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一晚,凌枫没有再去酒吧,也没有去任何地方,而是直接回家了。

    果然不出所料,洛冰还等在厅里,只不过这一次不是躺着睡,而是靠着沙发睡着了。

    凌枫心里一阵黯然,无比的内疚了起来。

    这个女人,她才是自己的妻子,可是自己刚才还在跟别的女人亲热!

    他呆了一会,才轻轻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不是他做作,只是他不想由于声音太大惊醒了洛冰。

    轻手轻脚的走过去,轻柔地将她抱了起来,然后慢慢走向了楼上。

    这一次,洛冰没有醒,看上去她也是困得不行。

    放她睡下去后,凌枫慢慢走了出去,然后到楼下去洗澡。

    身上还有赵沫然的味道,他不想这样跟洛冰躺到一起。

    洗干净了之后,他才重新走到了三楼,看到洛冰睡得非常熟,心里无比怜惜了起来,他从来都没有见她睡得这么香,看来她这个晚上也是一直替自己担惊受怕,才会累成这样。

    他突然不敢跟她一起睡了,是因为惭愧1

    “老婆,我真是对不起你,我这么花心的人,真不配跟你一起。”他喃喃说着,便退了出去,轻轻关起了门。

    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关上门的那一刻,洛冰睁开了眼睛,一滴泪水从眼睛里流了出来。

    “凌枫,你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收心?”良久之后,泪流满面的洛冰抽泣道。

    其实她早就醒了,在凌枫抱她上楼的时候就醒了,以她的嗅觉,当然能嗅到他身上的味道了,那是属于女人的体香味,而且还是从来都没有闻到过的。

    想到今天梓晴说的事情,她就有点明白了,肯定是赵沫然的味道!

    “旧情复炽么?”她凄然一笑,眼里在一片复杂。

    “不行,我不能输,我是洛冰,我是花城新贵,我怎么能输给别人呢!凌枫,你别想离开我,我早就说过了,就算是甩,也是我甩你,而不是你甩我!”过了许久,洛冰才恨恨地说。

    这一晚,她又一次失眠了。

    天还没亮,凌枫便打开了三楼的房间门,本来还以为洛冰昨晚睡得那么香,应该会早起的,可是进去之后,却发现她根本没有半点醒过来的意思,而且睡得非常沉。

    再一看,他就震惊了,这女人是怎么回事,睡得那么香还出现黑眼圈了?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呆呆地想了一会,然后才发现她枕头上的泪痕。

    难道说,她昨晚并没有睡着,发现了自己的秘密么?

    他一下子头大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有麻烦了!

    坐在床边好一会,他终于还是不得不叫醒她。

    没办法,现在是练功的关键时候,不能让她断了。

    “干什么?我困死了,不起就是不起!”叫了半天,洛冰就是赖在床上,死也不起来。

    “你不起来是不是?”凌枫哼道。

    “就不起,你烦死了,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洛冰嘴里嘟囔着,又睡了过去。

    凌枫一呆,顿时就苦笑了起来,果然早这样,她真的发现了自己的不对!

    洛冰正想再睡过去,便感觉到自己让抱住了,而且胸前还攀上了一只手!

    “你干什么?”她一下子就惊醒了过来,斥道。

    “你不是不起来么?可以啊,我正好也困了,一起睡啊!”凌枫嘿嘿笑着。

    洛冰无语了,你睡就睡吧,干嘛还要骚扰我?

    “睡你的大头鬼,不睡了!”她扯开他的手,怒冲冲地坐了起来。

    “不睡了?那就去洗漱吧,顺便将这瓶药带上。”凌枫从桌上拿起了那瓶还没有用完的去黑眼圈的药,说道。

    洛冰怔了一下,然后便夺了过来,哼了一声,用力一踩!

    “我靠……你干什么?”凌枫没有防备到,让她狠狠地踩中了,顿时痛叫了起来。

    “你混蛋!”洛冰恨恨地瞪了他一眼,然后便走进了卫生间里。

    凌枫苦笑了起来,站起来说:“我在楼下等你,十分钟不到,我会让你好看的!”

    “滚吧!”洛冰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凌枫笑了笑,也没有说什么,便下楼了。

    洛冰倒也没有让他失望,十分钟不到,便从楼上下来了。

    “开始吧!”她脸无表情地看着他,哼道。

    凌枫点了点头,也没有说什么,便开始进行特训了。

    跟昨天一样,洛冰也累得要死,但是她却是咬紧牙关,硬生生的扛过去了。

    等到她洗过澡下来,吃上了早餐时,便有点惊讶了,今天的粥不太一样啊!

    “这是营养早餐,对你有好处的。”凌枫仿佛猜到了她的心思,解释道。

    “没有放迷魂药吧?”洛冰哼道。

    “切,我想那啥你的话,需要放那个玩意么?”凌枫翻了一下白眼,说道。

    “谁知道你啊,也许你重口味呢!”洛冰冷笑道。

    “你是不是觉得早上的教训还不够?”凌枫不怀好意地说。

    洛冰一滞,脸也红了起来。

    “你混蛋!”半天后,她才恼怒地说。

    “今天还得去陪赵沫然么?”吃完早餐后,凌枫问道。

    “你不是最想的么?”洛冰冷笑道。

    “我是被迫的。”凌枫无奈地说。

    “恐怕不是吧?我听说,那可是某人的初恋情人呢!”洛冰冷笑道。

    凌枫震惊了,看来冷梓晴将情况告诉她了!

    不过,也怪不得冷梓晴,毕竟她也不知道洛冰是自己的老婆,所以会将事情说出来。

    “是的,她以前跟我很好,不过都是过去式了。”他脸色阴沉地说。

    “那这一次,不是给你机会旧情复炽了么?”洛冰冷笑道。

    “你吃醋了?那行啊,我不干了,总可以了吧?”凌枫恼怒地说。

    “你……行啊,你就是这样欺负我的么?明知道我需要这笔业务,你却不干了!”洛冰眼睛红了。

    凌枫无奈了:“是你自己不想我去,现在怎么怪起我来了?”

    “我就是吃醋了,不行么?可是,我又需要这笔业务,我还能怎么样?”洛冰眼里的泪花在闪动,委屈无比地说。

    “好了,我知道了,都是我不好,我去陪她,总可以了吧?”凌枫无奈地说。

    “我就知道你迫不及待的想去陪老情人,哼!”洛冰哼道。

    “我……还能说什么?”凌枫摊手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