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屋内一片寂静,张氏听的心里不住的发抖,抬眼看向顾南,颤着声音喊他:“当、当家的!”

    顾南也是白了脸色,当初受伤时,那疼的恨不得立刻死去的感觉清清楚楚的又浮现在了眼前,身体条件反射般止不住的疼来起来,嘴唇哆嗦了好一会儿,才发出声音:“没、没有别的办法吗?”

    顾灼摇头,神情比他还要痛苦。

    顾南沉默了,不住的喘着粗气。

    “我们不治了,不治了!”

    张氏首先反对,出口阻止:“当家的,咱们不治了,就算是你一辈子都躺在床上,我也会精心照顾你的,咱不治了,不治了!”

    那种疼,不是活人能经历的,当家的已经经历了一次那样的痛苦,不能再经历第二次了,那不但会要了当家的命,也会要了她的命。

    他们的反应在顾雅箬的意料之中,但顾雅箬还是又给顾灼使了个眼色。

    顾灼痛苦的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眼睛有些发红:“而且老大夫说了,他也没有十成的把握,也许爹从此以后真的可以再站起来了,也许会终身躺在床上,再无治好的可能……”

    说到这,嘴唇抖动,声音哽咽,后面的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了。

    “当家的!”

    张氏惊得顾不上孩子在场,扑到顾南眼前,仿佛这样就能阻挡顾南下决心一般:“当家的,我求求你了,咱不治了,不治了!”

    情急之下,她提高了声音,还带了哭意,院子里的顾英听到,腾得站了起来,抬脚往屋子里跑。

    顾香也动了动,随即想到这是二叔家的家事,又坐了回去,但还是忍不住担心,扬着脖子朝着屋内张望。

    顾灼也跪了下去,跪在顾南面前:“爹,儿子也不想您再去经历一次那样的痛苦,您会受不住的。”

    他承认自从他听到老大夫那样说了以后,他一直很害怕,怕顾南挺不过去,丢下他们不管,他不想做个没爹的孩子。

    顾南不语。

    顾雅箬站在一旁,抿紧了嘴唇。

    顾英噔噔噔的跑进来,看清屋内的情形,也红了眼眶。

    顾南看向顾雅箬,定定的看着她,再次开口,声音沙哑:“箬儿,爹……”

    “我希望爹去!”

    顾雅箬干净利落的说出这几个字,丝毫不犹豫。

    “箬儿,你……”

    “二妹,你……”

    张氏和顾灼同时开口,带着责备。

    顾雅箬看了他们一眼,缓缓说道:“爹如果不治,永远就会躺在床上,从爹的腿伤了以后,到现在只有几个月,他已经有好几次坚持不下去了,如果是几年,几十年,他如何能坚持下去?如果不治,爹的腿只会比现在的情况更严重,他到时候受的痛苦一点儿不比医治时候的少,既然如此,我们为何不趁着有希望的时候去医治呢,这样,爹也能早一点儿站起来,早一天和我们全家人一起开开心心的挣银子,高兴的看着我们兄妹几个调皮,我们几个打闹……。”

    “箬儿,你别说了,别说了,娘不同意。”

    张氏打断她的话,又回头急切的对顾南说:“当家的,箬儿还小,她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要听她的,你千万不要答应,咱不治了,不治了。”

    顾南却是一脸向往,几个孩子还小,他要看着他们长大,看着他们成亲生子,他不能就这样躺在床上,什么也做不了,这样想着,脸上的神情坚毅起来,对着张氏道:“箬儿说的对,我不能一辈子就这样躺着,我要好起来,和全家人一起挣钱,过好日子。”

    张氏已然泪流满面,“可是当家的,我不想你再经受一次那种钻心的疼痛,我、我、我……”

    后面的话哽咽的已经说不出来了。

    顾南撩起衣袖,笨拙的给她擦拭眼泪:“他娘,这是好事,不哭,为了你们,再大的疼痛我也能忍受,我要站起来,做这个家里的顶梁柱。”

    张氏泣不成声,心里疼的更加厉害,她比任何人,都希望顾南能重新站起来,撑起这个家,可她真的不愿看到再次看到他疼的生不如死的样子,更何况老大夫也没有足够的把握,万一、万一……,她不想失去他。

    顾南给她擦着眼泪,柔声劝说:“好了,好了,这是好事不是吗?也许一个月后,我又能站起来了呢?到时候,你就可以歇歇了,家里的事我来扛。”

    张氏越发控制不住自己了,眼泪如决了堤一般往外流。

    成亲这么多年,张氏还没有如此哭过,顾南心疼的不行,当着孩子的面又不能做别的,只能手忙脚乱的给她擦着眼泪。

    顾雅箬拉了一把还跪在地上的顾灼,又给顾英使了一个眼色,三人悄悄的出了东屋。

    顾香担心的走过来询问:“二婶她……”

    “我娘是听说我爹的腿能治了,高兴的。”

    顾雅箬压低了声音解释。

    顾香看了看顾灼和顾英红红的眼眶,没有再追问。

    张氏哭了很久才停下来。

    又过了大概一炷香以后,屋内传出顾南的声音:“灼儿,你进来一下!”

    顾灼走了进去。

    张氏已经平静了下来,只是双眼红肿的有些厉害。

    顾南的神情有些严肃:“灼儿,你是长子,爹有些话要对你说。”

    “爹,您说,孩儿一定记住。”

    “我和你娘商议好了,明日我们就去济仁堂,爹若是挺住了,咱们皆大欢喜,若是挺不住,过去了,以后这家就交给你了。”

    张氏的眼泪又落了下来。

    顾灼猛然抬头,看向顾南,眼里盛满了惊恐:“爹,不会的,您……”

    顾南摆手打断他的话,“爹的身体自己知道,以前天天干农活,身体强健,所以那么大的疼痛才挺了过来,可如今不同了,爹在床上躺了这几个月,身体已大不如从前,你看,爹现在连动一下都喘息的厉害,如果要是挺不过去,也在意料之中。现在家里的日子已经好多了,爹即便走了,也没有什么可担心了,但有一件事,你一定要答应爹,并且要一辈子记住,不能忘记。”

    顾灼的声音已经开始哽咽:“爹您说,孩儿一定记住。”

    顾南深深喘息了一声,看着他的眼睛嘱托:“你记住,以后无论出了何事,你都要护好箬儿,哪怕、哪怕、哪怕丢了你们几个的性命,也要护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