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顾英应下。

    吃了中午饭,收拾好所有的东西,和顾香一起领着两个小人儿去了山上采摘野花。

    没有了几人的吵闹,家里安静下来,静的让人心烦,是以顾雅箬在听到动静时,从自己的屋子里出来,倚着门框,看到张氏和顾灼满脸恭敬的请着一位胡须花白的老和尚走进来了,抑制不住心里的烦躁,冷笑了一声:“哟,为了对付我,还真是下了本钱,不知道那一百两银子够不够请这个道貌岸然的神棍过来?”

    张氏身形一顿,急忙看了看大师的脸色,见他脸上没有恼怒,这才转向顾雅箬,第一次呵斥她:“箬儿,清远大师是得道高僧,是娘请来为你招魂的,你切莫胡言乱语。”

    说完,转向清远大师,陪着笑脸:“大师,这便是十二年前,我们夫妇抱去寺里,让您赐福的那个孩子,原本是很乖顺的,说话也讨巧的很,这是昨日受到了惊吓,今日才胡乱说话的,您不要往心里去。”

    她说话时,清远大师便打量了顾雅箬几眼,听闻了张氏的话语,笑着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施主不必过于担忧,老衲既然随你来了,定会为她驱赶邪魔,让她的魂魄归位,一生再无忧。”

    “多谢大师,多谢大师。”

    张氏高兴的弯腰不停的道谢,并对顾雅箬招手:“箬儿,你快过来,见过大师。”

    顾雅箬站着没动,一双眼睛无畏无惧的看着清远,心里却是嗤笑不止,看着倒是个慈眉善目的,也不知道用这样的方法骗取了多少人家的钱财,也只有张氏这样愚昧的人,才会真的相信他有什么狗屁道行,花银子请他来,也不看看,要是他真的有这本事,真的是得道高僧,会因为一百两银子随她而来,即使千两万两也是不为所动的。

    几人走到她面前,清远含笑的给她打招呼:“阿弥陀佛,小施主,别来无恙。”

    顾雅箬嘴角扯了扯,一副挑衅的架势:“既然你是得道高僧,便知道我有恙,如今这样问,是没有看出来呢,还是也是欺世盗名之辈,专门骗取他人的钱财?”

    “箬儿,你胡说什么?”

    张氏瞪大了眼惊呼,不相信这话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

    顾雅箬眼光转向她,幽幽一笑,带着丝丝的愤恨,点点的恼怒,“你有什么资格对我大呼小叫,我告诉过你们,你们的女儿早就死了,如今的我就是借了她身体的一个幽魂,以前我喊你一声娘,是因为我不想被你们识破,现在你……”

    “幽儿,你在胡说什么?”

    张氏白了脸色,惊慌的上前来捂住她的嘴,慌乱的跟清远大师解释:“大师,您别听她瞎说,她是我们的女儿,是十二年前我们抱去寺庙的那个女儿,不是什么幽魂。”

    顾雅箬心里更加的冷笑不止,到了现在,还在演戏,也真真是难为了她

    顾灼也急得脑门上出了汗,不住的给她使眼色,这清远大师可是有名的得道高僧,难请的很,就连许多有钱有势的老爷,想请他去为自己家驱邪祈福也是请不动的,他们这样贫困的家更甭说了,要不是十二年前,爹和娘抱着她去清远寺祈福,被清远大师看到,说她十二岁这年会有一个机缘,到时让爹娘再去请他,他帮着化解一下,他们也不会这样的请了大师过来,可二妹这是怎么了,竟然对大师出口不逊。

    顾雅箬撇开目光,假装没有看到他的暗示。

    清远大师和善一笑:“小施主,老衲今日来只是为你祈福的,你所想的都是多余的。”

    顾雅箬哼了一声,上下打量了他几眼,没说话,但那眼神明明确确的告诉了清远,她不信,少拿这一套糊弄她。

    又念了一声“阿弥陀佛”,清远笑着对张氏打十,“女施主,咱们开始吧。”

    张氏连忙应声:“大师,您稍等一下,我马上去准备。”

    说的准备,无非就是将从清远从寺里捎来的两个打坐的蒲团放去了东屋,满脸歉意的说道:“大师见谅,孩子的爹伤到了腿,行动不方便,他想亲眼看着大师您为孩子祈福,所以,委屈您了。”

    清远笑着走进东屋内。

    顾南看到他,有些激动,坐直了身体:“见过大师,多谢大师今日能来。”

    清远大师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老衲十二年前便有许诺,今日是来兑现而已,施主不必过于激动。”

    顾南连连点头道谢。

    清远大师坐在一个蒲团上,慈善的眼眸看向顾雅箬。

    顾雅箬撇了撇嘴角,赌气般的坐在了另一个上面,既然他们想要这具没用的躯壳,便还给她们,从此以后,就算是孤魂野鬼,她也是无牵无挂的。

    “小施主,请闭上你的眼睛。”

    清远大师慈善的笑着道。

    她的话落,顾雅箬毫不留恋的闭上了眼睛。

    低低的诵经声在屋内响起。

    顾南,张氏心中忐忑的看着顾雅箬。

    顾灼则是抿紧了嘴唇,紧张的期待着。

    随着清远大师的诵经声越来越快,顾雅箬感觉到体内有什么在流失,心里一角一直存留的一丝怨念也似乎飘了出来,她想睁开眼睛,可怎么也睁不开,神智恍恍惚惚中,原主站在一团迷雾中,笑着对她挥手,“我走了,以后这具身体就属于你一个人了,你要好好对待我的家里人。”

    说完,渐渐远去。

    顾雅箬拼命的想张开嘴说话,可无论怎么样,都张不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越来越远,直至看不见。

    “箬儿,箬儿!”

    耳边传来张氏焦急的呼唤声,顾雅箬的神智渐渐清醒,睁开眼睛,愣愣的看着张氏。

    张氏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脸上的焦急之色退了下去,代替的是担心之色:“箬儿,你没事吧?”

    顾雅箬张了张嘴,喊出来一声,“娘。”

    “哎!”

    张氏欣喜的应下,眼眶有些微红,一把搂住她,轻轻拍打她的后背:“箬儿,没事了,没事了。”

    清远大师也停止了诵经,念了一声佛号,含笑站起来:“小施主的三魂七魄都已经归位,从今以后你们便可以无忧了。”

    顾雅箬的目光转向他,嘴唇张张合合,好一会儿才喊了一声:“大师。”

    清远大师含笑点头:“小施主,这是你的造化,也是你的修行,希望你以后多做善事,也不枉你爹娘疼爱你一场。”

    顾雅箬眼光看向一脸担心的顾南,看看既心疼又欣慰的张氏,还有不住咧着嘴傻笑的顾灼,心里阵阵暖流淌过,从张氏怀中起来,趴在蒲团上,重重的给清远大师磕了几个头:“多谢大师了。”

    清远大师笑着不住的点头,对顾南和张氏道:“你们二位心地善良,德行高尚,将来必有福报。”

    他这话落,顾南还没有来得及道谢,外面“砰”的一声响,是栅栏门被踢开的声音,随即一声怒喝声在院子里响起:“顾南家的,你给我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