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爷,他们会抛下我们跑了的!”

    福来紧紧的抓住顾雅箬的脚踝,回头看向少年,大声提醒。

    少年脸上带着笑,声音却有了沉意:“福来,放开这位姑娘,不要再让我说第二遍!”

    福来的手松了下,又急忙抓紧,仰着脸又喊了声:“少爷!”

    少年脸上的笑意退去。

    福来急忙松了手,利落的爬起来,在他身边站好。

    顾雅箬眼睛微微眯了眯。

    少年又重新露出笑意:“小姑娘,你有事尽管去忙,我们主仆两人在此等你回来。”

    顾雅箬眯眼打量了他几下,看他一副虚弱不堪,站也站不稳的样子,眼里幽光闪过,笑着开口:“城门处有一处茶摊,距离这里也不过是一里路的路程,如果你能撑住的话,不妨去哪里等我们。”

    少年颔首,尊贵清雅的气质掩饰不住:“好,就依姑娘所言。”

    福来急忙伸出手搀扶住他。

    再次深深打量了少年一眼,顾雅箬转身朝着镇门口的方向走,顾灼跟在后面。

    顾雅箬走的不慢,比刚才赶路的速度快了一些,一开始还能听到福来和少年的脚步声以及少年的喘息声,走了大概半里路后,身后没了动静。

    顾雅箬蹙眉,福来刚才那一扑,普通人绝对没有那么快的速度,而少年周身的光华即穿了普通的衣衫也遮掩不住,那举手投足间的儒雅尊贵,似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绝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养成的,她断定,这少年非富则贵,所以她才假借让两人去茶摊等候的借口,试探两人,没想到他们此刻看来和普通人无二,看来这少年的心机深沉的很啊。

    心思打转间,停住脚步,回头看向两人。

    少年一步一步走的很慢,这一会儿脸上冒出了不少的汗珠,福来尽力的扶着他,眼睛里是满满的担忧。

    察觉到顾雅箬的目光,少年抬起眼来不好意思的一笑:“姑娘的事情要是急,可以先走一步,我们在茶摊等你即可。”

    “无碍。”

    顾雅箬应声,笑意吟吟:“你们如今身上一个铜板也没有,我总得付了水钱再走,否则我万一不回来的话,你们要是因为几文钱的茶水被人当作了骗吃骗喝的人,我也于心不忍呐。”

    少年微微一愣,随即笑了起来,那笑容在阳光下慢慢的晕开,沁人心脾,暖人心肺。

    “姑娘是那样的人吗?”

    笑问,声音里的愉悦掩饰不住。

    顾雅箬一本正经的点头:“说不定!”

    少年又是一愣,再次愉悦的笑了起来,声音低沉醇厚,悦耳舒服。

    顾雅箬不再看他,转身继续走。

    顾灼闷不吭声的跟在后面。

    少年笑着摇头,缓步跟上。

    顾雅箬和顾灼先到了茶水摊前,看到赶牛车的张老汉和往日一样坐在茶水摊上慢悠悠的喝着茶水,顾雅箬笑着打招呼:“张爷爷,您在喝茶水呀。”

    张老汉精明的双眼在兄妹两人的身上转了一圈,看他们身后什么也没有,笑着点头,

    “小姑娘,你们兄妹俩今日这是……”

    “我们是去济仁堂给我爹抓药的,想着不是什么要紧的事,便没有坐您的牛车过来。”

    张老汉点头:“过几日又该送货了吧,可提前给我说一声。”

    “谢谢张爷爷。”

    张老汉摆手,拉这兄妹俩一趟,能多挣不少的铜板,这样好的活计他巴望着天天有呢。

    少年和福来走近,顾雅箬对着摊主道:“老板,我表哥身体不适,晒不得太阳,你给找个好位置,让他坐下好好歇息一会,至于茶水钱,我会多付你的。”

    摊主高兴的应了一声,将茶水摊最好的位置擦了又擦,招呼两人坐下。

    这茶水分三级,最次的一文钱一碗,好的三文钱一碗,最好的五文钱一碗,两人坐好后,顾雅箬对摊主道:“老板,给他们上最好的茶水,等我抓药回来一起结账。”

    摊主越发高兴的应下,他这茶水摊虽然设在镇门口,可是简陋,来来往往的人虽多,大都是赶路的,多数喝个一文钱的茶水,最多的也是喝个三文钱的,那也是一天碰不上几个的主,如今这小姑娘一张嘴就说让给他们上最好的,摊主怎么能不高兴,连应得声音又提高了不少。

    张老汉眼睛眯了眯,多大量了主仆两人几眼,看看他们两人的衣着,再看看顾雅箬兄妹俩的,垂下了眼帘,掩住了自己的心思。

    顾雅箬吩咐完,和顾灼一起朝着镇里走去。

    摊主乐呵呵给少年和福来两人倒了两碗上好的茶水,然后提着茶壶立在两人身侧。

    少年端起一碗,轻轻吹开上面的茶叶,慢慢喝了一口,眉头蹙起。

    福来也端起了一碗,学着少年的样子也吹开了茶叶,喝了一大口。

    “噗!”

    刚喝完,还没等咽下,一口全吐了出来:“少爷,这茶水怎么这么难喝?”

    摊主的笑容僵在脸上。

    少年淡淡的一个眼光扫过去,福来身子一颤,立刻闭紧了嘴,不敢再说话。

    “客官,要不要我再给你们换一碗?”

    摊主忐忑的问。这五文钱的茶水可是用了上好的茶叶沏的,如果这两人一怒之下不给钱,那他今日可赔大发了。

    少年慢慢喝完了碗中的茶水,将碗举到摊主面前:“不用了,很好喝,麻烦再给我一碗。”

    “哎,好!”

    摊主欣喜不已,赶紧提壶给他倒上。

    少年又慢慢喝了起来。

    福来一看,也赶忙端起自己的碗又喝了一口,还是皱起了眉头,这茶水也太难喝了,少爷是怎么喝下去的。

    顾雅箬和顾灼来到济仁堂。

    果真,中午了,济仁堂看病的人少了,只有稀稀拉拉的那么一两个。

    老大夫也正在收拾自己案桌上的东西,准备去吃午饭了。

    顾雅箬径直走到了他面前,笑嘻嘻的打招呼:“老大夫,我们来了!”

    老大夫看也没看他们一眼,低头将自己的案桌收拾好,才抬头看她,和善的问:“来了?”

    “来了!”

    顾雅箬响亮的应着。

    老大夫却沉了脸色,吩咐伙计:“来呀,将他们给我赶出去!”

    ------题外话------

    连续PK,P的我筋疲力尽,先缓两天,再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