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睡一个小时,睡眠质量相当于十个小时。

    保健品行业,一般都是吹得天花乱坠,却也没人敢吹出这种大话。

    因为如此一来,每人每天只要睡一两个小时,就能满足一天的睡眠要求了。

    提神醒脑的咖啡,那算个毛线球。

    这种划时代的产品,只在几个小游戏里打广告,有人信吗?

    傻子才信!

    偏偏,所有看到这广告的网友,都信了!

    市面上的各种保健品,不乏这个研究院开具的材料分析,那个研究所给的营养成分报告。

    但没有任何一种保健品能比得上这家叫安睡公司的产品,它们有华夏星研究所开具的研究证明和资料。

    而华夏星研究所,几乎等同于半个中科院。把所有人集合在一起,机关枪突突扫过去,倒下的是年轻人,那华夏肯定少了个博士。倒下去的是中老年人,华夏肯定少了位大拿、权威。

    那是个吊炸天的地方。

    虽说华夏的公信力这些年每况愈下,但半个中科院给某种产品开具了效果鉴定,想不信真的很难。

    上午开始投放广告,下午,这些广告就全部撤掉了。

    因为没必要。

    全华夏的网民都知道了安睡果的存在,都在免费替安睡果做宣传。

    傍晚的时候,楚辰到安睡公司的官网看了眼。

    订购数量,已经突破了一万瓶。

    半天时间,销售额就破了一个亿。

    这之后,应该会慢慢降下来。毕竟一万一瓶,哪怕是土豪,大部分也只是图个新鲜而已。

    不是吃不起,而是吃了也没什么大用处。

    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去掉六到十个小时的睡眠时间,绝大部分人的时间,其实也还是很充裕的。只有一些工作狂、学习狂,才是真正时间不够的人。

    这些人的比例本就不高,在土豪当中的比例,就更少了。

    更别说,武学的出现,也让这安睡果的价值大打折扣。

    相对而言,在华夏星修炼同样也可以起到睡眠的作用,且还能强身健体。只不过,华夏星眼下还没有全民开放而已。

    饶是如此,年销售额破百亿也问题不大。

    若是产量跟上去,大幅度降价,扩大消费群体,销售额还能更高。

    这还只是华夏,若是打通全球市场,安睡果起码可以给安睡公司带来过千亿的销售额。

    成本方面则是微乎其微。

    楚辰关心的,自然不是安睡果一年能够给安睡公司带来多少利润。他关心的,是安睡果对全球造成的影响力。

    安睡果的销售额越庞大,说明影响力越高,在提高睡眠质量这方面,越能对地球相关产业产生碾压性的冲击。

    华夏星,又多了个碾压地球的优势行业。

    晚上,江欣宜送来一份文件,是她收集的,有关全球大型保健品公司的资料。

    随同一起的,还有一个在江欣宜看来,堪称毁灭性的噩耗。

    十位副会长,有三位对在华夏星建造大型体育馆提出了反对意见,要求举办投票会进行投票决定。

    任何机构,内部都不可能只有一个声音。更别说,按楚辰的想法,还打算把大型体育馆打造成武者协会未来的主要收入来源。肯定少不了有人觉得风险太大、竞争压力太大之类的。

    可眼下,却是建立在武者协会才刚刚成立,连总部地址都没确定的情况下。

    按常理,副会长们多少也要给会长一点面子。就算反对,也不会要求召开什么表决会、投票会什么的,只会私下里跟会长谈一谈自己的看法。

    就算谈不拢,也只会暂时搁置,以后再来处理。

    直接就要召开投票会,明显就是不想给楚辰这位会长一丝一毫的面子。

    背后意味着什么,非常明显——副会长们,想要架空楚辰这位会长。

    “会长,要不然,咱们先拖着?毕竟武者协会现在连总部大楼都没有,资金没有到位,各部门领导,工作人员,各省负责人……什么都没有,随便找个理由出来也能拖很久。”江欣宜提议道。

    楚辰笑道:“干嘛要拖?就明天,你找家酒店,订个会议室,明天上午九点,通知所有副会长都过去。”

    “会长,你别看我大学还没毕业就被国家给征调进了武者协会筹办委员会,什么都不太懂,连秘书的基本工作都是临时培训的,可那段时间,我天天看官场小说。”

    江欣宜以为楚辰不懂,头头是道的解释起来:“明面上,看起来只有三位副会长提出要开投票会。实际上,恐怕十位副会长起码有九位会在投票会上对您发难。原因很简单,十位副会长,有九位是大风集团的代言人,跟大风集团有利益往来。这事,九成九也是大风集团发起的。”

    “哦!”楚辰随口应了一句。

    江欣宜询问道:“您肯定以为我说的另外一位,是‘神算子’姚志宏吧?”

    “当然不是他!”闲着也是闲着,楚辰索性跟小秘书讨论讨论官场权谋之术,他摇头道:“姚志宏是天南市赫赫有名的大师,而且似乎还是有真材实料的那种大师,大风集团未必能指挥得动他。不过,姚志宏似乎很想出名,从他一开始就大张旗鼓给自己取‘神算子’外号就知道了。所以,大风集团的广告合同吸引不了他,但武者协会的会长却能吸引他。把我搞下去,他才有机会坐上会长的位置。你说的另一位,应该是‘幸运星’常宇吧?”

    江欣宜兴奋点头:“没错!常宇虽然也跟大风集团签了广告合同,但他的红果是您送给他的。他若是知恩图报,怎么也不至于跟您作对。当然,也不能肯定,他就不会被金钱诱惑,干出恩将仇报的事情。”

    “常宇是肯定站在我这边的,最起码,前期肯定是我最坚定的支持者。”楚辰轻描淡写道。

    “为什么?”江欣宜不解。

    “你以为,我只是同情他,才把红果送给他的?”楚辰笑道:“他属于那种腼腆内向,严重不自信的性格。这种人,容易记仇也知道感恩。我拯救他的人生,这是大恩,短时期内哪怕有天大的利益摆在他面前,他也不会干出恩将仇报的事情。”

    江欣宜的眼中,满是崇拜的小星星。

    会长太厉害了,比自己也年长不了几岁,感觉什么都懂。

    盘算了一下,她总结道:“只有常宇一个人支持您,那肯定是没用的。到时候,大型体育馆项目通过不了,您将威信扫地,以后在武者协会寸步难行。您要是用了那一票否决权,强行通过大型体育馆项目,后果更严重。以后在重大决策方面,您将没有任何优势。而且,才刚上任就使用一票否决权,未来会被所有中低层工作人员认定您能力不足,对您彻底失去信心。”

    “确实看了不少的官场小说。”楚辰笑着点头。

    江欣宜询问道:“所以,我觉得您应该先拖着,然后再想办法各个击破,不惜代价用利益把常宇之外的四位副会长拉到您这一边。到时候,就不用担心再被副会长们架空了,您觉得这办法怎么样?”

    “不怎么样,还是按我之前说的,订个会议室,让所有副会长明天过去举办投票会。”楚辰摇了摇头:“另外再帮我办件私事,联系那些大型保健品公司,就说双龙公司有增强体质明显的水果罐头出售,有想要代理权的,三天后到天南市来参加代理权拍卖。”

    “为什么?”江欣宜搞不明白楚辰是怎么想的。

    “因为我没那个耐心。”

    楚辰很干脆的摇头。

    他可没兴趣去搞什么分化瓦解,各个击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