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折腾了半天,四人都累了,顾南吩咐顾灼将牛车送还回去,让顾雅箬回屋子里去休息,独独留张氏在屋子里嘀咕了一下午。

    顾雅箬没有在意,出了东屋后,也没有回自己的屋子里去休息,而是在院子里和缝制香囊的顾英,顾香一起互相说笑。

    看她心情异样的好,顾英心里纳闷,有好几次张嘴想询问,都被她不着痕迹的遮掩过去。

    一直到了晚上,吃过晚饭,顾雅箬才感到了有些疲惫,毕竟她现在的这副身体只有十二岁,白天往山上搬运几人时,确实耗费了不少的力气,笑着和众人一一打过招呼后,早早的回屋了睡觉。

    顾南和张氏看着她的背影,眼睛里再次有了泪意。

    第二日早上,顾雅箬是被一声轻轻的开门声惊醒的,杀手的警惕性使然,即使再累的情况下,也不会睡得太死。顾雅箬的第一反应是家里进贼了,睁开眼睛,就要起身的时候,门又被轻轻的带上,传来的是张氏轻轻的脚步声。另一间屋子里的门也被打开,顾灼也走了出来。

    张氏的声音低的不能再低了,却还是清清楚楚的传到了顾雅箬的耳朵里:“灼儿,走吧,去清水寺要大半天的路程,咱娘俩早去早回。”

    顾灼低低的应声,随着两人的脚步声远去。

    顾南的屋中传来重重的叹息声。

    顾雅箬若有所思,这一大早的,张氏和顾灼便去清水寺,肯定是为了自己,想到传说中的清水寺有得道高僧的事情,顾雅箬变了脸色,难道说他们去清水寺是为了……,她不敢再想下去,也不能再想下去,昨日他们那真心接纳的场面,他们几人的话语,还在自己的耳边回荡,他们不会那样做的,可心里却还是禁不住胡乱想了起来。

    想了好半天,想的头都疼了,还是不敢相信,他们竟然瞒着自己去清水寺,万一,如果,他们……想到此处,顾雅箬幽幽笑了,亏自己还做了多年的杀手,竟然有了那样天真的想法,原来说的不在意的话都是假的,是为了拖住她而说的谎言。他们真正的目的应该是将她从这具身体里驱逐出去,为她们死去的女儿报仇吧,也好,她们如果不想放过她,顶着这具皮囊她哪儿也去不了,还不如就此还给了她们,她自此心安了。

    这样想着,心里奇异的平静了下来,闭上眼睛,又睡了过去。

    一觉睡到了大天亮,再次睁开了眼睛,听着外面的顾英和两个小人儿的欢笑声,爬了起来,伸个懒腰,穿好衣服,静静的坐在床上贪婪的看着这一切,今日过后,也许她很快便烟消云散了,这温馨有爱的情景再也看不到了。

    听到屋子里有动静,俏俏迈着小短腿跑到屋门口,悄悄的朝着屋内张望,看到顾雅箬果真起床了,漂亮的大眼睛亮起来,“二姐,你醒了,大姐你再不起床,就成了小懒猪了。”

    顾雅箬露出笑容,对她招手,俏俏走进屋内,仰头看着她。顾雅箬伸手在她头上揉了几下,看她刚被顾英梳好的头发,撒乱了,嘴角的笑意更深,下了床拉住她的小手:“走,我们头发乱了,找大姐梳头去。”

    俏俏欢快的应了一声,果真和她一起去了顾英身边,童声童气的说:“大姐,二姐说我们的头发乱了,让你帮忙梳理一下。”

    顾英起床后,打扫干净了院子,做好了早饭,喊醒两个小人儿,帮她们穿好衣服,梳理好头发,才刚坐下要缝制香囊,顺便等着顾雅箬起床,听到俏俏的话,抬头看到两人都散乱着头发,气笑了。

    “箬儿,你说你没梳头发也就是了,怎么还弄乱了俏俏的头发,是嫌你大姐我还不够忙吗?”

    嘴里这样说着,却还是站起身去了屋中拿了一把用木头自制的梳子出来。

    顾雅箬一屁股坐在她刚才做过的板凳上,将俏俏抱坐在另一个上,翘起了二郎腿,晃荡着说:“大姐,我这是给你表现的机会知道吗,过了今天以后啊,你就想给我梳头也没有机会了。”

    顾英假装恼怒的推了她一下:“做梦吧,我想给你梳头?有那功夫我还不如多缝制一会儿香囊呢。”,说着,梳子已经落在了她得头上,一下下轻轻得给她梳理头发。

    顾雅箬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这一刻,活了两世,还没有人这样温柔的待过她,她就算是今日魂飞魄散,也是值了。

    俏俏静静的坐在一旁,睁着大眼睛看着这一切。

    给她梳好了,顾英正准备给俏俏再重新梳一遍,顾雅箬睁开眼,对她伸出手:“大姐,我来吧。”

    顾英将木梳子递给她:“快些,我去收拾饭,一会儿香儿姐快来了。”

    顾雅箬仿若没有听见,接过梳子,一下,一下,慢条斯理的给俏俏梳理头发。

    顾英摆好早饭,看她还在磨蹭,气的走过来一把夺过梳子,三下五除二给俏俏绑好辫子,拉着她到了饭桌旁,意有所指的说:“俏俏,快吃饭,可不能和某个人学,做什么都磨磨蹭蹭的。”

    顾雅箬不愿意了,走到饭桌前,双手叉腰,一副找人拼命的架势:“大姐,你把话说清楚了,谁做事磨磨蹭蹭的?”

    顾英没有理会她,盛了一碗粥放在她面前:“你去给爹送屋里去。”

    顾雅箬动作一顿,脸上的笑容消失,撇开眼,不去看那碗饭,闷声闷气的说:“我不去!”

    说完,一屁股坐在了板凳上,端起自己面前的碗。

    顾英有些纳闷,疑惑的看了她几眼,见她刚刚还笑颜如花的小脸忽然变得阴沉下来,抿了抿唇,想要问她几句,可见她端着碗扭过身去,一副暂时不想说话的表情,到嘴的话咽了回去,弯腰端起那碗粥,拿了一个掺了杂面的馒头,和几根咸菜送去了屋中。

    顾南也听到了顾雅箬的那句话,心里同样不解,这孩子,刚才还好好的,这是怎么了。等顾英端着早饭进来。对她道:“英儿,今日下午,你领着俏俏和盛儿跟着你大伯他们去山上吧,你娘去了清水寺请大师了,帮咱们家驱驱霉运。”

    ------题外话------

    明日继续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