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的?”

    顾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不可置信的问道,那激动的声音震得顾雅箬的耳朵嗡嗡响。

    顾雅箬使劲晃了晃头。

    顾英沉浸在兴奋中,没有发现她的异样,摇着她的手又接连问了几声:“二妹,你说的是真的?你当真找到了挣钱的方法?”

    现如今家里的情形,已经到了食不果腹的边缘,如果能挣钱,哪怕是一些铜板,也是顾英非常渴望的,故而听到顾雅箬这样一说情绪有些失了控,迫不及待的连着发问。

    再被她这样大声的问下去,自己的耳朵恐怕都要聋了,顾雅箬忙不迭的点头:“是真的,是真的。”

    听到她确定的回答,顾英激动的脸都红了,眼睛紧紧的看着她,忙不迭的问:“什么方法?”

    她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大,顾雅箬的耳朵实在是难受,无奈举起一只手放在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大姐,小声些,你想被人听去吗?”

    顾英瞬间明白,慌忙放开了她的手,急急的左右看了看,没有发现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往她面前凑了凑,压低了声音问:“二妹,到底是什么办法?”

    顾雅箬指了指满山各色各样的小花,“就是它们。”

    顾英愣住,好半晌后才怔怔的问道:“它……他们?”

    顾雅箬肯定的点头:“对,它们!”

    顾英细看了她几眼,没发现有她有什么异样,又伸手覆在她的额头上摸了摸,不烫,疑惑的收回手,自语:“没发烧呀,怎么说胡话了呢?”

    打从她记事起,每到春天,这些不同颜色的小花便开满了这山上,也没见哪户人家摘了它去卖钱呀,二妹难不成是真的摔坏头了?

    看她的神情,顾雅箬立刻明白了她心中想的什么,有些哭笑不得,上前了一步,凑到了她耳边,故意神神秘秘的说:“大姐,我告诉你,上次我跟爹去镇上的书肆里,在一本书上看到,说有些花儿可以摘好了,晒干了,做成香囊,能卖不少的钱呢,其中几种就是我们山上的。”

    顾英的眼眸猛然睁大,再次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咽了几下口水后,才开口问:“你、你说的是真的?”

    顾雅箬笑着反问:“大姐,我骗你能挣到钱吗?”

    顾英竟然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不能!”

    这本是一句话玩笑话,没想到她还真回答了,顾雅箬忍不住笑出声:“大姐,你真可爱!”

    顾英也意识到自己犯了傻,立刻红了脸,却还是忍不住又问了一遍:“你说的是真的?”

    顾雅箬笑着点头。

    “那还等什么?”

    她的话一落地,顾英大步朝着距离自己最近的小花走去,弯下腰就要摘花。

    顾雅箬急忙阻止:“大姐,别动!”

    顾英维持着摘花的动作,回头愣愣的看着她。

    顾雅箬领着两个小人儿上前,蹲下身体,小心翼翼的摘下了一朵小花,给几人做了示范:“大姐,俏俏,盛儿,摘花的时候,要向我一样,将整朵花都完整的摘下来,别弄散了,要不然就卖不到钱了。”

    三人同时点头。

    顾英按照她的方法小心的摘下一朵,捧在手心里,“二妹,是这样吧?”

    顾雅箬点头,把她身上的竹筐拿下来,把几人好不容易挖到了几棵野菜倒在了地上。

    “二妹,别……”

    顾英没阻止住,急忙心疼的弯下腰去捡:“我们晚上还要吃呢。”

    顾雅箬一把拽住她:“大姐,这些野菜放在筐里,会把我们摘得花儿压坏的,你是要这几棵野菜呀,你还是要银子?”

    听她说道银子,顾英咬了咬牙,不再看地上的野菜,扭头去摘花。

    顾雅箬和两个小人儿也跟着上手。

    这摘花看起来容易,可要是保持着不弄坏花瓣,却是不易,几人摘了一上午,还没有摘到半筐。

    在山里转悠了一上午,顾灼什么也没有逮到,眼看中午了,这才空着手下山,正好看到几人正在费力的摘花,走到几人身边,不解的问:“你们在做什么?”

    听出是他的声音,顾英抬头,眼睛亮晶晶的:“大哥,二妹说这些花儿能卖钱。”

    顾灼疑惑的看了看竹筐里的花儿,再看看顾雅箬。

    顾雅箬笑着又解释了一遍:“是我从书上看到的。”

    顾灼抿了抿唇,将竹筐提起,背在自己身上:“中午了,回家吧,别让爹担心,等下午我们再来。”

    “好!”

    顾英和两个小人儿齐应声,就要跟着往山下走。

    “等等!”

    顾雅箬出声。

    几人看向她。

    “大哥,我们这样背着这些花儿下去,恐怕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得想个办法遮掩一下。”

    四周看了看,顾灼放下了竹筐,三五下爬上一棵大树,折了一些带着绿叶的细树枝下来,放在了竹筐上,正好遮挡住了里面的花儿。

    几人这才快步下了山,回了家里。

    顾南听到院子里的脚步声,大声询问:“灼儿,你们回来了?”

    顾灼应了声,放下竹筐,从厨屋里拿出一个碗,倒了半碗水后,端了进去。

    顾英连忙洗手做饭。

    顾雅箬四处看了看,进屋拿出了一个簸箩,将竹筐上的树枝拿开,把里面的花儿轻轻的一朵朵的拿出来,小心的摆好。

    两个小人儿也赶紧过来,学着她的样子一一摆放好。

    顾灼拿着空碗出来,见此情形,放下碗后,也过来帮忙。

    晾晒完,顾雅箬笑着道:“等晾干了,我们就可以拿去镇上卖钱了。”

    两个小人儿欢呼了一声。

    顾灼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些什么,看着几人难得的笑脸,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

    饭做好了,和早上的一模一样。

    顾灼端着那大半碗稠乎乎的粥去了东屋,不大一会儿又端了出来,眼眶有些微红:“爹说他不饿,不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