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先生的实际水平应该是几品?”彭无敌问道。

    “下官既然能斩杀火火火,那修为自然是在他之上,火火火是七品,下官起码是个八品。”陈治愈说道。

    八品!

    “我玛雅王朝排名第一的炼丹师,公会的会长葛洪葛大师也不过就才八品,陈大人能和葛大人比肩?”彭无敌怀疑的问道。

    “具体的情况不知道,毕竟没比过,谁也不知道结果,但下官有这个自信,可以和葛大师掰掰手腕。”陈治愈说道。

    “父亲,陈大人到底是不是有八品炼丹师的实力,咱们试一试不就知道了,若是试了出来,也算是给陈大人正名啊。”一旁的彭战神说道。

    “你是说那丹药?”彭无敌问道。

    “对啊,以前火大师也炼制不出那丹药,我们不如就让陈大人试试。”彭战神点头说道。

    “陈大人,这里风大,咱们到客厅说话。”彭无敌邀请到。

    到了客厅,彭无敌安排下人给陈治愈倒了茶,从储物戒里取出一块兽皮,递给陈治愈。

    “大人看看这个丹方。”

    “六十六味安胎育皇丹?”陈治愈扫了一眼。

    “正是,此丹名为六十六味安胎育皇丹,位列八品丹药,是有三十三味珍贵药材,三十三颗珍奇灵核作为成分,炼制工艺极为繁琐,而且要求炼丹师必须具备着精神力或者玄力化火焰的能力,陈大人能做到么?”彭无敌问道。

    且不论陈治愈是不是有八品的实力,他就算真的是八品,不能做到化生火焰,也是白搭。

    “化生火焰很难么?都说的神乎其神的。”陈治愈咧嘴一笑,指尖便跃动出火苗,外表看上去是昏黄的颜色,内里的核心其实是幽蓝色。

    呼。

    随着陈治愈的指尖生出火焰,客厅里的空气都有些凝固,源头便是彭无敌和彭战神父子俩的震撼。

    在他们看来,玛雅王朝真正能做到化生火焰的炼丹师也许就只有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葛大师了,而今天陈治愈突然上门,却是给了他们一个天大的惊喜。

    陈治愈,似乎从他一出现,就一直在给人惊喜。

    “这六十六味安胎育皇丹是给备孕期的妇女服用的,服用此丹之后,一旦该妇女怀孕,那胎儿在母体内便开始受丹药的滋养,起到洗髓伐骨的效果,那最终的结果,就是确保胎儿在出生之后,只要能平安长大,日后一定能踏碎无妄天,突破天玄门,成长为一名玄皇,踏入那离恨天的境界。”陈治愈说道。

    这种品级很高的丹药,多半都是在青玄大帝那个时代就已经有了的,陈治愈都是知晓,只不过他并不清楚这些丹药的等级,他就是能炼就是了,毕竟等级是后人研究出来的。

    “不错!这便是六十六味安胎育皇丹的功效,确保胎儿长大成人之后修炼到玄皇境界,那边是进入了上三天,是我等梦寐以求却又无法做到的事!

    这丹药,就是我彭家唯一的希望!就算我们把持朝政,权倾朝野又能如何?不还是只能局限在这小小的玛雅王朝,身为一名修炼者,我们不仅仅是要手握重兵,执掌大权,更要不断追求更高的境界,这才是修炼的终极奥义。

    我儿战神已经有婚约在先,这次考取了武状元,不日就将成婚,这六十六味安胎育皇丹就是我为儿子儿媳准备的礼物,只可惜始终无人能够将其炼制。

    如果陈大人能够帮我完成这个心愿的话,以后在这玛雅王朝,我彭无敌便一切以大人为尊,就算是一举送大人到达那权力的顶峰也不是什么难事!”彭无敌激动的说道。

    陈治愈居然知道这种丹药,这太恐怖了,也太靠谱了。

    陈治愈就是彭无敌现在必须紧紧抓住的救命稻草,彭家的未来,就在陈治愈身上。

    “有材料么?”陈治愈问道。

    “有!我私下苦心搜集了十数年,才凑齐了两套材料,因此上,对于陈大人来说,有着一次的容错,允许你失败一次,但也只能失败一次。”彭无敌说道。

    “我若是练出来两颗呢?”陈治愈问道。

    “难道陈大人能确保一定会成功?”彭无敌问道。

    “如果我练出来两颗呢?”陈治愈还是问道。

    “如果练出来两颗,丹药归我,彭家的一切权利和财富都归你!老子不做他娘的大将军了,老子专心培养孙子去!”彭无敌震声说道。

    “成交,材料拿来,丹药练好之后,我自会亲自送上门来。”陈治愈说道。

    “等等,炼制此丹的材料十分珍贵,我若是给了先生,先生直接跑了,或者是炼废了,又该如何?”彭无敌问道。

    “不存在,我若真是练废了,就算把命赔上,对大将军而言也是毫无用处的,无非只是泄愤而已。”陈治愈说道。

    “狂!”彭无敌说道。

    “不过我喜欢!成交!材料给你,希望也在你身上,干成了这件事,你就是我彭无敌的哥!”

    “那大将军这个小老弟是当定了,等着吧,少则十天多则一月,应该就能搞定了。”陈治愈收下材料,说道。

    “那陈大人可慢慢炼,千万别着急,这事儿急不得,哪怕是两个月三个月也无所谓,我等着就是了。”彭无敌说道。

    “好,就这么定了,火火火身上有枚储物戒,我就拿走当战利品了,大将军应该不会介意吧。”陈治愈问道。

    “储物戒?无所谓的事情,陈大人喜欢就拿去吧,有什么看得上的就收为己用,若你能帮我炼成这六十六味安胎育皇丹,我彭家的宝贝你随便挑,看上哪个拿哪个!”彭无敌许诺到。

    哈哈。

    陈治愈朗声一笑,畅快出门而去。

    “父亲,这陈治愈他行吗?”陈治愈走后,彭战神问道。

    “他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彭无敌说道。

    “那该和柳家商量成婚的事了吧?”彭战神问道。

    “嗯,你亲自去一趟吧,柳家是江湖上的大门派,底蕴深厚,源远流长,非同小可,虽然有婚约在先,也还是要拿出点诚意来,柳家那丫头可是倾国倾城又实力超群,你自己的幸福自己把握吧。”彭无敌说道。

    “是!父亲放心,孩儿一定办成!”彭战神高兴的就往出跑。

    “等等,身上的伤养好了再说,就你现在这个样子,见了人柳家那丫头,还不得把人家吓死,谁敢嫁给你。”彭无敌提醒道。

    ……

    陈治愈返回家中,刚刚吃过晚饭,没多大一会儿,司马鸿儒派的使者就到了府上,请陈治愈过去一趟,有话要说。

    陈治愈起身便走,司马鸿儒官封工部尚书,兼领崇文阁大学士之后,也给分了一套乙级的宅邸,从丞相府独立出来了。

    “先生今天到大将军府上去了?”司马鸿儒开门见山的问道。

    “不错,我杀了大将军手下的人,总得去给他解释解释。”陈治愈说道。

    “十殿鬼王是先生杀的?况且你提前就和肖申克认识?”司马鸿儒问道。

    “对,肖申克做苍云城城主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了,的确在大人之前。”陈治愈说道。

    “这些事情为什么要瞒着我?”司马鸿儒问道。

    “也不是瞒着,问起来就说,不问的话,也没必要主动承认。”陈治愈说道。

    “那先生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现在看来,先生是有些长袖善舞啊,在王室、司马家、彭家之间来回的周旋,恐怕除了谭家,你都已经打点到了。”司马鸿儒说道。

    “丞相大人已经在和阿兹特克王朝的君王密探发动战争的事情了吧?”陈治愈问道。

    嘶!

    司马鸿儒像是被蛇咬了一样,从座位上站起来,目光谨慎的看着陈治愈。

    “玄学,我能知天命,这些细节小事又怎么能瞒得了我呢?”陈治愈问道。

    “先生莫非真的精通玄学?能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司马鸿儒不信。

    “那倒不至于,但比别人看的远一些,知道的多一些倒是真的,我看得清天命,自然之道谁是天命所归,我还会做出让自己陷入不利境地的事么?我所有的选择,一定是最佳的选择。”陈治愈说道。

    “最佳的选择?先生选择的是?”司马鸿儒问道。

    “我和肖申克的认识,那都是命,他当时的身份地位决定了我必须认识他,而我和大人的认识,却是我自己的选择,我在青山镇大人支持的医馆杀人,就是起因,随后的一切都是发展,至于那结果,大人信我的就是,一定是你最想看到的。”陈治愈说道。

    “先生此话当真?”司马鸿儒兴奋了。

    “我骗你干什么呢?”陈治愈反问道。

    “好!”司马鸿儒猛地一拍桌子,这就是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啊。

    “杀杀杀,十殿鬼王无所谓的,不过是我养的几条狗而已,和先生比起来不值一提,我知道情况就行了,今天请先生来,可不是兴师问罪啊,完全是为了和先生交流交流,向先生请教请教,还请先生千万不要见怪。”司马鸿儒朝陈治愈施了一礼,说道。

    “我知道。”陈治愈的回复只有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