,你那挣钱的活计,大舅做的了做不了?”

    “做的了,只要是有手有脚的都做的了。”

    张生心放下去了一些,又搓了搓手,不好意思的问:“那,我们要是做了,会不会妨碍到你们?”

    要是真的妨碍到了大妹家,就是一个月挣二两银子,他也是不能干的。

    顾雅箬摇头:“不妨碍,确切的说,是你们给我打工?”

    “打、打工?什么意思?”

    说错话了,顾雅箬心中一个激灵,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改口:“就是做工的意思,我那日偶然从书上看到这么一个新鲜的词,觉得好听,便用了。”

    原来是做工的意思,张生嘿嘿笑了几声,改为挠自己的脑袋:“这识字就是好,说的话都和我们这大字不识一个的都不一样。”

    顾雅箬的话说完,偷偷打量了顾南一眼,见他神色如常,没有起疑,悄悄松了一口气,又听张生这样说,当下笑出来:“大舅,我也只是认识那有限的一点字,比你强不了多少的。”

    “那可不一样,大舅这一辈子只能卖个力气活,哪像你,说不定哪一天就出人头地了。”

    顾南一直脸上带着笑看着他们,张生的这句话落,他脸上的表情一僵,急忙开口:“大哥,箬儿是女孩,平平安安长大,相夫教子即可,哪里需要什么出人头地?”

    张生恍然,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对对对,咱箬儿不需要出人头地,只需要长大了找个好人家就行。”

    顾南又不愿意了:“大哥,箬儿还小,说那些做什么?”

    张生有些微愣,随即想起自己大妹和妹夫两人疼宠顾雅箬不像话,要星星不给月亮的主,急忙改了口:“箬儿还小,箬儿还小。”

    说完,再也不敢多说一句话了,有些尴尬的站在原地。

    顾雅箬笑着解围:“大舅,大虎哥,你们坐呀。”

    “哦,好。”

    两人坐下,有些拘谨起来,刚才的欢快气氛消失的无影无踪。

    顾南也知道自己说话太急了,有心想要再说几句,缓和一下气氛,又怕说多了顾雅箬起疑心,到嘴边的话打了几个转后又咽了回去。

    凭着前世的直觉,顾雅箬察觉出顾南和张氏两人有事瞒着自己,可只要对自己没有伤害,她们也是真心的对待自己,她也懒得去深究这里面的事情。

    顾灼端着水进来,打破了这屋内的寂静,张生再开口说话时,明显的谨慎了不少。

    张氏和顾英做好面条,端了进来。

    香喷喷的面条摆在面前,张生刚要说两句说客套话,饿了多半天的肚子却发出了咕咕的叫声。

    张氏心疼的不行,“大哥,饿坏了吧,快趁热吃了。”

    张生咽了几下口水,有些不好意思的拿起筷子:“那、那我吃了?”

    张氏眼眶有些发酸,点头:“吃吧,趁热吃,多吃点,我做了很多。”

    张生再也不客气了,挑起了一大筷子,塞进自己嘴里,三两下便嚼完咽了下去,满足的一笑:“真好吃!”

    见他吃了,大虎拿起了筷子也狼吞虎咽了起来。

    一人吃了两大碗,父子俩才满足的放下了筷子,对着众人道:“吃饱了,真的吃饱了,我长这么大就没有吃的这么饱过。”

    张氏的眼泪差点喷出来,急忙转过了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