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牛二张嘴想回答,被来了精神的牛二家制止住,脸上是止不住的笑意:“村长,我们两口子也不是那落井下石的人,可如今我们家的牛确实是不行了,我们也不多要他们的,只要他们赔给我们一头牛即可。”

    她的话落,围观的人一片哗然,她家的牛谁都知道,已经很多年了,早已经老的不行了,现在却让顾南家给重新买一头,明显的就是想沾便宜呀。

    人们想到的,村长自然也想的到,闻言皱眉,声音不悦:“牛二家的,你家那头牛是什么样你不知道,如今却要求买一头新的,是不是过分了些。”

    “我不管!”

    牛二家的摆出一副耍赖到底的势头:“不管我们家的牛是怎样的,能拉人拉货没错吧,能下地干活没错吧,能顶好几个大劳力没错吧,既然如此,我们的要求就不过分,要不然,您让他们家陪我们一头一模一样的。”

    这明显的就是胡搅蛮缠,村长感觉有些下不来台,提高了声音呵斥:“牛二,你就任由着你媳妇这么闹腾,一点儿也不管?”

    看了自己的媳妇一眼,在接收到她瞪过来的眼神时,牛二搓了搓手,结巴着说:“村、村长,我媳妇说的没、没错,我们家的牛确实还是能干活的,他们必须要赔我们一头好的。”

    “你……”

    村长气的脸色铁青,一时没说上话来。

    好一会儿,才用手指着他们道:“你们呀,昧着良心,早晚有后悔的时候。”

    牛二家的撇了撇嘴,不说话。

    牛二脸色涨红的低下了头。

    “村长爷爷,您别为难了,他们的要求我们应下,只不过得需要等几天,我们手头暂时没有那么多的银子。”

    “不行!”

    她的话落,牛二家的就蹦了起来,高声反对:“我们每天可都指着这牛赚钱呢,不能等,最晚明天就要去给我们买头牛。”

    顾南家现在什么情况,村里人都知道,牛二家的这样咄咄相逼,确实有些过了,众人看不够去了,纷纷指责她。

    牛二家的叉着腰对着众人嚷了回去:“你们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们家这牛一天能挣几十个铜板的,比你们出去做工挣得还要多,凭什么让我们多等几天。”

    顾雅箬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你不想等也不行,我们家没有银子,需要到处去借,这可是需要时间的。”

    牛二家的转过身来,面对她,挥手:“我不管,明天你们必须去买牛,如果不然……”

    “如何?”

    顾雅箬反问,声音沉沉,听不出喜怒。

    牛二家的却感觉脖颈发凉,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眼神不停闪烁,后面的话没敢说出来。

    顾雅箬的声音又起:“不管你同不同意,五日后,去买牛,至于耽误这几日,每日补偿你三十文钱。”

    人群一片抽气声,三十文钱,那可是一个壮劳力不差不多两天的工钱,这顾家的二丫头说给就给了,难不成是真的摔坏了脑袋了。

    “这可是你说的,可不许反悔。”

    等她话落,牛二家的立刻嚷了出来,嚷完又觉得不踏实,又接着喊:“不行,空口无凭,咱们得立个字据!”

    村长当即黑了脸色:“牛二媳妇,你当我是死人吗?”

    村里不管谁家有什么样的事,只要当着村长的面说下的,还没有人敢反悔的,这也是村长的权威所在,没想到今日却被牛二家的不放在了眼里,村长怎么不恼火。

    新的一头牛和每日三十个铜板很快就要到手了,牛二家的兴奋的不行,哪里还顾得上看村长的怒色,听完他的话后,没皮没脸的笑了几声后,道:“村长,您说笑了,我们哪能当您是死人呢,但我们这心里实在是不踏实,您就帮我们立个字据吧。”

    碰上这样的人,村长气恼的没法,却也无可奈何,转眼看顾雅箬,他算是看出来了,如今这顾家呀,是这个疯丫头说了算,沉着声音问:“二丫头,你觉得如何?”

    顾雅箬点头:“可以,还请村长爷爷帮忙写张字据。”

    “不行!”

    牛二家的大声嚷着反对。

    村长转头看向她,眼里的怒火清晰可见。

    牛二家的身体哆嗦了一下,但还是强撑着说:“村长不能写这个字据,谁不知道村长平日里对顾南家多有照顾,我们又不识字,万一,您那字据……”

    后面的话在看到村长铁青的脸色时咽了回去。

    “牛二家的,我看这清水村你是不想呆下去了,想回娘家了是吧?”

    这句话村长是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逼出来的,牛二家的听的清楚,吓得移动脚步躲到了牛二的身后,但还是不说让村长写字据的话。

    “如果老衲帮着写,不知这位施主觉得可信吗?”

    清远大师不知何时从屋中走了出来,缓缓的走到众人面前。

    “请远大师!”

    人群中不知有谁惊呼了一声,剩余的人便如炸开了锅一般沸腾起来。

    “是清远大师,真的是清远大师……!”

    清水村距离清水寺不算太远,大半日的路程,村里的好多人都去过,自然有人认识清远大师。

    清远大师双手合十,对着众人点头微笑,目光落在牛二家的脸上:“这位施主,这字据由老衲来写可否?”

    清远大师的名号谁不知道,牛二家的什么顾虑也没有了,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不住的说:“好,好,好。”

    村长也傻了眼,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顾雅箬则是心里不屑,还是得道高僧呢,缩在屋里看着这么半天的热闹才出来。

    仿佛听到了她心里在说什么一般,清远大师的眼光扫过来。

    顾雅箬吓得心里猛然颤了几颤。

    “小施主,麻烦你拿出笔墨来吧。”

    清远大师微笑着对她说。

    顾雅箬拍了拍自己受到惊吓的心脏,赶紧去了自己的屋中,拿笔墨和纸。

    清远大师一直微笑着看着她。

    看她搬出一张破旧的小桌子,放在他面前,上面备好了需要的东西。

    提笔写好字据,拿起吹干了以后,递到牛二家的面前:“施主,这上面写了我的佛号,如果她们没有如期给你们买牛,你们可以去清水寺找我。”

    ------题外话------

    二更随后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