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顾雅箬嘿嘿直笑,一副被看穿的尴尬。

    想着她到底还是个孩子,不知道掩饰自己的情绪,被自己揭穿了,也没有恼怒,反而对着自己直笑,老大夫心里的火气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伸出手:“想要买什么样的药材,拿过来,我看看。”

    兄妹俩对看一眼,顾灼有些脸红,顾雅箬却是满不在乎的又笑了两声,凑近了老大夫面前一些:“老大夫,不瞒您说,我们呀,只知道药材名,写不下来,您能否帮我们一下。”

    合着他们两人还打着这主意呢,老大夫气笑,“小丫头,你还有什么要求,一次说出来,免得一会儿惹了我老头子,让伙计将你们赶出去。”

    顾雅箬急忙摆手:“没有了,没有了,真的没有了。”

    “真的没有了?”

    老大故意绷起了脸,加重了语气问。

    顾雅箬的头点的如捣蒜一般,“真的没有了。”

    老大夫又笑着看了她几眼,拿起笔,蘸好了墨,提笔在纸张上面:“说吧,你们要抓什么药材。”

    顾雅箬一一说出来,老大夫全部写下,待写完以后皱了皱眉头,好心提醒:“小姑娘,你们抓这药材与你爹的腿没有任何帮助啊。”

    “我知道,这不是给我爹治腿用的,我们有别的用途。”

    顾雅箬笑着解释。

    “别的用途,能否说给我听一下。”

    顾雅箬犹豫了一下,踮高了脚,身体又往前凑了凑,用只有两人听的见的声音问:“老大夫,我若是不告诉您,您是不是会生气?”

    没想到她会这样问,老大夫微微一愣后,摇头:“不会。”

    这原本就是随口一问,人家不愿说自然就不说。

    “那就好。”

    顾雅箬似松了一口气,调皮的笑了笑,歪着头说:“我不告诉您。”

    她这副神情,就好像有个天大的秘密不能说似的,老大夫忍不住捋着胡须笑出声:“好好好,我不问,你们去柜台抓药吧。”

    说完,将写满药材的纸张拿起,递到顾雅箬面前。

    “谢谢老大夫。”

    顾雅箬接过,笑着道谢后,拿着纸张和顾灼去了柜台边。

    老大夫看着她的背影,心里羡慕,这个小丫头鬼灵精怪,性格活泼,是个开心果,就算生在顾家那样的家里,也没有掩盖住自己的天性,实在是难得。想到顾家,又想起顾南的腿,脸上的笑容退下去,重新又拿起了古医书开始翻看。

    药单是老大夫开的,伙计自然是没有二话,接过药单以后,抓好了全部的药材,放在了柜台上。

    “总共是五两银子。”

    顾灼猛然睁大眼,五两,他们手里总共只有大舅昨夜送来的三两银子,上哪儿去弄五两。

    顾雅箬也没有想到会需要五两银子,也是愣了一下。

    看他们的神情,伙计知道两人是没有带足银子,将药包又放回了柜台后:“是银子没带够吧,这样,药包先放这,你们赶快去筹银子吧。”

    筹银子,去哪儿筹,顾灼抿了抿嘴唇,试探的问:“我们能不能少抓一些?”

    伙计有些不乐意了,“少抓一些?刚才我抓药的时候你怎么不说,现在我药抓好了,你又说少抓一些,你这存心是难为我不成。”

    情急之下,伙计的声音有些大了,惹得药堂内所有的人看过来。

    顾灼脸色涨红,说不上话来。

    老大夫闻声看过来,见此情形,放下手里的医书,站起来,缓步走过来,问伙计:“出了什么事?”

    伙计如实回答:“他们抓药的钱不够,我说让他们赶紧去筹银子,他反而要我将抓好的药材拿出来一些,这不是折腾人吗?”

    以往也有这样的事情,伙计也是如此说的,只不过别人都是赶紧去筹银子,只有顾灼一人说了这样的话,伙计心里不忿,气的提高了嗓门。

    顾雅箬倒是面色如常,不过周身的气息已经变了,不知为什么,老大夫总感觉如果伙计再说下去,绝对会倒霉,急忙伸手制止了他后面的话,问:“他们少多少银子?”

    “二两。”

    这顶得上自己半个月的工钱了,老大夫沉吟了一下,还是吩咐伙计:“将药包给他们,不够的银子我来付。”

    “张大夫!”

    伙计惊叫,“你怎么可以替他们掏银子?”

    这两个孩子,看穿的衣服,便知是乡下来的,张大夫要是借给了他们,一准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老大夫脸色沉了下去:“怎么,不可以?”

    见他脸色不好看了,伙计的心里颤了颤,慌了,急忙小心的回话:“可以,可以。”

    嘴里说着,将药包又重新放回了柜台上。

    老大夫提起,递到顾灼面前:“你们家住的远,早些回去吧,早日筹得给你爹看病的银子,尽快将人送来。”

    顾灼眼眶有些通红,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去,看向顾雅箬:“二、二妹。”

    “拿着吧,老大夫的这份恩情我们记在心里,他日有机会一定回报回去。”

    顾灼重重的点头,伸手接过药包。

    顾雅箬什么话也没说,给老大夫深深鞠了一躬后,转身出了济仁堂。

    顾灼提着药包跟在后面。

    老大夫看着他走远,收回了视线,对伙计道:“你且先记账,发工钱的日子我会给你。”

    伙计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在感受他不悦的目光后,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低头应声:“知道了。”

    回到家以后,顾雅箬按照记忆中的方法,将晾晒好的干花进行了加工,又按一定的比例将买来的药材放在了里面,填充好了一个香囊后,递到张氏面前:“娘,你闻闻,香吗?”

    顾雅箬往面前一凑,张氏便闻到了淡淡的香气,早已经停下手里的活计看过来,听了她的话,低下头,就着她的手闻了闻,欣喜的喊出声:“好香的味道,娘从来没有闻到过这样好闻的香味。”

    顾英和顾香一听,也凑了过来,深深吸了一口,同时喊出声:“真的好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