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牛儿狂奔,道路又崎岖不平,身体被颠簸的起起落落,要不是一手使劲的抓住车帮,恐怕早已经被甩下去了,顾雅箬哪里这样狼狈过,心里怒了,怒喝了一声:“大哥,停车!”

    顾灼听到了,还以为自己的耳朵有毛病,听错了,反而更加拼命的抖动手里的缰绳。

    顾南和张氏却是听清了,同时看向她,看她小脸紧绷,气势发冷,一副要找人拼命的架势,对看了一样,心里顿时都慌了。

    张氏费力的抬高一只手,伸向她:“箬、箬儿,来,到娘的怀里来,忍一会儿,他们追不上也就不追了。”

    张氏这话连自己也骗不到,后面的马蹄声越来越近,他们根本逃脱不了的,可即便如此,她也不愿意顾雅箬受到伤害。

    顾雅箬闭了闭眼,深吸了一口气,在两人惊诧的神情中,慢慢的移动了顾灼身边,一把抢过她手里的鞭子稳稳的拿在手里,另一边提高了声音在他耳边喊:“大哥,停下牛车!”

    顾灼听清楚了,也傻了,手中的动作情不自禁慢下来:“为、为什么?”

    “既然跑不过他们,我们也就不跑了,我倒要看看,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说着,伸手,放缓了缰绳,牛儿的速度慢慢的缓了下来。

    后面的几名大汉,催动着马儿嗷嗷叫着追上来,将他们的牛车团团围住。为首的大汉一鞭子打在牛车上,狞笑着说道:“跑啊,怎么不跑了?”

    鞭子就落在张氏身旁的位置,张氏惊惧,忍不住“啊”了一声,更加趴低了身体,挡在顾南上面。

    顾南却是瞪大了眼睛,这个声音他一辈子也忘不了,惊恐的抬眼看去,等看清人,身子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是他,没错,就是他,当初他的腿受伤时的那一次也是他们。

    察觉到了他的视线,男子看过来,狰狞一笑:“哟,命可真大,还没死呢?”

    “你、你们是谁?为、为何屡次和我过不去?”

    顾南牙齿打颤着问。

    顾雅箬眼睛眯了眯,锐利的目光在大汉的身上转了一圈。

    “我是谁?”

    为首的大汉指着自己,哈哈一笑:“老子的身份也是你有资格知道的,识相的,将身上的银子和牛车留下,赶快滚,老子今日就发回善心放过你们,否则的话……”

    大汉没说出来,眼光却是在几人的身上扫过,顺势掂了掂手里的大刀。

    “否则怎样?”

    顾雅箬沉着声音问。

    没想到她竟然还敢出声,为首的大汉多看了他两眼,咧嘴笑起来,“哟,这小丫头长的不错,抢回去给老子暖被窝正合适。”

    剩余的几名大汉也发出狂笑声。

    “啪!”

    他们的笑声未落,鞭子带着风声打在了为首大汉的脸上。

    大汉发出一声惨叫,身体晃了几晃,从马上跌了下去。

    “大哥!”

    “大哥!”

    ……

    几名大汉惊叫着下马,慌乱的跑到他身边。

    大汉用手捂住脸,疼的不住的在地上打滚。

    顾南和张氏都惊到了,不可置信的看着地上乱作一团的几人,再回头看看神色冷凝的顾雅箬。

    顾灼则是抿紧了嘴唇,自责不已,每次出事,都是二妹化解,自己真是一点儿用处也没有。

    顾雅箬跳下牛车,一步步朝着几人逼近。

    张氏惊得睁大了眼,急呼:“箬儿,你要干什么,快回来!”

    顾南也着急的推了她一把:“快,快去吧箬儿拉回来,我们赶快走!”

    “娘,你们谁也不要动,免得一会儿我还得分神照顾你们。”

    顾雅箬头也没回的说着,声音里的怒火掩饰不住。

    张氏愣住,顾南脸色苍白,死死盯住她的背影,顾灼则抿紧了嘴唇,抓好了缰绳,等着顾雅箬一会儿上来以后,赶紧驾着牛车朝着镇上跑。

    “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大汉还在哀嚎,其余的大汉围着他,丝毫没感觉到顾雅箬的靠近。

    手中的鞭子再次甩出,落在另外一名大汉的背上。

    大汉也是哀嚎一声,扑倒在地,疼的打滚。

    剩下的几名大汉愣了一下,同时转身,看到顾雅箬拿着鞭子,气息冷冽的朝着他们靠近,不由得退后了一步。

    “是一个个来,还是一起上?”

    顾雅箬怒沉着小脸,声音低沉的问。那周身的杀气惊得几人再次后退了一步。

    她不能不生气,活了两世,即使最狼狈得时候也没有被人这样欺侮过,更何况这些不入流得东西,竟然敢欺辱她这一辈子最在意得人,全部该死。

    再退,就要退到沟里去了,几名大汉对看了一眼,眼里得怒火也升起来了,他们几个身材高大,手中还握有大刀,竟然怕了一个乳臭未干得小丫头,这要传出去,以后他们还有脸做人吗?

    心里这样想着,几人同时掂了掂手里的大刀,其中一名大汉狞笑两声:“既然是你自己找死得,可别怪我们兄弟几个没有给过你生路。”

    话落,几人同时冲了过来。

    “箬儿!”

    张氏清楚的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凄厉的大叫。

    顾南也费力的抬起上半身,看过来。

    顾灼也是回身看过来,被眼前的一幕吓得魂飞魄散:“二妹,快,快回来!”

    顾雅箬站着没动,等几人冲到了鞭子能够到的范围内,手腕灵活甩动,鞭子如长了眼睛一般对着几人飞过去。

    几声啪啪声响,几声哀嚎,

    剩下的几名大汉扔掉了手里的大刀,一个个抱着身体躺在地上打滚。

    顾南和张氏还有顾灼眼睛瞪得大大的,已经吓呆了。

    顾雅箬左手拿鞭子,弯腰捡起了一把大刀握在右手里,没有理会其他人,一步步的逼近了为首的大汉。

    大汉身上的疼痛已经缓解了一些,正好看到了刚才的那一幕,吓得心神俱裂,看到她走过来,面色阴沉,气息冰冷,如地狱索命的阎罗一样,吓得拖着身子不住的后退:“你、你要做什么?”

    顾雅箬一步步逼近他,将手里的大刀抵在了他的脖颈:“说,是谁指使你们这样对付我们家的?”

    ------题外话------

    我滚去码字,3:00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