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投放完宇宙裂缝,闲着也是闲着,楚辰躺在床上刷新闻,坐等这个宇宙裂缝带来的影响力。

    如他所料。

    才等了五六分钟,各大门户网站便打出一个个劲爆的标题。

    《历史性的突破,传送光门走出天南市!》

    《大时代来临,华夏星并不只属于天南市!》

    《你是否刚刚花大价钱买到天南市的户口?赶紧换海林县的!》

    网上,一片欢腾,仿佛过年一样。

    尽管按传送光门出现的规律来看,迟早会走出天南市,朝着周边城市开始推进。但真正推进到了周边的城市,还是让人忍不住兴奋挥拳。

    楚辰抽空扫了下微信群。

    高中同学群,以及以前工作时加过的各种群里,则全都是哀鸿一片。

    传送光门出现在其它的城市,对其余地区的人来说,是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但对天南市的人而言,就感觉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一样。

    再刷了半个小时的新闻和聊天群,网上的风向开始变了,从劲爆变成了惊悚。

    《华夏星的出现,真的是好事?》

    《是机遇还是灾难,我更倾向于后者!》

    《传送光门的背后,有着一只神秘的大手在操控!》

    《神秘生物即将入侵地球!》

    楚辰猜得没错,他突然更改宇宙裂缝的投放位置,令人开始产生怀疑。

    哪怕国家开始出手干预,各大新闻网站的负面猜测一度一扫而空,贴吧、论坛、聊天群里,这种负面猜测依旧在急速膨胀。甚至于,膨胀到压制不住的程度。

    沉寂已久的‘阴谋论’、‘外星生物入侵地球论’重出江湖。

    还好,楚辰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国家扛着盾牌,冲在了第一线。

    负面猜测,会影响到他的利益,同样也会影响到国家的利益。

    各路专家、学者,齐齐站出来发声,从多个角度多个方向来进行分析。得出的结论,都是华夏星存在未知生命的可能性并不高。

    就算华夏星真的存在未知生命,也是善意的,能跟人类友好相处,甚至是帮助人类的。

    华夏的互联网上,吵得热火朝天,令人目不暇接。

    看得出来,在引导舆论方面,国家还是挺有经验的。

    到了晚上十来点的时候,原本压都压不住的‘阴谋论’、‘外星生物入侵地球论’,在各路专家、学者的分析和释疑下,在其它新闻的冲击下,开始慢慢退热。

    争论还在持续,但网上,已经开始出现关于华夏星土地价格涨跌、传送光门什么时候到自己所在城市之类的讨论。

    一直到十二点多钟,网上还是热闹非凡,但楚辰却决定睡觉了。

    看多了,也就没什么意思了。争来争去、谈来说去,都是那些论调。

    ……

    一大早,才五点出头,被老妈一个电话给吵醒。

    接通一听,才知道老妈是打电话来夸自己的。

    因为一夜之后,老妈大早上起来,得知华夏星的土地价格,疯涨到了七万块一亩,且收购价还在持续疯涨。

    而老妈昨天听从了他的建议,先把那六亩地转让给了还愿意花高价收购的老爷子,拿到六十万。然后趁着价格一路泄水,四处找熟人、朋友打听,以平均不到三万块一亩的价格从几个囤地的小散户手里收购到了二十二亩,哪怕不是卖给老爷子,总价值也高达一百五十多万。

    对此,楚辰只能说老妈对消息的敏锐性简直是弱爆了。

    昨天晚上出来的消息,居然到今天早上才知道。

    要不是有自己提供内幕消息,学人家炒地,绝对得亏得一塌糊涂。

    另一头,在夸完楚辰,老妈追问道:“我打算把这些地捂在手里等它涨价,听专家说能涨到二三十万一亩,你推测的价格是多少?以你推测的价格为准。”

    楚辰笑着瞎扯道:“具体价格难说,按我推测,价格会一直涨到华夏星的迷雾退散速度再次加快为止。到时候,会引来一波下跌。然后,又会慢慢涨起来。我还在研究规律,推断华夏星的迷雾退散速度什么时候再次加快。有结果以后,我会通知您的。”

    “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去研究一下迷雾的退散速度!”老妈有些懊恼道。

    “没事,我会研究的。”

    楚辰不以为意。

    事实上,老妈没想到的太多了。

    在他看来,那些大资金炒地的精髓在于炒。左手卖给右手,右手卖给左手,价格是涨是跌,全看自己是要囤地还是卖地来决定。对于老妈这种小散户来说,炒地的精髓则在于低买高卖。从头捂到尾,除非遇到疯涨,否则是赚不到多少钱的。

    换成他的话,只要价格没炒高到十万以上,他都会不断倒手,买地卖给老爷子……然后又买地卖给老爷子……反正老爷子为了让提升家族成员的积极性,愿意做这个冤大头。

    至于等到价格超过十万一亩,怎么低买高卖,就得想办法研究那些大资金的节奏了。

    要是研究不出来,那就学会研究各种相关的新闻。再不济也会勤看新闻,确保自己成为小散户当中第一批知道最新消息的人。这样的话,起码可以成为小散户当中第一时间买进或者卖出的人。跟着大资本赚高利润不可能,赚点小差价还是可以做到的。

    不过,这么做太辛苦了,完全没那个必要。

    真正让楚辰喜闻乐见的,是老妈什么都不用操心,凭借自己提供的内幕消息,捂着一批地,每天乐呵呵的看着价格上涨。

    “那行,你继续睡觉吧!我看看价格有没有再涨起来。”老妈撂下一句,兴冲冲的挂断电话。

    楚辰无语,为了第一时间了解深夜这段时间有关华夏星的舆论变化,他近期都是六点来钟起床。五点多钟被吵醒,不尴不尬,哪还睡得着。

    先躺床上刷了会儿新闻,楚辰这才爬了起来。

    洗漱一番,来到饭厅,扫了眼餐桌。

    留在桌子上的那盒白米饭,消失不见了。

    笑了笑,他出门买来两份早点。

    一边吃,一边继续找有关华夏星的新闻。

    等到七点,回房,准时把今天的第一个宇宙裂缝投放到海林县。

    因为人口总量的缘故,这也是投放在海林县的最后一个宇宙裂缝。

    还是和原定计划一样,以天南市为中心,宇宙裂缝不断朝着四周扩散,直到占领全省、全国、全球……

    不同的,只是宇宙裂缝走出天南市的时间,因为突发情况,把日期给提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