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顾英睁大了眼愣住。

    顾灼看一家人如此高兴,忧虑的心情也消失了一些,见此情景,也凑过来逗她:“不止如此,那十两也被她花完了。”

    顾英又啊了一声,脸色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难看起来,有些恼怒的跺着脚说:“大哥,你、你们怎么可以……,”说到这,眼睛竟然有些红了,“爹还等着那些银治腿呢!”

    两人见她真着急了,不再逗她,顾雅箬上前搂抱住她的肩膀。

    顾英生气的挣扎了几下。

    顾雅箬抱的紧紧的,小声笑着说:“大姐,不花银子买布料,我们下次怎么卖更多的钱?”

    顾英愣住,再次瞪大眼眸:“你、你是说那些银子买了布料?”

    顾雅箬笑着点头。

    顾英的脸慢慢红了,就在顾雅箬以为她会和以往一样开口道歉时,顾英却伸手猛然拍了她一巴掌:“死丫头,有什么话不一口气说完,这样逗我觉得好玩是不是?”

    挨了打,顾雅箬也不恼,伸出另一只手揽过站在一边羡慕不已的顾香:“大姐,香儿姐,以后咱们家再也不用银子发愁了。”

    她这句话说的豪情壮志,顾英和顾香不由得信服了,跟着点头,却不知,没有过几天,顾雅箬却被“啪啪”打了脸。

    天色将近中午,张氏将买来得东西一分为二,一份留在一旁,一份提去了厨房,准备做午饭。

    “娘,今日咱们吃饺子吧,让爷爷奶奶和大伯一家都过来。”

    顾雅箬出现在门口,对着张氏说。

    张氏也有这样得打算,当即点头:“你去喊英子和香儿进来帮忙。”

    香囊卖了那么多的银子,顾英和顾香两人高兴坏了,说笑过后,拿出刚买来的布料,迫不及待的开始裁剪,想象着这些都变成银子的场景。

    顾雅箬过来喊两人,两人还有些不情愿,顾英手里的剪刀没放下,抬头问,“娘喊我们做什么,我们这忙着呢。”

    顾雅箬压低了声音,一脸神秘得表情:“你们去了就知道,快点的,娘等着呢。”

    顾英和顾香对看一眼,同时站起身,去了厨房,听清张氏的话后,顾英转身从站在厨屋门口,对着顾雅箬大嚷:“死丫头,又哄骗我们,害我还以为有天大的好事呢。”

    顾雅箬笑的前仰后合,对她做了个鬼脸。

    顾英被气笑,转身去帮忙。

    顾东和顾耀从山上回来,两人都摘了满满的一大背篓干花,上面有树枝遮盖着,进了院子,放好。

    顾雅箬正在拼凑香囊,看到两人,站起来笑着打招呼:“大伯,顾耀哥,你们回来了。”

    顾东知道她们今日去镇上卖香囊,心里也惦记了一上午了,放好背篓以后,示意顾耀将上面的树枝拿下来,自己则大步走到她面前:“箬儿,香囊可是卖完了?”

    顾雅箬点头:“卖完了。”

    “卖了几两银子?”

    顾东期待的问,问完觉得不妥,有些红了脸,赶忙解释:“箬儿,大伯没有别的意思,大伯只是想……”

    “我知道。”

    顾雅箬笑着打断他的话,“大伯只是想问问,我们那些香囊能卖多少银子?”

    顾东连连点头:“对对对,还是你了解大伯。”

    顾雅箬笑容更加的灿烂:“大伯,我们今日确实卖了银子了,而且啊,还不少……”

    顾东竖着耳朵,期待她下面的话。

    顾雅箬偏偏卖起了关子,不往下说了,笑着道:“只不过卖了多少银子啊,还是让我爹告诉您吧。”

    顾东心里着实好奇,犹豫了一下,还是抬脚走进了屋子里。

    顾雅箬继续拼凑香囊,刚拼凑完了两块布料,顾东激动的声音在屋中想起:“二弟,你、你说的可是真的?”

    虽然听说了好一会儿了,顾南还是抑制不住的兴奋:“大哥,当然是真的,我不会骗你的。”

    “这、这、这……”

    顾雅箬仿佛看到了顾东高兴的搓着手,在屋子里来回走动的场景,笑着摇头。

    蹬!蹬!蹬!

    顾东大步走出来,带着一股风走到顾雅箬面前,兴奋的脸都红了,“箬儿,你爹说的可是真的?那些香囊真的卖了那么多的银子?”

    顾雅箬仰起脸,笑着点头。

    顾东兴奋的用手挠着自己的头皮,原地转了两圈,说也没说,大步朝着院外走。

    张氏正好从厨屋里出来,看到顾东要走,急忙喊住他:“大哥,你等一下!”

    顾东停住脚步,回头,眼神有些发直的问:“弟妹,何事?”

    “今天中午吃饺子,您若是回家,让爹娘和大嫂过来!”

    顾东其实没听清她说了什么,满脑子都是卖了一百六十两银子的事,听她的话落,便迫不及待的点了点头,转身几乎是小跑着回了自己的家。

    还没进家门,便和个小孩子一样大声喊叫:“爹,娘,孩子他娘,你们快出来,我有事要告诉你们!”

    顾钱老两口正坐在屋子里说着话,听到他这一嗓子,同时吓得浑身哆嗦了一下,老大性格沉稳,很少有这样沉不住气的时候,老二腿受伤的时候,他就是这样喊叫的,如今又是这么一嗓子,莫非又是谁出事了。老两口提着心,颤着腿从屋中走出来,马氏也从屋中出来,脸色也是有些发白,抖着声音问:“当家的,出什么事了?”

    “好事,大好事!”

    顾东说着,几个大步来到了他们面前:“弟妹他们做的香囊全部卖完了!”

    老两口提着心落回了远处,马氏的脸色也恢复了一些,欢喜的说:“那可真是太好了,这段时日总算没有白费功夫。”

    顾钱开口训斥他:“多大岁数的人了,还毛毛躁躁的,香囊卖了就卖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爹。”

    顾东凑近他,笑着问:“您知道香囊卖了多少钱?”

    这个顾钱上次听他们回家来说了,每个几十文钱,充其量也就是卖了几两银子,瞪了乐开花的顾东一眼,“出息,几两银子就把你高兴成这样!”

    话是这样说,可一想到三天的时间二儿子家挣了几两银子,照这样的话,二儿子家很快有钱看腿了,心里也是高兴不已。

    “爹,您说错了,不是几两,而是一百六十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