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顾东压低了声音,几乎是嚷出来的。

    院子里一片寂静。

    老两口和马氏都张大了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顾东摸了摸自己的头,嘿嘿笑了两声:“我刚才也是和你们一样的反应。”

    三人反应过来,顾钱脚步踉跄了两下,似有些站不住。

    “爹!”

    顾东急忙扶住他。

    顾钱摆手,声音有些哽咽:“爹没事,爹只是太高兴了,这下,你二弟的腿有救了。”

    顾钱氏也是红了眼眶,顾南伤了腿,他们老两口几乎夜夜睡不着觉,短短几个月的功夫,头发都愁白了,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不说他们老了,就算顾东有这满身的力气又有什么用的,也是挣不来大钱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二儿子躺在床上,心如刀割,半丝办法也没有,现在好了,有了银子的,那二儿子的腿说不定也有希望了。

    马氏也没想到香囊会卖这么多的银子,微微愣了下后,回过神来,笑着道:“爹说的对,二弟的腿有救了,以后您二老再也不用发愁了。”

    都在一个院子里住着,马氏岂能看不出他们的变化,可那又能怎么办,家里没有银钱,什么都做不了,她也动过再重新做绣活的念头,可她实在怕了,既然她嫁入了这农家,便不想和那些人再有任何牵扯,也不想他们再找到她。

    顾东又挠了挠头,皱起眉,嘀咕:“弟妹刚才给我说什么来着,我给忘了。”

    马氏瞪他一眼,“好好想想,别是什么大事。”

    顾东将头皮都要挠破了,也没有想起来,嘿嘿笑了两声:“我刚才想着快点回家来告诉你们这个好消息,根本没有听清她说的是什么,如今也真是想不起来了。”

    马氏催促他:“快去问问,是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顾东应了一声,转身又小跑着往外走。

    没多大会回了这边的院子里。

    看只有他一人回来,顾雅箬觉得奇怪,开口询问:“大伯,爷爷奶奶和大伯母呢?”

    顾东有些气喘得回答:“他们在家里,我是回来问问,你娘刚才给我说了什么?”

    顾雅箬愣了下,突然笑出声来,边笑边说:“大伯,您可真是的,我娘不是说让您喊爷爷奶奶和大伯母过来吃饺子吗?”

    顾东愣了下,不好意思的跟着笑起来,转身又要往回走。

    顾雅箬急忙喊住他:“让顾耀哥去吧,您坐下歇息一会儿。”

    “我不累,大伯现在浑身有的是劲,别说是这点路,就是现在让我跑着去镇上,大伯也用不了一个时辰。”

    话落,人已经走出了院子。

    顾雅箬笑着摇头。

    四人再回来的时候,饺子已经包好了,顾英烧火,张氏煮了满满的两大锅饺子,众人吃的嘴角冒油,心满意足。

    连顾南都吃了两大碗。

    顾钱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吃饱饭以后,趁着全家人都在,开口问:“南儿啊,如今家里也有银子了,你这腿什么时候去看啊?”

    不等顾南回话,顾雅箬先开了口:“爷爷,我和大哥今日去了济仁堂,和老大夫说好了,明后日便送我爹过去医治。”

    “好、好、好!”

    顾钱捋着胡须说了几声好,然后问:“有什么需要的,你们尽管说。”

    “是有些事要大伯和大伯母帮忙。”

    “你这孩子,客气什么,什么帮忙不帮忙的,有什么话直接说就好了。”

    “我娘和大哥还有我带着爹镇上,家中只剩下了大姐和小弟,小妹,我们实在是不放心,就请大伯和大伯母多照料一下了。”

    顾东道:“这个不用你们操心,你们尽管去,家里有我和你大伯母照料着。”

    “不只是这些,前几日大舅过来,我还求他帮忙在他们村里收购干花,如果他送来了,大伯代替我收下,然后将银子结给他们。”

    这个顾东也点头应下,“没问题,交给我。”

    “还有就是这香囊不能停下,我爹的腿不知道要需要多少银子,咱们挣得越多越好。”

    顾英和顾香点头:“放心吧,我们不会偷懒的。”

    说完这些,顾雅箬转向顾东夫妇两人,面有愧色:“大伯,大伯母,对不起了,原本这银子该咱们两家分的,可我爹这腿也实在等不及了,不过,你们放心,等我爹的腿治好了以后,再挣得的银钱我一定会分给你们的。”

    她的话落,顾东立瞪着眼说道:“你这傻孩子,说的是什么话,大伯和你顾耀哥,香儿姐,只是过来帮忙的,分什么银子,以后切莫再说这样的话。”

    上一世,见多了兄弟相争,亲人相残的事情,顾雅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穿越以后会碰到了这样好的人家,贫穷至此,却一点儿也不贪心,心中发暖,笑着点头:“箬儿记住了。”

    几人又坐着说了会儿话,顾钱才心情很好的站起来要回家。

    张氏送了几人出来,将一早放在背篓里的东西搬到了几人面前:“大哥,大嫂,这是今日买回来米面和肉,我装了一些在里面,你们拿回去吧。”

    顾东急忙摆手:“弟妹,这可不行,还是留给孩子们吃吧。”

    “大哥,就算你们不吃,爹、娘也是要吃一些的,拿去吧,咱现在有了挣钱的营生,日子不会再像以前那么苦了。”

    顾东还要推辞,顾钱开了口:“拿着吧,你们每日帮着南儿家干活,也是辛苦。”

    “爹说的对。大哥,您拿着吧。”

    张氏跟着附和。

    顾东有些不好意思的将背篓背在了身上:“我送回家以后,便不过来了,和耀儿直接上山摘花去。”

    院子里清净了下来,顾英和顾香迫不及待的缝制起来香囊。

    顾灼抿了抿唇,对张氏道:“娘,我们进屋吧,和爹商议一下去济仁堂的事。”

    张氏走进屋内,顾灼和顾雅箬对看了一眼,也走了进去。

    顾灼道:“爹,娘,我们询问过济仁堂的大夫了,他说爹的腿如果想治好,就必须将现在长好的骨头重新打断,再接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