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人曾与青莲剑仙联手对付过一个神主,那一战结局算是平手,那神主肉体毁灭,华夏二仙也双双身受重伤,退隐地狱……”乌骓叹息道。

    “你老实告诉我,项羽和李白在地狱算什么水平?”秦皓骇然问道。

    乌骓看着他认真的道:“就好比九重天域的东仙,华夏二仙乃是地狱的绝强者。”

    “嘶……”

    秦皓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这么说那神主境的人岂不是已经超脱了这个世界的修炼等级?”

    乌骓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话也不能这么说,修炼本就没有尽头,无论是真仙还是巅峰散仙,在其上肯定还有更高的存在,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我想主人他们也一定在追寻着更高的境界。”

    “你说神主境人数不多,具体可知有多少?”秦皓接着问道,一个神主就要华夏二仙共同抵抗,若是人数太多,谁又能与之抗衡?

    “九个,世人称之为九大神主,据说还有第十个,但只闻其说,不见其人,我甚至连这第十个神主的名字都不知道,现在看来明白了……”乌骓看着秦皓苦涩着脸:“你小子可真不得安生,哪里倒霉你惹哪里?这下完蛋了,估计这第十个神主就是这个紫薇。”

    “十个的话其实也还好,难道九重天域和地狱加起来还找不到二十个真仙?”秦皓听到神主只有十个稍微松了口气。

    乌骓鄙夷的看着他,那目光如同是在看一个没见识的土包子:“当年只出来九个便将天域和地狱搅得一团糟,两方联合起来硬生生凑了近三十位真仙以及巅峰散仙才勉强将神主境的人全部消灭。”

    “消灭就好,如此说来就剩一个没露面的紫薇,等秦大哥修为上去了一定可以对付的。”薛凝雪安慰道。

    “女娃娃你不懂。”乌骓苦涩着连道:“你们难道看不到结局吗?”

    “什么结局?”秦皓不解的问道。

    乌骓叹了口气,小小的脸上写满了惆怅与悲伤:“结局就是地狱就剩下了华夏二仙,九重天域仅剩四大势力的首领还活着,为了消灭九个神主,近三十位绝强者就活了六个……当年,类似天域学院院长这样的人都还没出生,他最多只算是后辈。”

    此言一出,所有人皆是陷入一片震惊。

    他们能想像到当年那凄惨的画面,以及九大神主的傲气强悍。

    今天听到的事已经远远超脱了秦皓的认知范围,黄天也是狐疑的问道:“那紫薇神主如果真有你说的那么强,按理来说连院长她应该都不放在眼睛,可她现在却是连杀秦兄都要耍阴谋诡计,自己都不敢动手要派人前来,这又是何故?”

    “她可能也经历了一些大战,如今用的肉身都不是自己的,修为没有恢复,尚且不是院长的对手。”一想到今天自己看到的,秦皓心里就来气,什么狗屁神主,就知道玩夺舍的戏码。

    堂堂神主竟然折磨一个神洲的普通女孩,为了一具肉身更是无所不为的利用他人灵兵攀龙附凤,做着下三滥的勾当,简直令人发指。

    “紫薇这般恨你,也不知秦兄是如何得罪的她?”黄天看着秦皓不解的问道。

    秦皓懒得和他解释有关神灵儿的事,稍微顿了顿道:“同在一个学院,可能无意中得罪了吧。”

    黄天自然看出他是故意有所隐瞒,也不急着追问下去,笑道:“我也只是听到她自称神主才查到神主境的,现在最关键的是要查明真相才是,或许一切都是我们胡乱猜测。”

    “怎么查?”秦皓不解的道。

    “神主印记。”乌骓沉声道:“只要是神主境的人其额头上必然有神主印记,印记呈血红色,位于额头正中央,平日里看不出来,只有在她最愤怒的时候才会显露。”

    “可若她真是神主,活了那么多年,心性肯定极好,又有何事能让她轻易动怒?”薛凝雪说着黛眉微蹙:“你们可别亲自试探,这听起来太疯狂了,万一她是真的,一怒之下你们谁也跑不了。”

    “她修为还没恢复,就算是真的又如何,这里可是天域学院,我还就怕她是个假冒伪劣产品!”秦皓眸子一亮,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黄天。

    近乎是同一时间,黄天心有灵犀的看向他,眼中满是笑意:“我就喜欢你身上这股子猖狂劲儿。”

    “这不是猖狂,是信心,她现在最多也就渡劫的修为,学院这样的导师比比皆是,难道还怕了她不成?现在我们想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不管她的来历是否属实,我们也该加快进度。”秦皓说着看着黄天眯眼道:“你实战能力会怕一个渡劫吗?”

    黄天突然大笑起来,没有回复秦皓的问题,只是道了句明天见便匆匆离去。

    “真是个怪人,秦小子,这个龙一帝马爷我猜不透他的心性,你要小心些他才是。”乌骓皱眉道。

    秦皓笑道:“放心吧,他这是答应了,待我设定好圈套,明日让紫薇自己钻进去!”

    ……

    第二天,迷若在秦皓的受意下假扮成他的模样亲自拜访妖娆。

    妖娆有些受宠若惊,看着她笑道:“无事不登三宝殿,先前我怎么请你来都不来,现在突然找上门意欲何为?”

    迷若眉头紧锁,她最是讨厌用这般语气说话的女人,一副要死不活还以为自己散发魅力的模样简直让她忍不住大翻白眼:“你好好说话,我今天来找你当然是有正事。”

    “说来听听。”

    “我需要给学生们上幻术实战的课,但如今境界还不够,所以想请你帮忙。”迷若看着她认真的道。

    “我又不懂幻术,你要我怎么帮?况且你对我如此冷淡,人家帮了你又有什么好处?你还是去找你的迷若和包婧怡吧。”妖娆唉声叹气道。

    什么你的迷若,狗东西乱嚼舌根,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会我要你哭都哭不出来!

    迷若心里气得炸毛,表面还是露出一丝微笑:“妖娆导师,之前是秦某考虑不周,怠慢了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有迷……迷若导师和包导师在学院盯着我,我很难有机会与你畅聊,今日能来你的院落也是我花了不少心思甩开她们才得以与你一见。”

    妖娆听了她的话后,笑得合不拢嘴:“咯咯,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原本以为你不食人间烟火,结果如今看来也是俗人一个。”

    “见了你,哪个男人不俗气?”迷若露出一副猪哥相:“包婧怡和迷若一个冰冷无情,另一个高傲得像只天鹅,只能看不能吃,有什么用?还是妖娆你这样的美人儿有女人味,是做道侣最好的选择。”

    说着她趁着妖娆一个不注意一把抓住了妖娆那素白的小手,眸子深情的看着她:“妖娆导师,这次上课无论是包婧怡还是迷若我都没和他们说,课堂在三日后,今日我们先去布置幻境可好,没有别人,就你我二人。”

    妖娆眸光一冷,被人抓着手让她心里杀气一震,但这杀气很快被她镇压,进而看着迷若露出妩媚的笑容:“真的只有你我二人?”

    “比黄金还真。”迷若连连点头。

    “冤家,何时出发?”妖娆娇嗔道。

    迷若浑身一激灵,心里恶心之极,外表却是笑脸相迎道:“现在。”

    ……

    无回林,迷若一路带着妖娆来了这里。

    两人心里各怀鬼胎,迷若听秦皓的话引她来这进圈套,妖娆则是想要在这种独特的环境下想要一举灭杀了她。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荒郊野外的,难不成你想要……”妖娆魅惑着声音眸子死死的盯着迷若,她现在很高兴,平日里就怕秦皓不出学院的大门,现在两人独处在无回林,这简直就是下手的最佳时机。

    迷若一改先前热情的态度,冷笑道:“我想干什么?你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就你这样的烂货也配和我在一起?”

    “你说什么?”妖娆面色一沉,声音变得孤寒。

    迷若则是没理会她,反倒是拍了拍手,顷刻间,包婧怡和霓虹皆是从无回林中缓缓走了出来。

    “霓虹导师,婧怡,你们看我说的没错吧,这个贱人就是那么好骗,我说能让她出来就一定能,只要我随意的撩一撩她就会像是一条狗一样很听话的跟着我这个主人出来了。”秦皓肆无忌惮的笑着,笑的同时还不忘回过头嘲笑妖娆:“你滚吧,方才不过是我和两位导师打赌罢了,没想到这么好赢,哈哈。”

    “你敢耍我!!”妖娆面色气得铁青,身上暴出一股骇人的灵力波动。

    “果然是神主!”迷若知道所有发生的事,也知道秦皓的计划,今日引诱妖娆就是她受秦皓的示意才故意勾搭她的,目的就是让她动怒,现在看到妖娆眉心中间那醒目的血红印记,她的心里泛起了惊涛骇浪。

    “知道害怕了?”妖娆的面容变了,变成了神灵儿的模样,这是她动用肉身,要展现最强修为的模样。她的嘴角微微上扬,眼中被滔天的杀气充满:“我忍你很久了,你终于是落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