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顾南同样静静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开口,语气发沉:“箬儿是我们养大的女儿,她如何,我们知道的一清二楚,你绝不是她……”,说到这里,语气凌厉起来:“说,你到底是谁,箬儿呢,去哪儿了?”

    他的话落,顾灼惊骇的瞪大眼,不敢相信的看看顾雅箬,又看看顾南,脑中回想起顾雅箬拿着菜刀追杀梅娘,还有在镇上他们王太太胁迫时的情景,当时他也产生过怀疑,二妹何时变得这样大胆和凶猛了呢,没想到她竟然不是、不是箬儿。

    张氏也瞪大了眼,死死的盯着她。

    屋内再次寂静下来,只剩下了顾南微微有些粗重的喘息声。

    顾雅箬眼光平静的在几人的脸上掠过,勾唇一笑,满不在意的说:“不错,我不是你们的女儿。”

    张氏的身体晃了晃。

    顾南也是挺直了上半身,怒目逼问:“箬儿呢?”

    “死了”

    顾雅箬脸上带笑的轻飘飘回答,只是不知为何,心里的某处却揪疼的厉害。

    “你杀了她?”

    顾南的语气怒恨起来。

    顾雅箬看着他,神色不变,表情依旧,淡淡的问:“你是这样认为的?”

    顾南的嘴唇激烈的抖动着,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顾雅箬收回了目光,看向了房顶的某处,“她死了,从山上摔下来的那一日便死了,而我,是一个异世的人,不知为何,会到了这具身体里,顶替了原来的她。”

    张氏已经忍不住捂着嘴,低声呜咽起来,箬儿,她可怜的女儿,原来早已经离开了他们。

    顾南也是湿了眼眶,自责的用头去撞柜子,怪他,都怪他,若不是他伤了腿,箬儿去山上找药,也不会摔下山,丢了性命。

    顾灼更是悔恨的抱着头蹲在地上,都是他太没用了,要是当时他能阻拦住二妹上山,二妹也不会没命的。

    顾雅箬将几人的反应看在眼里,心里的某处揪疼的越发厉害,淡淡开口:“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吗?如果没有,我该走了?”

    三人还沉浸在自责和伤感的情绪中没有回过神来,猛然听到她这句话,顾南一愣,随即开口询问:“走?你为什么要走?”

    “我不是你们的女儿,自然是不能再留下,天下之大,总能有我的容身之地。”

    “你不能走!”

    顾南说完,着急的吩咐张氏和顾灼:“快,你们两个拦住她!”

    张氏和顾灼反应过来,同时几个大步到了她身边。

    顾雅箬的心沉了下去,语气中带了迫人的冷意:“你女儿之死,非我之过,相反,你们还要感谢我,否则你们现在连这副皮囊都看不到了,更何况,我还教给你们了挣钱之道,只要按照我说的方法缝制香囊,虽不能大富大贵,一家人的生计是没有问题的,也算是还了借用你们女儿身体的恩请,如今你们阻拦我走,是什么意思?”

    顾南瞪大了眼,出口训斥她:“胡说什么,谁说我们的女儿死了,你不是活生生的站在我们面前吗?以后再敢说这样的话,看我不打你一顿。”

    顾雅箬愣住,瞪大了眼睛,似不敢相信般看着他。

    张氏没说话,捂住了嘴,眼泪如短线的珠子一般掉落下来。

    顾灼的心里也踏实了,虽红了眼眶,却咧开了嘴,露出一个傻笑,拍了拍顾雅箬的肩膀:“二妹,死了走了的心吧,不管你是谁,你占用了了箬儿的身体,你就是我的二妹,我们顾家的孩子。”

    顾雅箬被他这一下拍回神,心里的某处奇异的不疼了,侧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顾灼嘿嘿直笑,那笑容映在顾雅箬的眼里,竟是十分的温暖,十分的……可爱。

    顾南情急之下说出口,自己也愣住了,随后看到顾雅箬和顾灼的反应,竟然也咧嘴笑起来,不错,箬儿就是他的女儿,是给他带来福分的女儿,是他辛辛苦苦养了十二年的女儿。

    温馨的气氛在屋子里满满流淌。

    顾南带着释然的声音缓缓响起:“我们不管你是谁,不问你以前是做什么的,我们只知道你是我们的女儿,最疼爱的那个女儿,从今以后,若谁敢说你半句不是,你爹我,还有你娘,你大哥,都会找他去拼命。但你也要记住,不许过多的暴露自己的与众不同,我们顾家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平平安安即可。”

    她们没有抛弃她,她还是有家的,顾雅箬心里雀跃,神情明媚起来,声音也欢快了不少:“知道了,爹。”

    顾南咳嗽了两声,给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哄哄张氏。

    顾雅箬心领神会,一把搂住了张氏的胳膊,笑嘻嘻的说:“娘,箬儿的记忆我都有,我现在和她就是一个人,我呀,上一世无父无母,是个孤儿,这一世老天爷才将您送到我的身边,让我知道什么是有娘疼的日子,您答应我,还让我做您的女儿好不好。”

    张氏抬起泪眼模糊的脸,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笑中带泪的说道:“傻孩子!”

    顾雅箬也红了眼眶。

    顾灼将脸凑了过来,指着自己问:“我呢,我呢,还有我呢?快给我也说几句好话。”

    “大……哥”

    顾雅箬拉长了声音,喊了一句,还没等顾灼脸上的笑容绽开,便狠狠的一脚朝着他的脚面踩了下去。

    “啊!”

    顾灼惨叫,抱着脚原地打转。

    顾南和张氏被笑。

    顾雅箬哼了一声,更加抱紧了张氏:“大哥,我可警告你,爹娘最是疼我的,你以后若是敢欺负我,就等着被赶出家门吧。”

    说完,看向张氏,笑嘻嘻的问:“是吧,娘?”。

    张氏满脸的笑意,点头附和:“箬儿说的对,只要你大哥敢欺负你,咱们就把他赶出去。”

    顾南也是笑着附和:“对对对,将他赶出去!”

    顾灼哀怨的看着他们,逗得三人又是一阵大笑。

    笑声中,顾雅箬知道,他们是真的毫无芥蒂的认下了她这个女儿,而她,在心中也暗暗发誓,一定要竭尽所能,早日治好顾南的腿,让这个家里每日都充满欢声笑语,让这个家早日富足起来,只是她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一切都是梦,美好而短暂,短暂到只隔了一个晚上,便全部变了模样。

    ------题外话------

    我滚了,三点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