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汤书铺的揭牌仪式乱七八糟进行到中场,没轮到剪彩环节,天就擦黑了。

    这时黑母也气晕了老夫子,四周群情汹涌,梦奇审时度势,知道这剪彩部分只得省略了。

    老夫子两眼紧闭,黑母用手试探,嗯,只有出气没有进气,往日满是主见的模样就如冰雪彻底消融,现在咧着黑胖脸上的大嘴要哭。

    梦奇坚持要用药汤救人,命令他的兔子兵们遣散吃瓜群众,就一个人领着两只兔子精抬起老夫子,往店里去了。

    果不出老夫子所料,香汤书铺开的就是挂羊头卖狗肉的生意,依照经营合同打了个“书铺”的擦边球。

    走进去,正堂从墙面到柜台,满满当当铺陈的全是各类书籍,没有学生们视如至宝,酷爱阅读的王者大陆野史,只有各类正史,连当年黑母法力未全丧失时,凭记忆模仿出的地球四大名著,巴尔扎克九十六部人间喜剧,大小仲马的作品,勃朗特三姐妹的作品,等等等等,是应有尽有。当然地球老夫子论著的《春秋》、《尚书》也在其列。

    然而这些散发墨香的书籍,两位香汤铺的老板可从没指望有哪个学生来读。别说稷下学院里哪本也不缺,就算是缺,真爱好这种正经书的有为青年也不会踏足这种地方。过门的那些客,只会给跑堂的小二递个暗号,然后高高兴兴地给领去后面的汤池子。

    前堂门面窄小,十来丈就到头了。要进入后方,那地盘可了不得!光凿出来或圆或方,或另类艺术形状的汤池的房间,就有十几间之多,每个池子以容纳泡澡之人二十计算,最大待客量可达三百多人!

    除去起着好听名号的汤房,还设有专门的“阅览室”,阅览室里没几本书,茶点美食倒是一应俱全。

    室内不仅招待的姑娘貌美如花,装茶的器皿名贵精致,还能弥漫出一种大陆任何一间餐厅或茶室都没有的奇异香味,黑母告诉梦奇,那种香味来自一种叫做“咖啡”的饮料。

    喝下咖啡后产生的兴奋劲,比绿茶还猛,但咖啡可不象大烟那样害人,虽然对人体没啥独到的益处,多喝也能提神利尿。

    老夫子清高不凡,一辈子不食人间烟火,何曾来过澡堂子这种市侩场所?却没想有一天是给人抬着进来的,还“噗通”一声,给扔进了令他深恶痛绝,认为肯定细菌泛滥的公共汤池子!

    连着衣衫鞋袜把老头儿扔进去,黑母和梦奇俩宝松了口气,认为这下老师有救了。

    梦奇说:“哥,北极汤室这一满池子汤,是用北极山的冰水泡的,往里抛条尸都能给冻活过来,你老师还有气儿,肯定死不了,咱们不如去阅读室吃点喝点,顺便聊聊?晚啦,该吃晚饭啦!”

    经梦奇提醒,黑母的肚腹也咕咕吵闹了几声,无奈他只好答应,边答应边跳着敲梦奇的毛脑袋:“你个吃货,天塌下来都只会惦记着吃!”

    二人一路打打闹闹,直奔“阅读室”而去。

    北极汤室里的洗澡水,确实够凉,俩货前脚才走,老夫子后脚就惊醒了。刚一清醒,一身老骨头就好像给针刺似的疼,他险些爆发尖叫,可眯眼瞧见周围环境,立即两只手死捂紧嘴,只痛苦地“呜呜”两声,聊以发泄。

    水凉,老夫子内心更凉,他那叫凄凉!

    一世英名啊!《春秋》和《尚书》的作者啊!三千门徒啊!就给人这样带入了烟花之地?

    看看一身衣衫,夫子略感安慰,俩小兔崽子算还有点良心,没把他给扒光咯。

    夫子人老心不老,脑子转得挺快,想到:“老夫不来都来了,算不算成功打入了敌人内部?就凭我这张名片脸,平时来他们肯定不会让我往后堂进,我就只能给表象迷惑。今天正好,将此类污秽场所打探清楚,等抓到把柄,也好叫官府的衙差们来抓人!”

    打定主意,老夫子反而乐呵了,哆哆嗦嗦从澡池子里站起来,还好这铺子今天第一天开张,想来池子还没其他客人用过,他是给冻着的第一人。

    为防惊动谁,老夫子动作那叫一个轻,可牙关嘎嘣嘎嘣咬得作响的声音,自己听着却象打雷。

    他冷啊!

    还好屋角用橡木围起一个雅致的圆台,正中心炭火燃烧正旺,是专为泡汤客人准备,让他们享受冰火两重天的奇妙感觉的。屋角脚柜里还摆着上好感冒药。

    老夫子顾不得快速冷热交替会不会导致老身子骨出毛病了,抖着爬上橡木圆台,坐到火边,一边苦着脸骂娘一边烤火。

    还好这时不是寒冬腊月,没多大会功夫,夫子就烤暖了。身上衣服干了,也不哆嗦了,他决定立即开始实施二号计划:做间谍。

    此时黑母正与梦奇坐在求知阅读室的餐桌边大快朵颐。

    黑母说:“好你个骚人,给看小黄书的地方起如此雅致的名字,还求知呢!我那个去......”

    梦奇啃着美味的鸡肉胡萝卜,也就是把鸡肉碎成泥,然后做成胡萝卜状以增添兔子的食欲,嘻嘻笑着回答:“哥,这些细活儿不都你让我干的咩?干完了难不成你不满意?”

    “满意满意~”黑母不在乎地挥挥手说:“其实我同意与你为谋,开澡堂子与夫子对着干的目的,只是为吸引合适的队员人选。寻找天书是大事,我不能让我妈唯一的遗愿落空。”

    梦奇听了把鸡肉胡萝卜一扔,油嘴凑过来问:“哥,你老提你妈,你到底是个啥来头呀?你说啥王者大陆是从三号方舟来的,三号方舟又是个啥东西?值钱不?能入梦不?”

    黑母一巴掌拍开他,嫌弃地说:“走开走开,你个土生土长的魔种懂个屁!找到那只骚猫通讯器,王者大陆的起源就一目了然了,不然你们这些家伙,包括超智慧生命体在内,所有人都会认为王者大陆是宇宙里唯一的星球,而丧失了自我保护的意识。万一哪天有其他星球的生物打来,我又因为必须成为游戏元素而丧失了一切法力,谁来保护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