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顾雅箬翻了个白眼,假模假式的,说的好听,娘和大哥去找他,肯定将什么事都说给他听了,他一定知道了自己家缝制香囊,卖银子的事,才说这样大方的话的。

    清远大师仿佛再次听到了她的心里话,淡淡的目光又一次扫了过来。

    顾雅箬这次不但心里颤了,就连身体也跟着颤了几颤,暗叫了一声“娘啊”后,思忖,他不是会读心术吧,怎么会这么准确的看过来。

    心里想着,自然是不敢再有杂念,站直了身体,垂下了了眼帘,仿佛老僧入定般,不动不语。

    清远大师嘴角边一抹微笑及不可见的浮现,又迅速的退了下去,温声又问了傻掉的牛二家的一遍:“施主,可否?”

    “否,否,否!”

    牛二家的回神,连连点头,嘴里激动的说着,手颤抖着接过字据,老天爷呀,清远大师亲自给做担保了,那她新的牛绝对跑不掉了。

    村里人无比羡慕的看着他,清远大师是得道高僧,轻易不出寺门,今日他们能得了大师的担保,可真是祖上积了德了。

    村长也反应过来,急忙对清远大师行礼:“大师,您怎么会在这里?”

    清远大师笑着回礼,用众人都听得到的声音对众人解释:“十二年前,老衲和顾家的这个小姑娘有一面之缘,知道她十二年后有一次大灾,特嘱咐了顾家的两位施主,到时可去庙中请我过来,今日过来便是为她做法,消灾去难的。”

    众人听闻,又是一阵羡慕,能让清远大师亲自来消灾去难,顾雅箬这丫头以后可就有大福气了。

    微笑着扫过众人的脸庞,清远大师朗声道:“诸位施主,如若无事,可否退去,今日天色不早了,老衲祈完福后,也要早些赶回去的。”

    他这样说了,众人自是不能再停留,纷纷依依不舍的散去。

    村长欲留下,看到请远大师含笑的脸庞后,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也跟着众人离开了。

    院内院外清净下来。

    张氏开口道谢:“大师,多谢您替我解围了。”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施主如若无事,老衲也该回去了。”

    “大师等一下!”

    张氏阻止他,从袖带里掏出一张银票,递到他面前:“大师见谅,家里只有这一百两银子了,还望您不要嫌少。”

    “好。”

    清远大师目光扫看了顾雅箬一眼,笑着接过。

    顾雅箬猛然抬头,眼睛盯着已然在清远大师手里的那一张银票,嘴角微微撇了撇,不是说出家人慈悲为怀,乐善好施吗?他既然是得道高僧,不应该更是视钱财为身外物,不屑一顾吗,不是应该听到了娘的话以后,不要这张银票吗,可他竟然接下了,竟然接下了,竟然接下了……。

    有一瞬间,顾雅箬真想扑过去,将那张银票从他手里抢下来。

    仿佛又一次知道了她心中所想,清远大师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手滑,手里的银票脱手而出,飘飘忽忽的落到了顾雅箬面前。

    顾雅箬狠狠看了一眼,猛然转过了身去,不停的默念:“我没看见,我没看见……”

    张氏慌忙弯腰捡起来,吹了又吹上面的尘土,再次恭敬的递给请远大师:“大师,您拿好。”

    清远大师含笑看了顾雅箬一眼,接过,转身往外走。

    顾雅箬刚要转身去送她,清远大师的话不缓不慢的传过来:“小施主,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顾雅箬的动作顿住,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听到马蹄声远去了,才转过了身,看着远去的马车,眸色幽幽。

    一百两银子又没了,还欠了不知道多少两,关键是又要拖延去给顾南治腿的时间了,顾雅箬心里那个憋闷呀,恨不得将那几个扔到了山上去喂野兽的家伙拖下来再狠狠的揍一顿。

    顾英领着俏俏和盛儿回来后,知道了家里的事,看她脸色不好,劝慰她:“二妹,别着急,我和娘还有香儿姐赶赶工,不出个三五日。便又能挣个一百多两了。”

    她想的没错,问题是顾雅箬已经跟老大夫说好了,这两日将顾南送过去,要是这次再送不去,老大夫即使再好的脾气也该翻脸了,这摆明了是戏耍着他玩吗。

    思来想去,顾雅箬决定第二日去镇上一趟,无论如何,哪怕是使出浑身的本领,也要哄的老大夫高兴了,让他相信自己说的是真话,绝没有哄骗他。

    顾南夫妇不放心她一个人去,便嘱咐了顾灼跟她一起。

    原本张氏是想着让两人坐张老汉的牛车去的,可顾雅箬心里有火,再加之今天是去给人说好话的,去的太早了,济仁堂里的人多,老大夫万一当众发了火,他们这脸会没地方搁的,中午人少的时候是正合适的,便提出要走着去镇上。

    张氏拗不过她,只好答应让她们走着去,但嘱咐两人一定要走人多的地方,切不可贪近路走那无人的小路,她实在是被昨日的一幕吓怕了。

    两人点头应下,顺着大路朝着镇上走。  眼看快到中午了,两人才到了距离镇门口一里远的地方,顾雅箬喘息着说:“大哥,我实在是累了,咱们歇一会儿再进城。”

    顾灼停下脚步,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担心的问:“二妹,你说老大夫会不会一气之下命伙计将我们赶出来?”

    顾雅箬歪着头一本正经的想了想,煞有其事的点点头:“绝对会的!”

    顾灼信了,急得转了一圈后,跺脚:“那可怎么办?”

    顾雅箬对着他勾手:“我有个好主意。”

    顾灼凑近了她,迫不及待的问:“什么好主意?”

    “你呀,到时只管抱住老大夫的大腿,凄惨的哭着说……”说到这里,顾雅箬还捏住了自己的鼻子,装出哭音:“老大夫呀,我们兄妹俩真的没有说谎啊,我们家的银子确实别人骗走了。”

    顾灼瞪大了眼:“二、二妹,这、这、这……”

    看他真的信了,顾雅箬哈哈笑起来:“大哥,你太可爱了,还真的信了。”

    “二妹,你……”

    明白自己受了骗,顾灼张嘴想训斥她两句,顾雅箬却将自己的小胸脯拍得啪啪响,“放心吧,大哥,有你妹子,我在,什么事也难不到的。”

    她的话落,顾灼还没有反应。

    “砰!”

    一声响,正好走到他们身边的一名男子,不是为何,身体踉跄了一下,竟然直直的撞到了顾灼的身上,顾灼没事,他却似承受不住一般,跌倒在了地上。

    顾雅箬眼皮子跳了跳,差点忍不住一脚踹过去,他们不会这么倒霉,遇上碰瓷的了吧。

    ------题外话------

    哈哈哈哈,猜猜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