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年倒地,他们兄妹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紧随在少年身侧的另一名少年吓得跪在地上,带着哭意的惊呼:“少爷,您怎么了,您别吓唬小的呀?”

    少爷?

    两字入耳,顾雅箬的眉毛挑了挑,这么说不是碰瓷的了。

    少年倒在地上,不住的喘着粗气,不大一会儿嘴角竟然有一丝血迹流了出来。

    小厮更加的惊恐了,哭喊着想要扶起少年,可又不知该如何下手,只是一个劲的高喊:“少爷,您这是怎么了?”

    少年脸色苍白,伴随着咳嗽声,嘴角的血迹也越来越多。

    过路的人一看,吓得纷纷绕着他们而走,唯恐自己沾染上了,惹来麻烦。

    顾雅箬忍不住了,翻了个白眼,对着只会哭喊的小厮道:“喂,别哭了!”

    猛然听到有人说话,小厮身体一颤,泪眼模糊的看过来。

    “我说,看着你也不傻呀,你们少爷这病应该也不是一两天了,你们出门难道不随身带着药吗?”

    小厮傻傻的点头,眼泪也跟着飞出来:“药?有!有!”

    “那还不赶紧喂给他吃?”

    顾雅箬皱着眉头说,她实在不明白,什么样的人家会买这样傻的透透的小厮,难道这家的公子也是傻的吗?

    得了提示,小厮才恍然想过来,用衣袖随意的抹了下自己的眼泪,赶紧将身上的包裹解下来,从里面拿出一个瓷瓶,打开瓶塞,倒出一粒药,俯下身子,一手抬起少年的头,一手将药丸递到了少年的嘴边:“少爷,赶快,把药吃了。”

    少年费力止住咳嗽,张口将药丸吞了下去。小厮赶紧给他顺气,好一会儿少年的气息才稳定下来。

    小厮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大颗大颗的往下掉:“少爷,您差点吓死我了。”

    “福来,你看我这不是没事了吗?别哭了。”

    少年轻声安慰着,许是气弱的缘故,说了这一句话后,又咳嗽了几声。

    小厮吓坏了,急忙给他顺气,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哭意:“少爷,您别再说话了,在小的怀里好好的歇一会儿”

    说完,一屁股坐在地上,稳稳的将少年抱在怀里。

    看着傻,做起事来倒是不笨,顾雅箬心里嘀咕了一声后,眼光看向他怀里的少年。

    少年也正好看过来,两人四目相对,顾雅箬的心里竟然颤悠了两下,天呀,这少年长得也太找人嫉恨了吧,星眉俊目,翘鼻薄唇,温润儒雅,俊美矜贵。

    少年微微一笑,轻轻对她颔首:“刚才多谢姑娘提醒了!”

    顾雅箬回神,嘴角微勾,狡黠一笑:“只一句谢便完了,公子不是应该重谢我一番吗?”

    似是没有想到她这般直白,少年明显的愣住。

    小厮却警惕的抬眼看过来,伸出一只手飞快的将刚才慌乱之下仍在地上的包裹拣过来,放进自己的怀里,大嚷,“我们没有银子!”

    “没有银子?”

    顾雅箬笑着走近了他一些,弯低了腰身,看一眼紧紧握在他手中的瓷瓶:“没有银子的话,用这瓶药来抵吧。”

    小厮“嗖”的一下将手藏入了自己的怀中:“你休想,这药可是我们少爷救命的药,打死我也不会给你!”

    “打死也不给,如果是打个半死不活呢?”

    顾雅箬笑眯眯的问。

    小厮傻了眼。

    少年却低低笑了起来,声音醇厚,悦耳动听。

    “福来,给这位小姑娘五十两银子当作谢礼。”

    “少爷!”

    小厮惊呼:“我们的银子不多了,若是再给她五十两,我们很快就要讨饭了。”

    一出口就是五十两,顾雅箬心思打了几个转,仔细的打量了主仆两人一番,蹲下了身子,明亮的双眸与少年漂亮的眼睛持平:“你这病症,我恰好看到我师父给人医治过,如果你们真的有银子,我可以勉为其难的帮你医治一下。”

    她的话落,少年平静的眼眸里荡起了一波涟漪,双手也不觉得攥紧,再开口,声音暗哑:“小姑娘说的当真?”

    顾雅箬微微点头。

    小厮却是不信:“少爷,您可别听她瞎说,就她这样的,毛还没长齐呢,哪里会什么医术?”

    话音未落,腿上重重的挨了一下。

    “哎呦,”

    小厮痛嚎了一声,身子晃了两下。

    即使蹲着,也不妨碍踢他那一脚用了很大的力气,顾雅箬踢完,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毛长齐了?亮出来给我看看。”

    她一句话落,三个人同时红了脸。

    “箬儿!”

    顾灼不赞同的喊了他一声。

    少年则是不自在的掩嘴咳嗽了两下。

    小厮却仿佛找到了什么证据一般,瞪大了眼:“少爷,您看,她竟然、竟然说这样的话,一看就是不着调的,您可别被她蒙骗了!”

    说完,还悄悄移动了下身体,双眼警惕的看着顾雅箬的脚,这个臭丫头,刚才的那一脚真的用了力,踢得他的腿到现在还疼。

    顾雅箬也没恼,对着小厮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少年看在眼里,眼神闪了闪,嘴角又露出了微微的笑意。

    顾灼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等着看小厮倒霉的模样。

    果然

    “啊!”

    又是一声哀嚎,小厮刚才被踢到的地方又重重的挨了一脚。

    小厮疼的身体晃了几晃,要不是怀里还抱着自己的少爷,早就疼的抱着腿在地上打滚了。

    踢完了人,顾雅箬若无其事的收回了自己的脚,看向少年:“怎么样,考虑好了没,你治还是不治?”

    少年好看的眼睛里盈满了笑意,慢慢的从小厮怀里坐起,试探的问:“不知道姑娘可否让你的师父帮我医治?”

    “他死了!”

    顾雅箬面不改色的撒谎。

    少年微愣,眼里的笑意消失下去,微微皱了皱眉头。

    小厮不敢再说话了,却不住的给少年使眼色。

    少年似有犹豫。

    顾雅箬不耐烦了,“快点的,考虑好了没有,我还有事,没有功夫给你们在这闲耗!”

    说罢,站起身。

    “姑娘且慢!”

    少年急忙出声喊住她。

    ------题外话------

    马上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