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知道,我知道。”

    顾灼喘息了一声后说,可还是止不住的声音发抖:“爹刚受伤时太痛苦了,我都不敢想,他如何再经历一次。”

    顾雅箬沉默了。

    一炷香的功夫过去,顾灼才算好了一些,默默的背着背篓朝着镇门口的方向走。

    顾雅箬再后面提醒他:“大哥,我们还没有买东西。”

    顾灼脚步停下,回头问:“非要今天买吗,我实在是没有了逛街的心思。”

    “家里的米面快没有了,另外娘说了,今日多割一些肉回去,给大伯家送去。”

    顾雅箬提醒他。

    昨天晚上张氏是这样嘱咐过,顾灼想起来了,转头朝着集市的方向走:“我们赶快去买,买完了早些回家。”

    察觉到两人的情绪不好,两个小人儿也不东张西望了,一直紧紧抓住顾雅箬的手,乖巧跟在她身边。

    先去集市上割了十斤肉,又去米面铺子里买了很多的米面。

    掌柜的和他们已经很熟了,自动给他们便宜了很多。

    “掌柜的,您看这么多的米面我们兄妹几个也背不回去,能否麻烦您派辆马车送我们回去?”

    顾雅箬开口要求。

    掌柜的痛快的应下,喊了伙计去套了马车过来,将米面装在了马车上,兄妹四个也上了马车。

    走出不远,看到有点心铺子,顾雅箬喊了停下以后,独自下去,用剩下的银子,买了三盒糕点。

    顾灼看他拎着糕点走出来,嘴唇动了动,最终却是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

    伙计一路平稳的赶着马车来到顾家门前。

    天还没有中午,张氏和顾英以及顾香还在院子用碎布头拼凑香囊,远远的看到马车过来,心中一喜,几人同时站了起来,迎出篱笆墙外,马车正好也到了眼前。

    看马车上堆满了东西,异口同声的笑着问:“你们回来了。”

    一路上,顾灼已经缓和了心情,两个小人儿也跟着高兴起来,叽叽喳喳了一路,看到张氏,迫不及待对着张氏伸出手,要从马车上下来,一边兴奋的说着,

    “娘,镇上可好玩了,人也多。”

    “二姐还给我们买了好吃的。”

    ……

    顾英伸手将盛儿抱了下来,张氏也伸手,想将俏俏抱下来,却一眼看到了她脸上的红肿,骇了一跳,伸手摸了下她红肿的地方。

    俏俏“嘶”了一声。

    “灼儿,俏俏这是怎么了?”

    张氏心慌的问。

    顾灼张嘴,还没有回答,顾雅箬抢先一步回道:“我们吃馄饨时,不小心烫到了,娘放心,我们已经去济仁堂拿过药了。”

    张氏放下心来。

    几人合力将东西卸下来,搬进院内。

    张氏有些忍不住了,悄悄拉了顾雅箬去了一边:“箬儿,那些香囊卖了多少银子?”

    顾雅箬调皮对她眨眨眼,歪着头说,“娘,猜猜,我们卖了多少银子?”

    看她神色还算高兴,张氏心里有了底,伸出五个手指头,两眼放着光的问:“五两?”

    顾雅箬“噗嗤”笑出声,“娘,五两银子买这些东西都不够。”

    张氏拍了下自己的脑袋:“对,我忘记了。”

    说完,又期待的看着她,试探的问:“卖了十两?”

    顾雅箬摇头。

    张氏不淡定了,颤颤巍巍的又加了一个手指头:“二十两?”

    顾雅箬还是笑着摇头。

    张氏这下手都发抖了,声音也提高了一些:“总不能是三十两吧。”

    箬儿早就说过,好的香囊一个能卖上一两银子,张氏牢牢的记在了心里,想着她们缝制了三十几个香囊,说不定真的卖了那么多。

    顾雅箬还是摇头。

    张氏猛然提高了声音,语气抑制不住的颤抖:“还多?”

    顾英和顾香闻言对看了一眼,也凑了过来,迫不及待的问:“箬儿,今日到底卖了多少银子?”

    买了那么多的米面,又割了不少的肉,少说也得花上大几两银子,那么香囊肯定是卖了不少了。

    见三人都眼睛发亮的看着她,顾雅箬不再卖关子,眼光在几人脸上一一看过以后,笑着说道:“一百六十两!”

    “噗通!”

    张氏跌坐再地上。

    顾英兴奋的拉起顾香的手,颤着声音说:“香儿姐姐,你快使劲的掐我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

    顾香抿唇直乐,真的伸手用力掐了她一下。

    “哎哟!”

    顾英一声叫,随即兴奋的睁大了眼,抱住顾香又蹦又跳:“香儿姐姐,真疼,是真的,是真的。”

    “箬、箬儿,你说的是真的?没骗娘?”

    张氏坐在地上,扬着脸问顾雅箬,一脸的不敢相信。

    顾雅箬笑着弯下腰想要扶起她:“娘,我什么时候骗过您?”

    “别动,别动。”

    张氏伸出手阻拦她:“娘腿脚有些发软,你让娘缓缓。”

    顾南听到外面的动静,有些担心,扬着声音问:“孩子他娘,出什么事了?”

    听到他的声音,张氏忽然有了力气,利索的从地上爬起来,带着身上的尘土,几个大步进了东屋,声音是掩不住的激动:“当家的,你的腿有治了,有治了。”

    天天只能躺在床上的滋味太难受了,顾南嘴上说着不在意,心里还是期盼着那些香囊真的如箬儿说的一般,多卖些钱,好去济仁堂去医治自己的腿,听清了张氏的话,也是眼睛一亮,不由得挺直了上半身,迫切问:“香囊卖了银子了?”

    “卖了,卖了!”

    张氏连连点头,抑制不住的激动,“卖了一百六十两银子?”

    “多少?”

    顾南也不相信的又问了一遍。

    张氏又提高声音说了一遍:“一百六十两!”

    这次听清了,顾南惊讶得眼珠子都快出来了,哆嗦着嘴唇说:“一百六十两?”

    张氏不住的点头,红了眼眶,“他爹,我们明日就去济仁堂,你的腿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顾南也是不住的点头:“好、好、好,我去,我去。”

    院子外,顾英都快乐疯了,从小到大,除去上次二妹拿回家里的镇长夫人赏的那一百两银子,家里从来没有过这么多的银子,尤其自己也有份参与了这其中。

    顾雅箬看在眼里,故意泼她冷水:“大姐,你别太高兴了,这银子我们已经花出去六十两了。”

    ------题外话------

    今日只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