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陆隐当机立断招来阿盾,带上盲僧,乘坐飞船前往摩多疆域,不管什么原因,他不可以让桃香无助的被抓走,桃香既是她的属下,也是朋友。

    星空,一艘造型古怪,类似长箭的飞船朝着东面飞去,飞船内,桃香嘴角含血,被捆绑在柱子上,眼前是一个面色阴鹫的年轻人,正冷冽盯着她。

    此刻的桃香不是陆隐一直看的那般娇小,而是变成了一个一米六身高的少女,容貌也变了不少,不过还是可以一眼认出,这才是她本来面目,自从被不死宇山带去大宇帝国后,她就以星能改变身体,始终维持小女孩的模样,因为看的习惯了,就连陆隐都没发现异常。

    “桃子,几年不见,长成大姑娘了,思想也成熟了吧,交出来吧,免得吃苦“年轻人冷声道。

    桃香呸了一声,瞪着年轻人,“少子嵩,别妄想了,我不可能把箭给你们的,死了这条心吧”。

    少子嵩忽然抬手,一巴掌扇过去,在桃香脸上留下个通红的手掌印,“死丫头,还跟当年一样倔,真以为有人能救你,掌教闭关数十年未出,太摩殿一直是我师傅做主,他要你生你就可以生,要你死,你会生不如死,劝你识相一点最好交出箭,我可以让你活的舒服一点”。

    桃香愤怒瞪着少子嵩,目光死盯着他,充满了杀机。

    少子嵩冷笑,“对了,差点忘了,你还是那个什么皇庭第六队队长,好像是大宇帝国的,你说,如果师傅派人灭了那个大宇帝国,你会不会内疚呢?”。

    桃香目光大睁,“这是我的事,跟大宇帝国无关”。

    “当年就是大宇帝国救了你吧,光凭这一条就足够了,你了解我们太摩殿的实力,小小一个大宇帝国根本不被我们放眼里”少子嵩威胁。

    桃香忽然笑了,嘲讽的看着少子嵩,“太摩殿一直封闭,与世隔绝,连新闻都不看了吗?真以为可以灭掉大宇帝国?笑话,自己查查吧,大宇帝国已经不是几年前那个大宇帝国了”。

    少子嵩挑眉,看向身后。

    一个人走出,点开个人终端,上面是关于大宇帝国和东疆联盟的介绍。

    少子嵩惊讶,“东疆联盟?陆隐?启蒙境杀手?”。

    桃香嘲讽的看着他,“你最好放了我,否则准备好面临东疆联盟的怒火”。

    少子嵩看了很久,脸色凝重,不过依然冷笑一声,看向桃香,“小桃子,你不会忘了我太摩殿如今的地位是怎么得到的吧?”。

    桃香脸色一变,目光是深深的忌惮。

    很久以前,太摩殿遭遇过内宇宙一位战力超越三十万强者的威胁,那位强者根本不在乎外宇宙,想强行占据太摩殿,最终被太摩殿一箭射杀,也正是从那时起,太摩殿拥有了超凡的地位。

    即便内宇宙大部分势力都不存在战力超三十万的老怪物,太摩殿可以灭杀此等强者,这就是底蕴。

    桃香知道太摩殿有三位启蒙境强者,更有灭杀战力超三十万老怪物的手段,那才是太摩殿的力量。

    看着桃香脸色变换,少子嵩冷笑,抓起她头发,盯着她,“那个什么陆隐不来还好,来了,我师傅可以直接把他灭了,什么东疆联盟,在我太摩殿眼里不过是一群废物”。

    桃香脸色苍白,渐渐绝望,太摩殿,可是足以与内宇宙强大势力匹敌的,大宇帝国可以抵挡一两位启蒙境强者,却根本不可能抵挡太摩殿的底蕴,更不用说把她救走了,这片宇宙,没人能从太摩殿把她救走。

    在东一片疆域,箭形飞船就是太摩殿的标志,无论去哪里都可以横冲直闯,无人敢阻拦。

    但今天,太摩殿剑形飞船在洪荒宗被拦截了下来。

    少子嵩大怒,“怎么回事?”。

    太摩殿弟子汇报,“启禀嵩师兄,洪荒宗长老花桥截停飞船,说,说”。

    “说什么?”少子嵩语气森冷。

    那个弟子脸色难看道,“说要搜查”。

    少子嵩砰的一声拍碎桌椅,“洪荒宗好大的胆子,敢搜查我们太摩殿飞船?”,说到这里,他忽然看向桃香,看到桃香眼里的希冀,眼睛眯起,忽然又是一巴掌甩出,打的桃香嘴巴都撕开了,“死丫头,你最好祈祷什么东疆联盟别找我们太摩殿的麻烦,否则,我会请出师傅,灭了他们”,说完冷哼一声,走出。

    桃香愤恨盯着少子嵩背影,眼神复杂,洪荒宗不可能无缘无故截停太摩殿飞船,难道真是殿下出手了?太摩殿可不是宙盾,他们拥有灭杀三十万战力强者的底蕴。

    飞船外,洪荒宗飞船一字排开,挡在箭形飞船前方,长老花桥屹立星空,忌惮的望着前方箭形飞船,太摩殿,这个凌驾于东一片疆域之上的恐怖势力,放眼整个外宇宙,也是最顶级势力,没想到这么快就恢复连通。

    早一步,东疆联盟未必能那么顺利成立。

    还好这股势力与世隔绝,无数年下来都没怎么参与过外宇宙势力纷争,如果可以,他实在不想招惹这股势力,但上头命令下来,他只能硬着头皮阻拦。

    少子嵩走出飞船,一眼看到花桥,冷笑一声,身形闪烁直接出现在花钱眼前,“花长老,久违了”。

    花桥看到少子嵩,眉头皱起,“你是?”。

    “太摩殿,传功长老北大师弟子,少子嵩”,巨大声音传遍星空,让洪荒宗弟子忌惮。

    花桥想起来了,郑重道,“原来了北大师大弟子,我们曾经见过一面”。

    少子嵩冷冷盯着花桥,“花长老,我太摩殿哪里得罪你们洪荒宗了?居然截停我们?”。

    花桥迟疑,为难道,“实不相瞒,大宇帝国皇庭第六队队长桃香失踪,陆盟主怀疑她被你们带走了,所以才截停你们,如有得罪,还望见谅”。

    少子嵩目光冷了下来,“什么意思?大宇帝国的人失踪了就可以赖到我们太摩殿头上?看来几年不出,东一片疆域已经把我们太摩殿忘了,真以为成立什么东疆联盟可以压制我们太摩殿?”。

    花桥没有回答,太摩殿的传说他自然听过,连三十万战力内宇宙强者都被秒杀,拥有超脱外宇宙的底蕴,与宙盾完全不同,面对太摩殿,他有些忐忑。

    少子嵩冷声道,“让开,我有急事要回太摩殿禀告,如果耽搁了,你洪荒宗吃罪得起吗?”。

    花桥歉意道,“实在抱歉,还请稍等,陆盟主很快会到”。

    少子嵩大怒,“笑话,我太摩殿行走宇宙,从未遇到过阻拦,居然敢让我们等那个什么陆隐,你们好大的胆子”。

    花桥面色不变,任由少子嵩大吼大叫,他没有接茬,他只负责把少子嵩等人拦下来交给陆隐,到时候有什么麻烦自然由大宇帝国承担,当然,他一开始说的搜查也不准备进行了,少子嵩的身份不允许他搜查,否则就是打北大师的脸。

    北大师,是太摩殿启蒙境强者之一,他们洪荒宗不想得罪。

    少子嵩愤怒质问,想威逼花长老退开,但花长老无动于衷,他甚至想动手了,但最后还是没有,这里毕竟是洪荒宗,凭他根本不可能冲的过去。

    “好,我就在这等着,看你们那个盟主敢不敢搜查我太摩殿飞船,想清楚后果”,说完,少子嵩转身回去飞船内。

    花桥叹息,陆隐还真如传闻那般麻烦不断,刚招惹完宙盾,现在又招惹太摩殿。

    太摩殿可与宙盾不同,不是一个老烟鬼能吓住的,一旦把太摩殿惹毛了,动用秒杀三十万战力强者的力量,大宇帝国就完了。

    陆隐自然知道太摩殿的可怕,所以他才让洪荒宗截停少子嵩一行人,为的就是在摩多疆域之外救走桃香,一旦进入摩多疆域,进入太摩殿势力范围,发生什么就不好说了。

    一天后,在花桥翘首以盼中,陆隐带着阿盾和盲僧终于到达。

    “盟主”花桥对陆隐行礼。

    陆隐看向不远处箭形飞船,眼睛眯起,看到了不少符文道数,为了寻找桃香,场域直接笼罩而去。

    飞船内,少子嵩感受到了场域,脸色一冷,“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窥探我太摩殿”,说着,自凝空戒内取出弓箭,对准陆隐的方向就是一箭。

    少子嵩拥有十三万战力,是狩猎境强者,按理说攻击不强,远没有判官那些杀手强度高,但这一箭却让陆隐惊讶,没有复杂的战技,也没有奇异的天赋,一箭之下,洞穿虚无,所有攻势凝聚在一箭之上,有种大道至简的感觉。

    这一箭所蕴含的符文道数远超十三万战力,最起码达到了十八万战力左右。

    阿盾上前,雷盾阻挡,砰的一声,箭矢消泯,此等攻击连让他动一下的资格都没有。

    陆隐惊讶少子嵩一箭的箭意,但这攻击强度,不高,自从内外宇宙隔绝,他遇到过的对手相当一部分是启蒙境,最差也是狩猎境巅峰,少子嵩一箭还不入他眼,但这股箭意却非凡。

    少子嵩没想到自己一箭那么轻易被挡下,走出星空,冷眼看去,看到了阿盾,也看到了陆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