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嘞!”

    几名伙计应着,捋胳膊挽袖子的走过来。

    “噗通!”

    顾雅箬坐在了地上,抱住了老大夫的一条大腿,哀求:“老大夫,您行行好吧,我爹的腿真的是不能再耽搁了,求求您帮他医治吧。”

    伙计们傻了眼,一个个的愣在了原地。

    顾灼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他那二妹,自从那一日心中无比崇拜的二妹,竟然,竟然做出了这么丢人的事。

    老大夫猛然吓了一跳,等反应过来,气的胡子都翘了起来,“小姑娘,你这是做贼的喊捉贼呢,我何时说过不医治你爹了,是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话不算话,说送你们的爹过来却没有送过来,害得我这两日都不敢去出诊。”

    原来是这事,顾雅箬眼珠一转,更加抱紧了老大夫的腿,一副凄凄惨惨的模样:“老大夫,我知道您是好人,我也知道我们做的不对,可我们真的是没办法啊,那日我们兄妹两个借了牛车送我爹过来医治,可不曾想,我们怎么就那么倒霉呢,那老牛半路得了失心疯一般,要不是我大哥危急之下,也没有松开缰绳,恐怕我们兄妹两个今日也见不到您了。”

    “你说的可是当真?”

    “当真,当真!”

    顾雅箬连连点头:“不信,你可以问我大哥,他从来不撒谎。”

    说完,给顾灼使了一个眼色。

    老大夫也看向他。

    顾雅箬说的虽然不是事实,但也只能如此说,顾灼脸色涨红的点头。

    老大夫还是有些怀疑,这个小丫头,鬼主意太多了,摸不准是在来的路上两人合计好了,一起来骗自己的。

    顾雅箬看他脸上表情,便知他心里所想,当即又仰着脸道:“您若是还不信,可以派伙计去我们村里打听,那头该死的老牛发疯太过了,回到家里便口吐白沫,有些不行了,牛大伯两口子找到我们家里,想要豁命,我娘没法,还给他们立了字据,说过几日想法赔他们一头新牛。”

    这样的事情不可能撒谎,因为派人一打听便能打听到了,老大夫这才信了,吹了吹自己的胡子,瞪了她两眼:“还不赶快起来,你年纪也不小了,这样成何体统?”

    顾雅箬坐着没动,却更加抱紧了他的腿,

    “您答应治我爹的腿,我马上起来。”

    老大夫气的胡子又翘了翘,要不是看她是个小姑娘,恨不得踢她两脚,在济仁堂里坐诊了这么多年,还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人。又瞪了她两眼,没好气的说:“你若是再不起来,你爹的腿我当真是不治了。”

    顾雅箬麻溜的爬起来,陪着笑脸,嘿嘿笑着说:“我起来了,我起来了!您老可要说话算话,不出两日我定当将我爹送来。”

    老大夫胡子又翘了翘:“什么两日,明日,最晚明日便要将人送来,如若再不送来,你们也别再来了。”

    “好,好,好,明日就明日,明日我们一定将我爹送来,您消消气,这年纪大了,生气对身体不好。”

    这话怎么听怎么硌耳朵,老大夫刚下去的火腾的下又升起来了,阴森森笑着问:“我年纪大了?”

    顾雅箬点头,察觉到他神情不对,又赶紧摇头:“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您看您老,走路像风一样,比我还快,怎么会年纪大了?我这乡下没有见过世面的小丫头不会说话,您千万别往心里去。”

    说完,还挠了挠脑袋,嘿嘿笑了两声。

    看着那张笑脸,老大夫没了火气,但也觉得不应该给她好脸色,免得她得寸进尺,一甩衣袖,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去了后院吃午饭。

    顾雅箬松了一口气,连着两次食言,搁在谁的身上也会着急,更何况老大夫在这济仁堂里还是有名声的人,更加容不得别人这样戏耍他了,自己也只能耍这死皮赖脸的一出了。

    顾灼完全傻了眼,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二妹,不是说……”

    “大哥,我们是不是还要买药?”

    顾雅箬急忙岔开了他的话,拼命的给他使眼色,她这好不容易将老大夫哄住了,大哥的这句话要是说出口,让老大夫听见,那她刚才所作的一切都白费了。

    顾灼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药堂里所有的大夫回家的回家,去后院的去后院,要抓她的那几名伙计也跟着去了后院,大堂里清净了下来,只剩下几名伙计值班,顾雅箬走到柜台前,对其中一名伙计道:“我要抓些药材。”

    这名伙计正好是那日帮他们抓药的伙计,听她这样说,睁大眼仔细瞅了瞅她,见她还是那一日的穿着,垂下了眼睑,粗声问:“你有银子吗?”

    他可没有忘记,那日只是五两银子的药钱还是老大夫替他们付了二两呢,如今又来拿药,也不知带够了银子没有。

    顾雅箬对着顾灼伸手,顾灼默默掏出一张银票递给她,顾雅箬“啪”拍在柜台上,什么话也没说,抬眼看着伙计。

    伙计抬眼看来,等看清是张银票时,愣了下,然后拿起,仔细的看了又看,没错,是真的银票,一百两的,通存通兑的那种,脸色青白交替了好一会儿,才将银票放在了柜台上,态度也恭敬了许多:“不知您需要什么样的药材?”

    顾雅箬一一说了出来,每样都要的不少,都是一大包。

    伙计心里诧异,又不敢多问,掌柜的说了,只要是来买药的,甭管是买什么药,只要是他们济仁堂里有的,人家拿得出银子的,一律不准多问,照卖就是。

    药抓好,算了帐,总共是八十多两银子,伙计还没有一口气卖过这么多银子的,欣喜不已,顾灼却是不住的吸气,好家伙,只这点药材便花费了这么多的银子,这也太贵了吧。

    将银票给了伙计,伙计找给了剩余的十几两,两人提着药材出了济仁堂。

    天色中午,日头高照,顾雅箬也有点饿了,左右看了看后,对顾灼道:“大哥,你去租辆马车,我去那边买点包子,我们路上吃。”

    ------题外话------

    楼下装修,电钻一直响,震得脑仁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