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个笑容很诡异,而且让人莫名紧张。

    黑衣人放下了他的华丽的侧踢的右腿,却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笑什么?你不怕死吗?”

    宁涛说道:“斧头砍人会喷血,会溅你一身,你的地毯看上去很名贵,我的喷在上面会弄脏你的地毯,我建议你用锤子杀我。你想想,一锤子砸下来,咔嚓一声打断我的骨头,是不是很爽?”

    黑衣人和他的几个保镖有点懵了。

    那有这样的人?

    你要杀他,他却为给你提出更好的杀他的方案,甚至还考虑到了你的地毯!

    宁涛一本正经的样子:“真的,我不开玩笑,用锤子砸我的胸膛,打断我的肋骨,我的肋骨刺穿我的肺部,我会死得很痛苦,需要很久才会断气,而且我不会弄脏你的地毯。如果你不想看见我在地上挣扎,你可以用锤子砸我的脑袋,那样我就会死得快一些。”

    “这家伙是疯子吗?”一个保镖忍不住冒出了一句话来。

    黑衣人什么话都没有说,他回到了茶几边上,放下斧头,然后从箱子里拿起了一把榔头。

    “这就对了,选榔头是正确的。”宁涛笑着说。

    黑衣人突然转身,两步快走,抡起榔头就砸向了宁涛的胸膛。

    嘭!

    榔头狠狠地砸在了宁涛的胸膛上,闷响的声音让几个保镖都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然而,这足以砸断两根肋骨的一锤子砸在了宁涛的身上,却没有肋骨断裂的声音,更没有惨叫,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砸在了一只轮胎上,那榔头弹得好高!

    宁涛面带微笑地道:“我建议你使用杀我的工具,你觉得我是疯子对吗?不是的,我是一个医生,我的建议就是医生的建议,我其实是让你们挑选我杀你们的工具。斧头砍人的声音有点瘆人,我比较喜欢锤子,你手里这把榔头就不错。”

    “法克!”黑衣人骂了一句,挥手就是一榔头砸在了宁涛的脑门上。

    咚!

    敲鼓般的声音。

    榔头又弹了起来,宁涛的额头却还好端端的,别说是头破血流,就连一块皮都没有破。

    黑衣人和他的几个保镖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对了,房间里的气氛也变得诡异了。

    宁涛脸上的笑意消失了,一双瞳孔漆黑如墨。他不是找虐,而是在诊所的法则之下,他不能直接对诊金病人出手,但自卫却是可以的。他让还有人殴打他,求的就是一个自卫还击的法则判定。至于自卫过当什么的,那就不是他考虑的问题。

    一个白人保镖突然拔枪。

    就在这一瞬间,宁涛的被禁锢的双臂突然往胸前一拉,两个抓着他胳膊的保镖顿时失去了对他的禁锢,身体也失去平衡往他的怀里倒去。

    然而,他们并不是宁涛攻击的目标。

    就在双手恢复自由的那一瞬间,宁涛侧身一脚踹向了那个刚刚才将枪拔出来的白人保镖的胸膛上。

    嘭!

    沉闷的撞击声里,那个体重起码三百斤的白人大汉竟被一脚踢飞起来,重重地撞在了几米远外的墙壁上。

    一个保镖握着一把匕首捅向了宁涛的腰部。

    宁涛却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探手一把就抓住了黑衣人手中的榔头,然后甩手抽向了偷袭他的保镖的脑袋。

    那个持匕首捅人的保镖先下手,可他的速度却比不上后出手的宁涛。他手中的匕首还没捅到宁涛的腰上,宁涛刚刚夺下的那只榔头便呼啸而来,砸在了他的脑门上。

    咚嚓!

    敲鼓似的打击声里隐藏着一个头骨碎裂的声音,那个保镖的脑袋赫然凹了一块。鲜血和脑浆从破开的头骨里喷溅出来,那画面血腥至极!

    一个黑人保镖一个健步冲向了那支掉在地上的手枪,人还没停下,他的大长手就已经从地上抓起了那支手枪。

    却不等他回头向宁涛开枪,宁涛手中的囊头就落在了他的后脑勺上。他倒了下去,人生唯一的一次死亡经历于他而言却快得连一丝感觉都没有。

    连杀两人,时间久吗?

    一点都不久,因为整个过程也就那么两三秒钟的时间。

    可就是这么一点时间,对于还活着的人那绝对是从天堂坠进了地狱。两三秒钟以前,他们都还在考虑怎么才能让这个华人小子死得更痛苦,事后又要怎么处理他的尸体才不会惹来麻烦等等。却不料一转眼,死神站在了他们的面前。

    “杀了他!”黑衣人这才回过神来,他吼了一句,拔腿就往一道房门跑去。

    砰!

    一声枪响,一颗子弹击中了宁涛的胸膛,心脏的位置。

    天宝法衣上溅起一团肉眼难见的能量光斑,那可子弹变形之后弹飞了出去。

    却不等它坠落地上,宁涛手中的榔头已经呼啸而去,重重地砸在了那个向他开枪的白人保镖的脑袋上。鲜血喷溅,脑袋凹陷,这是真正的一锤定音。

    最后一个保镖转身就往来时的门口跑去。

    嗖!

    那只染血的榔头从宁涛的手中飞了出去,砸在了他的后脑勺上。一声闷响,最后一个保镖也倒在了地上,后脑勺上不断冒血。

    宁涛说锤子杀人不会流血,不会弄脏地毯,可他的这个观点显然是错误的,他低估了他现在的力量,这力量不是他的灵力,而是他的身体力量。

    俢练原始炼器法,他一身无一处不可打铁,这种炼器既是俢练金刚之身的俢练让他的血肉之躯获得了恐怖的力量,还有抗击打的能力。就刚才那一枪,就算他的身上没有穿天宝法衣,那颗子弹最多也只能伤他的表皮,而伤不了他的胸肌,更不可能伤到他的心脏。

    黑衣人已经打开了那道门,躲了进去。

    那门不是一般的门,而是一道防弹的装甲门,除非是用爆破装置,否则根本就打不开它。

    宁涛向那道门走去,路过茶几的时候顺手从装刑具的箱子里拿起了一把尖刀。来到门前,抬起脚一脚就踹了上去。

    砰!

    装甲门剧烈地震动了一下,门锁赫然变形。

    宁涛又跳起来一脚踹了上去,踹在了门锁的位置,咔嚓一声裂响,起码上千斤重的装甲门轰然破开。

    换作是以前遇到这样的门,他唯一的选择就是用一张错纸板拔符开门。可自从开始修炼原始炼器法一身无一处不可打铁之后,他的选就多了,他可用拳头砸,用脚踹,用头撞,甚至用……

    他的全身都可以破开这道装甲门。

    砰!

    装甲门破开,宁涛出现在门口的那一瞬间,一团火花便在他的身前突然闪现,随即数不清的霰弹飞射而来,击中了他的胸膛。

    不过他早有防备,破门而入看见黑衣人站在门口后面双手抱着一支霰弹枪的时候,他的双手便抬了起来,用小臂的外侧“关门”,做了一个拳击手的护头的动作。也就在那一瞬间,他的一双小臂也被几十上百颗霰弹击中。

    如果说他的身体还有什么破绽或者弱点的话,那也就只是他的脸。用锤子砸他的脸都没有关系,他根本就不会防护,但霰弹枪就不能开玩笑了。

    砰!

    黑衣人又开了一枪。

    宁涛却还双臂遮脸纹丝不动,连中两枪,即便是阿诺德施瓦辛格扮演的终结者也掉几个小零件什么的,可他明明不是机器人,他却连晃都不晃一下!

    也就在第二声枪响的那一瞬间,宁涛的右臂晃了一下,一道寒光飞向了黑衣人。再次停顿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在黑衣人的小腹上了,是那把尖刀。

    黑衣人手中的霰弹枪脱手坠落在了地上,他低头看着扎在小腹上的尖刀,双腿的筋骨好像在那一瞬间被抽掉了,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宁涛放下双臂,看了看身上,除了脖子上有一道被霰弹击中留下的小伤痕之外,浑身上下没有第二道伤口。

    这一次他敢正面挨枪,绝对不是为了装逼,他是为了检验一下俢练原始炼器法至今的成果。这样的测试他不可能去找尼古拉斯康帝那样的对手,只能找黑衣人这种渣渣。不过,如果刚才黑衣人手里拿着的不是一支普通的霰弹枪,而是黑火公司的枪械法器的话,他也肯定不敢如此托大。事实上,别说是黑火公司的枪械法器,就算是一支RPG火箭筒,他也会躲开的。

    黑衣人崩溃了,颤抖的声音里没有半点黑道大佬的气势:“你究竟是什么人……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我这里有很多钱,我都给你……不要杀我……”

    宁涛来到了黑衣人的身边,淡淡地道:“钱?不管你有多少钱,你肯定没我有钱。”

    黑衣人有点懵了,跟着又说道:“你要地盘?没问题……42街的地盘我也给你,你可以在这里卖货,你想干什么都行……”

    宁涛突然伸手抓住那把扎在黑衣人小腹上的尖刀,往上一提。

    “啊——”黑衣人惨叫了一声,起码两百斤重的身体竟被活生生地从地上提了起来。剧痛袭来,他没能坚持过两秒钟便昏死了过去。

    宁涛将黑衣人扔在了地上,这才扫视了一下这间密室。

    这间密室里储存了大量的毒品、现金、黄金,还有枪械及弹药。

    外面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

    那是楼下的帮派成员上来了。

    宁涛探手将黑衣人掉在地上的霰弹枪捡了起来,然后取出一张画有血锁的普通处方签开了方便之门,随后一脚将黑衣人踢了进去。他站在方便之门门口,对着密室之中的武器弹药开了一枪。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