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了绣坊的门以后,看着小弟,小妹的笑脸,顾灼叮嘱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索性狠下心来,不管了,反正花了也还有一百两银子了,就算她花光了十两,也不算什么。

    顾雅箬虽然笑着领着两个小人儿走,但眼角的余光却不住的看向顾灼,唯恐他说出什么阻止的话来,她实在是怕了这个大哥唠叨的本事,比爹娘还唠叨。

    眼见他眉头舒展开,似乎是放下了,顾雅箬松口气,领着两个小人儿朝着集市的方向走去。

    集市上人来人往,叫卖声,吆喝声,掺杂在一起,热闹非凡,两个小人儿的眼睛更加的不够用了,紧拉着顾雅箬的手,转着头好奇的到处观看。

    来到一个馄饨摊前,顾雅箬停下脚步,回头对顾灼说:“大哥,我们吃碗馄饨再去逛吧。”

    早上出来的匆忙,每人带了一个搀了杂面的馒头,可谁也没吃,顾灼的肚子也有些饿了,点头同意。

    “来四碗馄饨!”

    顾雅箬扬声对卖馄饨的摊主吆喝,并找了一个靠近外面的桌子领着两个小人儿坐下来。

    摊主应声,很快煮了四碗馄饨过来,一一放在几人面前。

    家里的日子现在虽然好过了,白面也买了些,可张氏哪里会做纯粹的白面吃食,只是偶儿做个一两顿罢了,再加上这些时日忙着缝制香囊,就更加的没有空闲了,是以两个小人儿看到香喷喷的馄饨,迫不及待的吃了起来。

    馄饨馅大,又放了不少的肉,几人吃的不亦乐乎,却没有发现远处一道身影在看到他们以后,眯了眯眼睛,转身飞快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

    一碗馄饨很快见了底,两个小人儿意犹未尽,连碗里的汤都喝干净了,顾雅箬看在眼里,又让摊主煮了两碗,分在他们和顾灼的碗里。一手托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几人吃的香甜。

    三个壮汉从对面气喘吁吁的跑过来,看到顾雅箬几人还在吃馄饨,松了一口气,晃着身体,大摇大摆的来到馄饨摊前,目光在几人的身上打了一个转后,坐在了他们旁边的一张桌子边,拍着桌子大声吆喝:“快点的,给大爷来三碗馄饨!”

    几人身材高大,面相凶恶,摊主吓得心里缩了缩,急忙应声,麻溜的煮好了馄饨,小心的端到几人面前,点头哈腰:“几位慢用!”

    那日梅娘三人去家中讨债,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坏了两个小人儿,在他们的心里留下了阴影,如今看到这几人,两个小人儿吓得放下手里的筷子,分别朝着顾雅箬和顾灼的怀里靠过去。

    顾雅箬皱眉,眼光扫过三名大汉,对着摊主喊:“结账”

    摊主闻声走过来:“好嘞,一共是六碗,每碗三文钱,总共是十八文。”

    “大哥,给钱。”

    她的手里都是散碎银子,在这样的小摊上也找不开。

    早上来时,张氏给了五十个铜板,除了他们几个做牛车的钱,还剩下不少,顾灼全部拿出来,数出十八个给了摊主。

    “瞧这穷酸样,只有这点铜板也敢过来吃馄饨。”

    一名大汉斜眼看到他的动作,“嗤”了一声,语带不屑的嘲笑。

    顾雅箬刚要起身的动作顿住。

    顾灼察觉到了,立刻拽了她的衣襟一下,提醒她不要惹事。

    顾雅箬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里的火气,看顾灼背好了背篓,牵着俏俏和盛儿的手就要离开。

    另一名大汉一口将一个馄饨吞进了口里,并将自己的一条腿伸到了俏俏面前。

    俏俏猝不及防,一脚踩在他的腿上。

    大汉狂叫了一声,一口将嘴里的馄饨吐在俏俏的脸上,随后站起来大骂:“不长眼的东西,竟然敢踩大爷,活腻了吗?”话落,伸手,一个大巴掌对着俏俏打来。

    只是,他的巴掌还没有到达俏俏面前,顾雅箬端起了刚才俏俏剩下的那半碗馄饨,对着他的脸泼了过去。

    “啊……”

    “哐……”

    两声响,众人惊骇的看着眼前的画面,久久说不出话来。

    打人的大汉双手捧着脸颊,疼的在地上不停的打滚,哀嚎:“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另外两名大汉也是骇的不轻,齐齐上前,扶起他:“老三,你怎么样?”

    大汉放开手,脸上已经红肿的一片:“大哥,我的脸,我的脸恐怕要毁了。”

    顾雅箬没有理会他,蹲下身子,看俏俏脸上被馄饨砸到的位置红了一片,心疼不已,轻轻开口:“俏俏,疼吗?”

    俏俏怯怯的摇了摇头,靠近了她的怀里。

    “臭丫头,竟敢伤了我三弟,看我今天不扒了你的皮!”

    被喊大哥的大汉叫嚣着起身冲过来。

    顾雅箬头也不回,随手抓起桌上的筷子朝后掷去。

    又是一声惨叫,这名大汉也捂着脸颊后退。

    吃馄饨的众人看呆了眼,傻傻的坐在原地谁也没动弹。

    顾雅箬站起身,浑身带着迫人的气势,声音冰冷:“我记的王财主答应了镇长夫人,以后我再来镇上不会为难与我,今日你们敢这样做,是谁给了你们胆子?”

    被揭穿身份,三名大汉的眼神闪了闪,随即梗着脖子不承认:“你这死丫头,胡说什么呢,什么王财主,我们不认识!”

    顾雅箬冷哼一声:“不认识,要不要我现在禀了镇长夫人,让她派衙役过来抓了你们去堂上问一问?”

    听到要报官,三名大汉慌了神,互相看了看,交流了一下眼神后,也顾不上疼痛了,一骨碌爬起来,朝着集市的那边跑,边跑边喊:“死丫头,你给我等着,这个仇我们迟早要报回来!”

    看热闹的众人更加傻眼了,不知道顾雅箬兄妹几个是什么来头,明明穿着和自己一样,看着就是普通的农家丫头,怎么,还跟镇长夫人认识呢。

    俏俏紧紧抓住顾雅箬的手,小身体不停的抖着,顾雅箬知道她吓坏了,心疼不已,弯腰抱起她,对摊主道:“老板,对不起,将你的碗打碎了,多少钱一个,我赔给你,还有那三碗馄饨的钱,我也付了。”

    ------题外话------

    中午12点结束PK,我尽量在11:30时候再加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