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几乎是瞬间,黎明军团士兵的阵线就好像是一条炸药桶上的引线,被四面八方冲锋袭来的巨魔瞬间点燃。

    巨魔流亡者没有黎明军团士兵高超的战斗素养,他们的冲锋没有任何固定的方位。

    但即使是面对作战如此毫无战术章法可循的巨魔士兵,军团的士兵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阿曼尼部族的巨魔最擅长的作战方式就是用做粗野狂暴的冲锋冲破人类士兵的阵型,然后利用巨魔在单体力量的优势,逐个蚕食。

    卡特队长将刺入巨魔猎头手前胸的长剑拔回来,他吼道:“第三小队从西侧插入,护住正面部队的阵型,继续前压!”

    队伍的阵型在卡特队长的掌控下保持着相当完整,黎明军团的士兵相互掩护,踏着脚下巨魔的尸体缓慢向前推进。

    原本卡特队长的计划时将巨魔逼迫到林地的北侧让后方阵线的法师收一波人头,然后结束战斗。可今天的战斗形式一片大好,巨魔流亡者节节溃败,卡特能清楚的感觉到流亡者的数量在迅速减少,他们凶猛残暴的冲锋变得像是漫无目的的送死。

    就在卡特准备让前线部队分散推进,整体前压时,森林深处的一声咆哮引起了所有士兵的注意。

    “嘭!”突如其来的战熊从丛林深处加速奔腾袭来,第三小队毫无防备,数十名士兵瞬间被撞翻在地,小队近乎过半的士兵完全丧失了战斗力。

    看着四散而落的盔甲和暴露在巨魔流亡者短匕下的士兵,卡特第当机立断,他要首先保证伤员的安全:“保持阵型,营救伤员。第二小队,你们去缠住这头熊。”

    “盾墙,拦住它前进的方向。”

    “吼!”战熊周围的诡异花纹浮现着绿色荧光,它短暂蓄力,锋利的尖爪拍向盾墙的正中心。强横的爆发力将第二小队半数士兵打翻在地。

    不过战熊并没有趁机碾死被冲到在地的士兵,它继续向前奔袭,向着四名法师法师的位置冲去。

    然而刚刚在战场用摧枯拉朽的力量摧毁士兵阵型的战熊,却在袭击法师的战斗中丧失了它的力量优势。战熊的整个身躯全部陷入到冰霜新星的冻结范围内。

    “干得漂亮,茉德拉!”科林在称赞茉德拉的同时,双手高举,调动悬浮在空中的束缚法阵极速凝聚水汽。

    很快,高约两米的水元素在科林身前凝聚而成。

    “瓦格斯,准备冰枪术,射瞎它的眼睛!”科林在喊话的瞬间,控制身前高大的水人,用粗壮的臂膀强行锁住战熊的脖颈。

    看到这里,瓦格斯才明白,为什么科林在刚刚如此关键的时刻还在布置如此莫名其妙作战计划,原来他提前就预料到战场中还有一个如此凶猛的战熊。

    瓦格斯来不及考虑科林到底用了什么法术感知到了战熊,他心道:我是作战计划的最后一环,一定不能出错!

    冰枪凝结的速度异常迅速,瓦格斯准确无误的将冰枪射向了战熊的眼睛。

    然而出乎科林预料的是战熊竟然凭空消失了。

    在茉德拉和瓦格斯诧异之际,科林和温蕾萨向着刚刚战熊消失的位置加速跑去。

    这不是普通的猛兽,而是巨魔借助洛阿神灵力量幻化而成的野兽。

    “纳洛拉克,以洛阿之神的名义,请再次赐予我熊灵之神的力量!”疲惫的巨魔匍匐在地,他用短匕割破手腕,周身蜷缩在一起,等待神灵之力复苏。

    躺在地上的巨魔巫师对熊灵之神纳洛拉克足够的虔诚,两秒,洛阿神灵的力量再一次从他的身体上复苏。

    绿色的幽光掺杂着雾气从巨魔巫师的身体缓缓飘散开来,随着弥漫着光芒的气雾扩散,巨魔巫师的身体随着气雾极速膨胀。很快他恢复了野兽形态。

    温蕾萨的箭袋早就空了,但她并没有收起长弓,而是依旧将弓弦拉满,对准了战熊。

    科林暗骂一声,他本以为刚刚的计划就能把这头战熊射瞎,可现在看来,巨魔巫师幻化成的战熊不仅脱离了他们的束缚,而且再次恢复了战斗力。

    对科林来说,他刚刚的作战成果,已然在巨魔巫师恢复野兽形态后化为了破影。

    现在科林已经没有机会在施展同样的作战计划,战熊不会蠢到给他们再一次机会。

    缓缓转身,战熊的头颅朝向科林和温蕾萨,他贪婪的说道。“风行者的精灵?看来奥卡莱没有骗我,这里有大买卖!”

    “向后跑,温蕾萨。”科林将水元素再次拉过来,涌动着水流的手臂冲向战熊的脑袋。

    吃过亏的战熊做足了战斗准备,它一声怒吼震碎了水元素手臂上的束缚之环,宽大的熊掌横向扫过,将高大的水元素拍成水花。

    解决掉科林的水元素,战熊转身冲向温蕾萨。

    温蕾萨拉满了长弓,她似乎早就等待着战熊正面向她冲来。

    “嗖嗖嗖”一连串的紫色奥术箭影从温蕾萨的身前掠过,数二十支箭雨急速射出,瞄向战熊身体的各个位置。

    箭无虚发!温蕾萨射出的奥术箭矢没有一发落空。

    然而战熊并没有因为温蕾萨的射击而停留,它强忍着疼痛,继续朝着温蕾萨冲去。

    与此同时科林,瓦格斯和茉德拉同时施法,奥术冲击,冰枪术,火球术从三个方位一同射向了战熊的脊背。

    一声闷哼,战熊重重的摔倒在了地面,整幅身躯砸向温蕾萨。

    温蕾萨的反应足够快,在战熊与她拉近距离后,她将长弓挂在后背,抽出腰间的匕首顺着地面与**腹部的缝隙滑行了一段距离。在躲开战熊撞击的位置,温蕾萨将匕首狠狠的刺入战熊的腹部。

    也许是力道太过于强烈,匕首似乎刺入到了战熊的骨骼里。

    剧烈的疼痛让战熊失去了理智,它在地上翻滚了一一圈,站稳后,向丛林深处逃去。

    “我的匕首!”温蕾萨跟在战熊后面一路疾驰,她纵身一跃跳到了战熊的脊背上,双手紧紧地握住镶嵌着金色水晶的短匕,用尽全身力气向外拔!

    “你疯了!温蕾萨。”科林为自己施加了基础疾行术,追赶着渐行渐远的温蕾萨。

    茉德拉没有任何考虑,她紧跟在科林身后。

    瓦格斯看着法师小队的四个人只剩下自己一个,他无奈的喊道:“疯了,都他妈的疯了。”

    瓦格斯拿这些家伙办法,他踌躇片刻,硬着头皮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