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天以后,买来的布料全部做成了香囊,顾雅箬和顾灼第四天一大早带着香囊和两个小人儿坐着张老汉的牛车来到镇上。

    两个小人儿还是第一次坐牛车去镇上,一路上兴奋的不行,什么都感到好奇,指着这里问问,看着哪里问问,小孩子的心性流露无疑。

    顾雅箬也不觉得不耐,一一低声细语的告诉他们。

    牛车到了镇上,天已经大亮,镇门口人来人往,两个小人儿更是惊奇了,眼睛不够用一般,到处看来看去。

    今日进城只有顾灼背了一个大背篓,下了牛车后,顾雅箬一手领着一个走进镇子里,

    镇子里面还热闹,吆喝声,叫卖声,此起彼伏,络绎不绝,两个小人儿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热闹的场面,微微有些胆怯,下意识的抓紧了顾雅箬的手。

    “盛儿,俏俏,等我们卖了银子,姐姐带你们去集市上买好吃的。”

    察觉到两个小人儿的不安,顾雅箬笑着转移两人的注意力。

    果然,贪吃是小孩子的天性,一说有好吃的,两个小人儿立刻忘了紧张,欢喜的点头。

    兄妹几人来到绣坊,伙计看到,热情的迎了过来:“顾姑娘,你来了。”

    顾雅箬点头,“掌柜的在吗,我今日送了些香囊过来。”

    “在、在、在,你稍等,我去喊掌柜的过来。”

    说完,伙计拔腿去了后面。

    不大一会儿,脚步声想起,掌柜的掀开门帘走了出来,乐呵呵的说道:“我刚还和夫人说呢,算算日子,顾姑娘今日也该来了。”

    说完,朝着几人身后看了看,没有预想中的几个背篓,眼中闪过疑惑。

    顾雅箬看在眼里,笑着开口:“掌柜的,您不用看了,我们今日是来卖香囊的,至于干花,过个几日再给您送一些过来。”

    想法被揭穿,掌柜的也不恼,哈哈一笑:“顾姑娘这双眼可真是厉害,一眼看出了我的心事。”

    顾雅箬微微一笑,示意顾灼将背篓卸下来,将里面的香囊拿出几个放在柜台上。

    香味入鼻,掌柜的眼神一亮,忍不住上前拿起了一个香囊仔细的闻了闻,心里微动,

    “顾姑娘,这……”

    “我在香囊中加了几味东西,有驱除蚊虫的,还有除异味的,不知掌柜的感觉如何?”

    香味清新淡雅,闻着极其舒服,竟然比自己绣坊里做出来的香囊还要好,掌柜的心里震动,脸上却没有显现出来,笑着试探:“不知顾姑娘在里面加了什么东西?”

    “寻常的几味药材而已,掌柜的仔细闻便能闻出来了。”

    顾雅箬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笑着这样说。

    她确实也没有说谎话,只要懂药的人,一闻便知道里面加了什么,不过就是她又加工了一下,比例也不一样而已。

    本就是试探的一问,如果顾雅箬说,那就赚了,如果不说,也没有什么损失,掌柜的听完,也没恼,将手里的香囊放下,又拿起了另外几个,一一仔细的闻过,不同的香味,闻着却是同样的舒服,心里的惊讶更甚,笑着点头:“确实不错,不知道顾姑娘想卖多少银子一个?”

    “还是那句话,掌柜的给多少,我们卖多少!”

    顾雅箬笑着说。

    掌柜的又哈哈笑了几声:“你这小姑娘,真是鬼精灵的很,我若是给的低了,你心里肯定将我骂死了,我若是给的高了,我这绣坊可就白收你这些香囊了。”

    “哪里,掌柜的说笑了,我这香囊,虽然是用料差一些,但若是卖的话,一二十两银子是不在话下的,掌柜的就是闭着眼也不可能做了赔本的买卖。”

    顾雅箬不露痕迹的说了自己要求,你一个香囊好了,能卖二十两,次了能卖十两,你总不能给我太少了吧。

    做生意这么多年,形形色色的人掌柜的见过不少,可像顾雅箬这样说笑之间自己给东西定了价的,他还是第一个见,而且还是不露痕迹的,再次深深打量了她几眼,掌柜的露出笑意,

    “那好,每个香囊五两银子,有多少我这绣坊全收了。”

    诚如顾雅箬所说,这批香囊在他的手里,卖的绝不是她说的那个价格,只可能比这更高。

    “好,掌柜的爽快,就按您说的价格。”

    顾灼站在一边傻了眼,一个香囊能卖五两银子,打死他都不敢相信,颤着手,朝着自己的大腿上拧了一把,

    “嘶!”

    真疼。

    那这不是做梦了,是真的,真的一个香囊卖了五两银子。

    和掌柜的说着话,一瞥眼,正好看到顾灼这傻乎乎的动作,顾雅箬差点喷笑出来,急忙掩饰的笑着道,

    “大哥,将剩下的香囊全部拿出来。”

    “哦,好。”

    顾灼弯腰,动作轻轻的将剩下的香囊全部拿出来,小心的放在柜台上,那动作轻的,就好像拿着什么稀世珍宝似的。

    掌柜的看在眼里,也是微愣,随即脸上涌上笑意,对顾南和张氏更加的好奇,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的父母,竟然教养出了这样不同的兄妹。

    一共是三十二个香囊,总共是一百六十两银子,掌柜的给了一张一百的,一张五十的,剩下的想给一锭十两的大银子,又怕他们带在身上太扎眼,想了想,全部换成了一两的散碎银子,

    “你们今日想必还要买些东西,这碎银子花着方便一些。”

    “多谢掌柜的。”

    顾雅箬将那张百两的银票给了顾灼,将五十两的又递到掌柜的面前,

    “我见识浅,不知道大家都喜欢什么样的香囊,掌柜的看着给我扯五十两银子的布料吧。”

    又是这满满的信任,掌柜的心里受用的同时,不的不佩服顾雅箬,明着看是恭维了自己,实际上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从自己手里了解了香囊的行情。

    心里这样想着,却亲自看着让伙计给扯了目前卖的最好的布料。

    再次谢过掌柜的,顾雅箬笑着将十两碎银子笑眯眯的揣在了自己身上。

    这些银子到了她身上,肯定会一文不剩的,张嘴想要说她几句,又想到这是在绣坊里,抿了抿唇,没有说出来。

    掌柜的看在眼里,心里越发好奇他们是长在一个什么人家。

    顾雅箬则是装作没看到顾灼的表情,和掌柜的道谢后,领着两个小人的手,豪爽的说:“走,姐姐给你们去买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