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妹,回家了!”

    顾灼的声音从后面远远的传来。

    顾雅箬回神,想着刚才答应了顾灼,如果这时自己执意去山上的话,恐怕顾灼以后再也不会轻易的答应自己出门了,想到这顿住了脚步,朝着山上看了看,又狠狠的吸了几口带着花香的空气后,转头往回走。

    听不到她的回答,顾灼正担心,正准备放下水桶去找她,看她回来,放下心来。

    “大哥!”顾雅箬笑着喊他。

    顾灼点头,“回家。”

    说完,挑着慢慢的两桶水大步朝家里走,顾雅箬乖顺的跟在后面。

    众人看到,又是一阵惊讶,这顾南家的二女儿被那两口子宠的,简直就像个大小姐一样,不但对村里不爱搭理,就是对自己的兄弟姐妹也是没有好脸色,这摔伤了头后,转性了,竟然有了笑模样。

    感受到伸手众人的视线,顾雅箬微抿了下嘴角,完全没有在意,随着顾灼回了家里。

    两个小人儿也起来了,正在帮着顾英摆碗筷,看到两人进来,高兴的喊人:“大哥,二姐。”

    “你们回来了,快来吃饭!”

    顾英也招呼着,等顾灼将水倒进缸里以后,指着灶台上一碗稠乎乎的,不知是什么的东西对着他说:“大哥,你将这碗饭给爹送去吧。”

    顾灼应声,端起碗进了东屋。

    顾雅箬洗漱了以后也坐在了桌前,看着桌上的饭菜,大大小小的五个人,只有三个拳头大的不知掺了什么东西的黑糊糊的窝头,一人面前一碗能照的到人的稀饭,别说他们几个了,就是顾灼自己也能全部吃完。

    顾雅箬坐着没动。

    顾英伸手,拿起一个窝头放在了她面前,又拿起了一个放在了一个碗面前,剩下的一个,分成了两个大块的,一个小块的,大的给了两个小人儿,小的,则是拿在了自己手里:“吃吧,吃完了以后,俏俏,盛儿跟着大姐去山上挖野菜。二妹留在家里好好休息,中午我早点回来做饭。”

    “知道了,大姐。”

    两个小人儿脆生生的应声,同时拿着窝头咬了一大口。

    顾雅箬也伸手拿过了窝头,却是分成了两半,将大的一半递到了顾英面前:“大姐,我吃不了这么多,给你。”

    顾英愣了一下,随即推了回来:“你身体弱,多吃些,大姐这些就够了。”

    看她不肯要,顾雅箬默默的放在了顾灼的碗边,咬了一口手中的窝头,嚼了几口后,艰难的咽下,眉头皱的死死的。

    顾灼端着碗回来,碗里的东西只下去了一点,还有一大多半没动,声音有些低沉:“爹说他不饿,说什么也肯多吃。”

    顾英吃饭的动作顿了下,放下手里的窝头,站起身就要从顾灼手里接过碗,就要往东屋里去。

    顾灼拦住她:“别去了,爹他……心里不好受。”

    以前顾南没有受伤的时候,不但家里的地伺候的好,农忙两闲的时候还回去镇上做工,他力大,勤恳,能挣得不少的铜板补贴家用,所以即使有好几个孩子,也从来没有到过让孩子们饿肚子的地步。可现在,不但因为给他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银钱,甚至还到了卖女儿的地步,他这心里怎么能好受,怎么会吃的下饭。

    顾英闻言张了张嘴,却一个字没有说出来,默默的将剩余的大半碗饭放在了饭桌上,重新拿起来那只有一大口的窝头,低头啃咬着。

    顾灼也慢慢的坐下,顺手拿起顾雅箬放下的那大半块窝头,掰成了两半,一半放回了桌子上,一半拿在了手里,默默的咬了一口。

    饭桌上的气氛有些沉闷。

    良久,顾灼的闷闷声响起:“一会儿吃饱饭,我去山上看看,能不能抓到只野鸡、野兔什么的,给爹补补身体。”

    “我也去!”

    顾雅箬眼睛一亮,急忙道。

    “不行!”

    “不行!”

    两道阻止的声音同时响起。

    “你留在家里好好休息,不许再乱跑!”

    顾灼拿出大哥的威严,出声警告。

    顾英附和的点头,出声安抚:“你要是觉得没事做,可以在家温习一下学问,等过些时日我们家里有银钱了,立刻再送你去学堂。”

    “我只是跟着上山看看,绝不会到处乱跑的。”

    顾雅箬出声保证。

    两人还是不同意。

    好言好语是说不通了,顾雅箬索性故意耍起了小性子:“你们要是不让我去,等你们都走了,我自己偷偷去。”

    说完,又加重语气强调了一句:“我说到做到!”

    顾英吓了一跳:“二妹,你……”

    话没说完,看向顾灼:“大哥……!”

    顾雅箬的脾气家里人都知道,她说偷着去就真的会偷着去,顾灼也是拿她没有办法,想了一下后道:“我去的是深山,比较危险,让二妹跟着你们去山上挖野菜吧。”

    只要能山上,跟谁去都可以,顾雅箬笑着点头。

    顾英也无奈应下。

    吃过饭后,收拾好一切,几人跟顾南说了一声后,拿着工具朝着山上走去。

    到了山脚下,顾灼嘱咐了几人几句,径直迈着大步朝着山上走去,顾英则领着几人边慢慢走着,边寻找野菜。

    村里的人都是靠天吃饭,地里的收入不是很多,所以能省一些是一些,所以村里的女人,孩子闲暇无事时,都跑到山上来挖野菜,这靠近山脚的早就被挖光了,只有不少的野花儿在微风中微微晃动着。

    几人好半天也没有挖到几棵,只能朝着山上走。

    顾雅箬边走边看,越看眼睛越亮,终于抑制不住兴奋,喊住顾英:“大姐,等一下!”

    顾英闻言走到她面前,担心的问:“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两个小人儿也跑到了她身边,一左一右的扶住她:“二姐,是不是累了,我们扶你休息一会儿。”

    顾雅箬伸手,宠溺在两个小人儿的头上分别摸了几下,才笑着对顾英说道:“大姐,我们很快就可以挣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