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么,想好了?”

    顾雅箬笑问。

    少年点头:“想好了!”

    “拿来吧!”

    顾雅箬对着他伸出手。

    “什么!”

    少年不解。

    “银子啊。”

    顾雅箬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你们身上所有的。”

    小厮听在耳朵里,“嗷”的一声大嚷起来:“不行啊,少爷,您看这个臭丫头的样子,分明就是蒙骗我们银子的,您可千万不要信了她的话,给她银子呀。”

    “福来!”

    少年的脸色沉了下去,语气也严厉起来:“你我现在这种境况,所有的人都唯恐避之不及,哪有人还敢上前,这位姑娘既然一眼就看出我的病症不是一日两日了,那她肯定是懂医术的,你莫要再胡说。”

    小厮还是觉得顾雅箬不可靠,委屈的撇了撇嘴,“少爷……”

    少年摆手,阻止他下面要说的话:“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你不要再多言。赶快将身上所有的银子给了这位姑娘。”

    小厮狠狠的瞪了顾雅箬几眼,不情不愿的拿出包裹,打开,从最下层翻出了几张银票,递到她面前,恨恨的说:“只有这三百两了,全给你!”

    顾雅箬当作没看到他的表情,接过,递给顾灼,“大哥,收好了!”

    她这和打劫没什么区别,顾灼不赞同她的做法,没接,张嘴刚要说她几句,却又想起来,她已经不是自己原来的二妹了,说不定还真的会医术,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默默的接过银票,放入怀里。

    顾雅箬蹲下身体,仔仔细细打量着小厮。

    小厮心里发颤,将自己的身子缩成了一团,紧紧搂抱着,抖着声音问:“你、你看什么?”

    “你确定将你们所有的银子都给我了?”

    顾雅箬笑眯眯的问。

    小厮的眼神闪了闪,立刻底气十足的回答:“当然了,我和少爷被赶出来的时候,身上有一千两银子,可这三个月我们花的只剩下这三百两了!”

    “哦,是吗?”

    顾雅箬挑了挑眉,笑着反问。

    小厮莫名的觉得有些危险,赶紧将身子朝着少年的身边挪了挪,嘴硬的说:“千真万确,只有这些了。”

    顾雅箬点头。

    小厮刚松了一口气。

    顾雅箬却突然问:“是你自己拿出来,还是我动手搜?”

    “啊?”

    小厮一时没反应过来。

    少年却不着痕迹的挪动着自己的身体,离小厮远了一些,再远一些,眼睛里的笑意掩饰不住。

    顾雅箬靠近了小厮一点。

    小厮猛然反应了过来,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右脚:“没有了,真没有了!”

    此地无银三百两,小厮做的是太到位了,连顾灼的嘴角都不觉得露出了笑意。

    “我数一、二、三,你将银子拿出来,否则我可上手了!”

    顾雅箬压沉了声音威胁。

    小厮拖着身体后退,死不承认,嘴硬到底:“没有,真的没有了!”

    顾雅箬快速出手,小厮只觉得脚底一凉,鞋子已经在距离自己一尺远的地方了。

    “大哥,看一下,里面有没有银子?”

    “哦,好!”

    顾灼莫名的觉得有些兴奋,忍住笑意,高声的应下,果真将手伸进小厮的鞋子里。

    “你把鞋子还给我!”

    小厮惊慌得大喊,慌忙起身朝着顾灼扑来。

    顾雅箬稳稳得挡在了他的身前:“你若是再敢上前一步,你们少爷的病我便不治了!”

    小厮不敢再动。

    少年嘴角的笑意落了下去,不着痕迹的仔细打量着顾雅箬,刚才他一直看着她,将她的动作看的清清楚楚,这小姑娘身形移动的极快,绝不会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女孩。

    顾灼从鞋底翻出了两张银票,笑着道:“二百两!”

    说完,将鞋子扔给了小厮。

    小厮接住,急忙穿上,委委屈屈的靠近少年,“少爷!”

    少年的脸上重新有了笑意:“福来,切记,以后千万不要招惹这位小姑娘,你,斗不过他的。”

    福来委屈的撇着嘴,点头,一副快哭出来的模样。

    顾雅箬蹙眉,“五百两,连买药材的银子也不够,我这买卖可是做的亏大了。”

    用四人都听得到的声音“低声”嘟囔着,眼光在少年的身上又转了一圈,看到他腰侧带着的块玉佩,眼睛亮了亮,对着少年伸出手:“玉佩不错,拿来抵药钱吧。”

    她的话落,小厮变了脸色,伸手挡在了少年的前面:“不行,你不能动少爷的玉佩!”

    顾雅箬目光越过他,笑吟吟的看向少年。

    少年神色不变的解下玉佩,慢慢站起来,走到顾雅箬面前,笑着将玉佩递给她:“这是我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了,希望姑娘小心保管,切莫流入他人之手。”

    “少爷!”

    福来惊呼。

    少年摆手,阻止他后面要说的话。

    顾雅箬接过,拿在手里掂了掂:“你放心,但凡有一两银子给你买药,我也不会打这玉佩的主意。”

    少年笑着点头。

    顾雅箬转身。

    “你们两人先在此等着,我和大哥去镇里办点事情,回来后,便领着你们回家。”

    话落,感觉脚踝被人抱住。

    低头一看,竟然是福来。

    福来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双手死死的抱着她的脚踝不撒手:“不行,你不能丢下我们,你若是不回来,我和少爷只能等着饿死了。”

    顾雅箬皱眉,脚下用力,竟然没有挣脱福来的手,他反而抱的更紧了。

    “我告诉你,今日你去哪儿,我们便跟着去哪儿,你休想甩开我们。”

    少年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场景,不言不语,显然也是认同福来的作法。

    顾雅箬被气笑,低头问福来:“我看你们少爷身体实在是虚弱,好心好意留你们在此等候,你们却不领情,既然如此,便跟着一起去吧,不过,我丑话可说在前面,你们家少爷刚吐了血,这时候再跟着走这么远的路,可不是什么好事情,你们确定还要跟着去吗?”

    “去,我们跟着去!”

    福来回答的斩钉截铁,毫不犹豫。

    只不过他的话落,少年的声音也跟着响起:“福来,我相信这位姑娘,我的身体现在确实不舒服的很,我们还是留在这里等她们回来吧。”

    ------题外话------

    会如何呢,会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