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嫣儿笑得弯了腰:你不是很象,你根本就是!下次再有村民围你,我才懒得管,让他们揍,有必要的话,我帮忙揍!

    但真的有第三波村里义愤填膺地包围过来,几个村民声泪俱下时,江昊和嫣儿还是震惊了:“这到底怎么回事?那个变态干了多少缺德事?”

    细细一了解,江昊大惊失色,最近三年来,大雾城周围的村庄全都遭了殃,几乎每个村庄都有年轻女孩被掠,至今下落不明,这些女人有一个共同点,全都是处子,三年积累下来,数量已经很恐怖,初步统计,已经上千!

    “哪个变态色魔?有种来找我!”嫣儿怒了。

    修行世界,凡人的生命终是蝼蚁,杀人亿万、百里无人烟寻常事尔,江昊见得多了,虽然谈不上麻木,但也知道,这样的事情他根本是管不胜管,唯有凭机缘。

    他们从村民那里买了两匹马,快马加鞭驰向大雾关,终于在黄昏时分,看到了大雾关雄伟壮阔的城墙。

    进了城,找了家客栈,江昊很高冷地自己开了间房,上了三楼,刚刚盘坐练了会功,窗户一响,一个黑衣人出现在他的房间里:嗨,晚上有没有什么安排?

    江昊眉头皱起:“我们已经到达目的地,同路而行到此结束,你该干嘛干嘛去,老跟着我做什么?”

    嫣儿怒火冲天,恨不得一刀将他脑袋斩下来,但还是忍住了:“给一夜时间你面壁思过,下次见面,你要再这样,我把你揍成猪头。”

    消失不见。

    江昊心头有点乱,狐姬的迷魂引莫非还在起作用?

    涉及到幻境的事情,他最清楚了,有的幻境一破,幻境中的经历,就会跟人精神脱钩,中过幻境的人知道什么是真实发生的,什么是假的。但也有些幻境存留时间很长,幻境中的事情当事人很难区分真假。

    狐姬这女魔头给她来了一曲迷魂引,莫非真的植入了什么不应该植入的画面,影响了她的判断?

    要不,她怎么老是说些他不懂的东西?

    麻烦啊,这女魔头真是无法无天,也不知道她会不会真的找到父亲,如果找到了,凭她的手段,父亲怕是扛不住。

    他的思绪回流,开始闭关。

    他在参加黑山武会的时候,刚刚突破六重天,真实战力相当于法境二重巅峰,这份修为在黑山年轻俊杰看来,是很恐怖的绝顶天才。但跟他要做的事情相比,这份修为只是渣渣。想当年父亲铁骑出关,与敌人大战,八百精英战死。八百精英何等人物?个个五重天以上,能够将他们斩杀的敌人,至少也得是三四重天,否则,即便是人海战术,拿一百个换一个,也都不可能杀得掉八百精英。

    身处异国他乡,功力是他最大的倚仗,能提升一点就提升一点吧。

    要提升功力修为,对于江昊并不特别难,他有资源(二级兽核还有三十颗,三级兽核都有一颗,这是狐姬做的唯一一件正经事),打通第七条甚至是第八条武脉绰绰有余,他需要的只是将境界磨合而已。

    经过黑山武会连场大战,他的境界已经磨合得差不多了,慢慢接近六重天巅峰,但毕竟还差了一线,今夜是不可能冲关了,他要做的就是加快磨合,力争将这磨合期缩到最短。

    一夜闭关,江昊清晨出关时神清气爽,他的精神力悄悄覆盖周围的几间房,没有发现嫣儿,这丫头真的走了么?走了好,省得他麻烦。

    他要开始行动了。

    找消息最好的地方永远是酒楼,在酒楼里,他知道了很多情况,知道了大雾关的复杂与高端,这里势力最强横的居然是凌云阁,很出乎江昊的意料,还有一个大宗门跟凌云阁死对头,这个宗门叫大雾宗,跟大雾国同名,后面有些什么文章就引人遐思了。

    除了这两大宗门在这里的势力摆在明面上之外,其实还有很多暗势力,比如各家开办的器药坊,器药坊并不只卖兵器与丹药,其实什么都卖,乃是各大宗门在世俗世界的联系点,也为宗门带来源源不断的利润,当家的,都是外门长老,或者记名弟子。

    除了这些之外,他还意外地得知:三年前与黑山那一战,是大雾国这边的得意之作,是九王子殿下的立威之作,当时,九王子刚刚赐封大雾城,根基不稳,但他一战成名,全歼黑山三千精锐,成就了不世之名,九王子赢得了王室话语权。

    当年参战之人,乃是大雾关黑旗军,黑旗军首领叫段飞龙,目前是九王子行宫的护卫统领。

    这是江昊要寻找的关键信息,他没有想到在酒楼就能得到。其实这也很正常,在大雾国这一方看来,这一战是荣耀之战,参与之人根本不会有丝毫的隐瞒,甚至还引为自豪,到处宣扬。

    虽然得到了信息,但信息毕竟不全,怎么找一个突破口?

    江昊走出酒楼不远,就看到了一座熟悉的楼阁:浮云阁。

    浮云阁,是做生意的,几乎所有国家,都有他们的派出机构。

    江昊走进浮云阁,向一个伙计提出:买信息。

    伙计将他带进二楼的一个房间。

    房间里面有门,进入就是一个巨大的大厅,七八间小房间分布四周,江昊随便选择一个房间进入,在一张空白纸上写下一行字:昔日黑旗军目前在大雾关的人员名单及详细资料。

    这张纸被送进前面的一个金属槽,金光微微一闪,传得不知去向。

    很快,一行字出现在墙壁上:三万两。

    三万两的银票也被传走,一本册子从空中掉落,江昊翻开一看,里面全是信息,他起身离开。

    整个过程中,他没有见到任何一个人。

    这就是浮云阁的规矩。

    信息买卖,见钱不见人。

    他并不担心浮云阁会向敌人通风报信,因为这些信息也并不是绝密,他丝毫没有暴露自己的意图,更有一宗,浮云阁的信誉是生存之根本,它一向的规矩就是凭钱购物,不参与是非。

    江昊回到客栈,研究这本小册子,他的眼睛里微微闪光,两个选择摆在他面前,选择一,抓一个当年参战的兵士,直接审。选择二,抓住九王子审。

    第一个办法省事些,但并不稳妥,他受功力所限,能抓的兵士,基本上是当时的炮灰小兵级别,这样的人,不一定知道更多的情况。第二个办法最痛快,最有效,但要实施起来,却是特别特别难。

    九王子,资料中有简单的介绍,功力修为目前是法境三重天,法境三重天江昊怕是不怕,说稳拿下也未必。可怕的并不是这个,而是他的身份,此人贵为王子,身边保护他的人多的是,那个罪魁祸首、黑旗军首领段飞龙就是保护他的,此人可是法境巅峰人物,其他法境中上层的人物还不知道有多少。

    盲目闯入王府,他是找死。而且他也根本不知道九王子在不在王宫,万一他在他宗门,他就根本找不到他。

    宗门?九王子的宗门是哪家?

    江昊再次翻开小册,没有宗门记载,宗门莫非还是个秘密不成?任务看来难度很大。

    就在此时,他突然感觉房间里有人,还有一股熟悉的气机,江昊慢慢回头。

    后面传来一个声音:“今天别气我啊,本姑娘心情不好。”

    是嫣儿,她嘴儿翘得八丈高,一看就心情不好。

    江昊笑了:“怎么了?不会遇到采花贼了吧?”

    “采你八代祖宗!是阵法,该死的阵法!”嫣儿跳脚骂。

    “你莫非偷东西被阵法挡住了?才这样气急败坏的。”

    嫣儿一跳八丈高,但她还没发作,外面突然热闹起来了,江昊拉开窗户,就看到了一群人,最前面的是一个俊逸的年轻人,后面跟着一群的王府护卫。

    江昊的眼睛一下子亮了,一群王府护卫保护的人,会是谁?

    前面有几个年轻人从酒楼出来,一看到这年轻人,同时鞠躬:“殿下!”

    “九王子么?”江昊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这一群人过去了,江昊耳边传来嫣儿的声音:“你想打他什么主意?为什么笑得那么坏?”

    江昊瞪她一眼:“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笑得很坏?”

    “行了行了,别装了,哎,你是不是想对付他?要是想,大胆说出来。”旁边的嫣儿道。

    “想对付他又怎样?你还能凭一个想法,就定我的罪不成?”

    “怎么会?你要是想对付他,我帮你!”

    江昊巨吃惊地看她,她也向他点头眨眼,示意她说的是真话。

    她帮他?她能帮他么?还真说不定能。

    凭她的武力那是渣渣(二重天巅峰战斗力,对于江昊来说照样是渣渣),但她有血脉神通!这血脉神通很特异,特有实用性,隐身术!

    将她骗进王府,为他探察虚实,或许还真有意想不到的奇效。

    为了自己的目的骗她,似乎不太好,但很奇怪的事情是,她为什么这么上心?

    “不对呀,是不是你自己想对付他?来拉我下水的?”江昊直接问了。

    嫣儿支支吾吾的,终于点头了,我就是想对付他,这人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

    “少来,说真话,是不是有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