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日,顾雅箬是被说话声惊醒的,睁开眼睛,看着黑漆漆的屋外,皱起了眉头。

    “娘,天色太黑了,不安全,我送您去镇上吧。”

    院子里传来顾灼刻意压低的声音。

    妇人的声音也压的低低的,唯恐惊醒了熟睡中的几个孩子:“不用,娘自己去,你留在家里照看好你爹和弟弟妹妹,等娘晚上回来,我们家就有钱了。”

    “娘,要不然您还是别去了,天亮以后,我去王财主家自卖自身,五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别胡说八道,那王财主是什么人,村里的人谁不知道,去他们家做工,不死也得脱层皮,你以后切莫再有这样的想法,娘今日去了以后,想法打听一下,看看有没有适合你的工做,要是有,娘说什么也要帮您求到手,你在家安心等着。”

    “娘……”

    “听话,娘走了,你把门关好,再回去睡个回笼觉,等天稍微亮点了,便喊英儿起来做饭。”

    话落,一阵放轻了的脚步声后,便是栅栏门被打开又关上的声音。

    顾雅箬躺着没动,静静的听着外面的声音,直到妇人的脚步声远去了,听不到了,才又重新闭上了眼睛,但却再也没有了睡意。一直到天亮,顾英起来做饭,她才装作被吵醒的样子,穿好衣服后,来到外面。

    听到动静,顾英回头,看到是顾雅箬,脸上闪过懊悔:“二妹,是不是我把你吵醒了?”

    顾雅箬笑着摆手:“没有,我昨日睡的早,早就醒了,只是一直躺在被窝里,懒得动弹。”

    想到昨日俏俏差点被抱走,顾英一阵后怕,道:“二妹,昨日多亏了你了,要不然小妹……”

    顾雅箬打断她的话:“大姐,说这些做什么,我们是一家人。”

    “对对对,我们是一家人。”顾英附和的说着,眼眶有些湿润。这个二妹,被爹娘偏疼坏了,平日没少看他们几个不顺眼,时常对他们大吼大叫,可关键时刻,还是她硬气,直接把小妹追了回来。

    顾雅箬见不得这煽情的画面,立刻转移了话题,笑着问:“大姐,快做饭吧,我饿了。”

    “你等着,大姐马上做。”

    一听她饿了,顾英慌忙收拾着做饭。

    顾雅箬抬眼打量着小院。院子不大,虽有些破旧,却整洁利索,所有的东西归置的井井有条的,没有任何杂乱的感觉,院子的东边搭建了两间小屋,有些年头了,一间顾灼住,一间是厨屋。西边也搭建了一间屋子,是自己住的地方。在原主的记忆里,这间屋子刚搭建了不久,原本顾英和顾雅箬以及两个小人儿是住在一起的,可顾雅箬跟着夫子认字以后,吵闹着说屋里人太多,自己无法静下来心来温习夫子教导的功课,非要一间单独的屋子。顾南夫妇爱女心切,当即请邻居帮了两天忙,给她搭建好了这间屋子。

    “二妹,你醒了?头还疼吗?”

    顾灼挑着一担水晃晃悠悠的走进来,看到顾雅箬站在院子里,眼露担心,走到她面前问。

    顾雅箬调皮的大力的摇了几下头,笑着道:“大哥,你看,没事了。”

    看她的样子真没事了,顾灼放下心来,挑着水走到水缸边,将水倒入了里面后,转身挑着空水桶往外走:“我再去挑一担。”

    “大哥,我跟你去!”

    “井边打水的人比较多,他们……”后面的话顾灼没有说出来,顿了一顿后,说道:“你还是待在家里吧。”

    自从二妹跟着夫子学字以后,有些瞧不起村里人了,平日里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即使农忙的时候不得已出了门,对村里人也是爱搭不理的,以至于村里的人对她的印象不是太好。

    “一直在家里闷死了,我想出去走走,大哥如果不想我跟着去,我便自己出去溜达溜达。”

    顾雅箬笑着道。

    上次她也说出去溜达,结果独自去了山上,摔伤了头,差点没有了命。现在她又这样说,顾灼吓了一跳,急忙说:“好好好,你跟着大哥去。”

    顾雅箬笑着往院子外走,顾灼挑着水桶跟在后面。

    一路走来,路上遇到不少要早起出来担水的人,顾灼一一跟他们打招呼。

    众人笑应,不过在看到顾雅箬时,眼中闪过惊讶。

    顾雅箬装作没看到,和以往一样,不主动的给他们打招呼,而是四处打量着。

    来到井边,好多人在排队,顾灼也规矩的排在了队后。

    “大哥,我去村外看看,很快回来。”

    顾雅箬脚步没停,径直朝前走去,边走边对顾灼说。

    顾灼担心她再出什么意外,急忙放下了扁担,跑着追上了她:“你想看什么,大哥陪你去。”

    顾雅箬无奈的停下了脚步:“大哥,我只到村外看看,不会走远的,你打好水了,喊我一声,我立刻回来,大姐还等着我们回去吃饭呢。”

    顾灼停下了脚步,但还是很担心:“你和大哥保证,你不会去山上。”

    顾雅箬调皮的举起两个手指,在顾灼眼前晃了两下,煞有其事的说:“我和大哥保证,绝对不去山上。”,说完,笑嘻嘻的问:“大哥这下放心了吧?”

    望着她的笑脸,顾灼反而更担心了,伸手覆上了她的额头:“二妹,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然怎么会……”

    “要不然怎么会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剩下的话顾灼没敢说出来,只在心里默默的过了一遍。

    顾雅箬心里明白,面上却是疑惑的问:“大哥,想要说什么?”

    顾灼急忙摆手:“没、没什么,你去吧,大哥打好水后,喊你。”

    顾雅箬点头,朝着村外走去。

    看她走远了,顾灼才回了井边。

    顾雅箬明白,是自己的行为引起顾灼的怀疑了,可她不打算改变,上一世的自己,除了训练就是出任务,几乎就没有好好的享受过大好的生活,既然老天垂怜,让她在这异世重活一回,她便要自由自在,随心所欲的。

    心中这样想着,很快来到了村外,深深的呼吸了几口久违的新鲜的空气,一阵花香也飘入了鼻中,顾雅箬眼睛猛地一亮,朝着山上疾步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