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听到武神系统的提升音,财运杰的第一反应就是又要被坑了。这已经是一种常态,不会有好事情的。

    武神系统的声音继续传给财运杰:“检测到宿主以发现原力火珠,激发‘原力七珠’任务。”

    “宿主需找齐原力火珠、原力金珠、原力土珠、原力木珠、原力水珠、原力雷珠、原力风珠,共七颗原力珠,并吸收原力七珠能量。”

    “任务完成,奖励扩充气海一万公里,以及系统特殊奖品一个。本任务为系统特别隐藏任务,完成时间不限,可拒接,无失败惩罚。”

    “好耶!”财运杰忍不住大叫一声,吓了肩头上的小月一跳,扯断了好几根头发。不过,财运杰不在乎,他是真的高兴。

    系统终于又正经了一回,尤其是那奖励,太给力了!只要完成任务,就可将气海一下扩充为湖泊级,比普通武者的海洋级还大很多很多。

    至于系统特殊奖品,那就不用想了,绝对没有什么好货。当然,首先得收集完成那七颗原力珠,并成功吸收它们的能量。

    现在是原力火珠,那其他六颗在哪里呢?应该都在上古遗迹里面吧。看来,地毯式搜索不能有半点马虎。

    财运杰看着远处的原力火珠,迈腿走进了大门。

    “欢迎有缘人!”

    一声超有磁性的男中音陡然响起,将财运杰和小月都吓了一跳,急忙四处张望。但并没有看到任何人影,令人瘆得慌。

    那声音再次传来:“无需害怕,这是本人留下来的一丝意念。我是这里的主人,人称原力火神,存世二亿二千二百二十二万二千二百二十二年。”

    “嘶~~~”财运杰不由倒吸口冷气,这特么好吓人啊有没有,两亿多年,怕是比一些新星的年纪还要大。

    当然,这原力火神怎么会那么二呢?好吧,说的是岁数,人二不二那就不晓得了。

    原力火神的意念声音又继续响起:“本来还能多活很多岁月的,但都怪我太过自我,想强上原力水神,来个水火交融,生个水火双属性后代,称霸苍穹。”

    “还是我太天真了,被她一把水浇灭,就这样壮烈牺牲了。最后,我将原力之火及毕生所学封存到原力火珠之中,等候有缘人来继承。”

    “终于,让我等到你了!而且还是个虚灵体,可容纳天地所有属性。我原力火神的传承有人了!小娃娃,你快说,愿意接受我的传承,快点说啊!”

    “我……”财运杰有点范懵,还有点小纠结。到底要不要接受传承?要是接受了,自己也变成这么二,要去强上三朵金花,那岂不是得报废?

    “快说!快说愿意接受我的传承!”原力火神非常的迫不及待,就怕自己传承送不出去一样。

    财运杰想了想,然后问:“前辈,接受传承后,会不会变成和你一样的二逼……我的意思是说,会不会也会发生性格改变啊?”

    “你想多了吧!”原力火神道:“性格怎么传承?哎!这也是我的一大遗憾。如此豪迈的性格不能传承,实在可惜啊!”

    一听性格可以不用改变,财运杰就不再犹豫,马上开口:“多谢前辈美意,我愿意接受前辈的传承!”

    “好!哈哈哈哈……”

    原力火神大笑起来,长达一分钟,然后才又道:“现在,你已经是我的准传承者了,只要达成条件,就去拿珠子吧!”

    “其实这条件简直就是送分题,很容易的。看到里面的这些陶俑没?只要你将他们全部都击败就可以了,是不是很简单?”

    说着,空气中就荡起一道波纹,瞬间扫过那些陶俑。随即,那些陶俑就像是被赋予了生命一样,开始动了起来。

    轰!轰!轰……

    它们举着手中的兵器,一步步朝刘锋逼近。每走一下,都能让地面跟着抖一抖。

    “简……单?”财运杰想送给原力火神卖麻批三个字。

    这些陶俑数量上万,而且还不是站着给你打,这就是你口中的送分题?怎么觉得,这特么是送命题啊喂!

    “主人,一起战斗!”

    小月叫了一声,跳到财运杰脑袋上直立起来,朝着前方的陶俑吼叫,一股浓浓的战意从它那小身体里面迸射而出。

    小不点都没有半点退缩,财运杰又怎么可能怂?打架,老子还没怕过谁!干了!

    咣!

    财运杰又将神龙剑抽出来,让得小苹果再次为自己默哀。真不知道,主人这家伙哪天会不会拿她去切菜。

    其实吧,财运杰也不想每次都动用神龙剑来着,毕竟好东西不能经常亮相,得当成出其不意的底牌才行。

    但他现在没有其他兵器,不用也得用啊。

    “夺命小圈圈!”

    财运杰朝陶俑群扑去,将花里胡哨剑法施展开来。

    铿铿铿……

    密集的响声传来,同时带起陶片飞落,一招就切开了不少陶俑的肚皮,露出一个个几寸长的口子。

    然而,这一点都不影响陶俑的行动和攻击,它们压根就没有生命,不会感到疼痛。别说一道口子了,就算是一百道,也无济于事。

    唰唰唰……

    小月不是说着玩的,它灵巧的身子不停跳动,月光撕裂爪威力也不小,所过之处,一样能将陶俑爪出道道裂痕。

    当然,结果和财运杰一样,没法对陶俑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陶俑举起长矛就朝财运杰猛戳,就算被砍断了,动作还是继续保持着戳动。而且又向前靠近了两步,从四方八面压向财运杰。

    看着这些没生命的家伙,财运杰硬是脑壳痛。要怎么样才能让它们停下来呢?砍掉它们的双腿,应该可以吧。

    打定主意后,财运杰马上就实施。配合着轻功身法,快速将身子倾斜下去,离地面只有五十厘米不到,同时挥动着神龙剑,砍向陶俑双腿。

    咔咔咔……

    神龙剑扫过,陶俑双腿纷纷斩断,一下子倒地大片,足足二十几个。

    成功了吗?

    财运杰急忙弹射而起,冲到半空中,看看下面的状况。

    不是吧!怎么可以这样啊。

    那些倒地的陶俑,即便脑袋也被砸落,但身体依旧还在动。手中的兵器,还朝着财运杰所在的地方一戳、一戳……

    而其他的陶俑,则是绕过地上的残躯,举起兵器朝半空捅。不管够得着与否,反正就是要捅。

    看着那些尖尖的兵器,财运杰觉得好蛋痛。要是从半空掉落下去,怕是得变成马蜂窝,最少也是菊花灿烂开。

    “开山大闸泄!”

    财运杰爆喝一声,来个空中大转身,头朝下的俯冲向陶俑群。

    咻咻咻……

    神龙剑闪烁着白芒,带着破空之势一路横推,将拦路的一切皆绞成碎末,散落一地。终于彻底干掉了十几个陶俑,突出重围,返回大门口。

    看着眼前黑压压一片陶俑群,财运杰倍感无力。即便知道搅碎了就能解决,但数量实在太多,他的大闸可泄不了多久,根本无法全部都消灭。

    怎么办?这是个严禁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