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弦此刻是阴着脸。

    圣朝的税本就不高,尤其是在凉州,因为地处偏僻,已经实行了数十年的减税政令,没想到居然还有如此严重的逃税之事。

    最让人咂舌的是,对方居然还如此的肆无忌惮。

    “这瓦城府令是干什么吃的。”楚弦骂了一句,不用问,这德瑞祥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偷逃税款,瓦城的府令必然是有监管不力的责任,甚至,也有可能牵扯其中。

    楚三在一旁站着,此刻是在等候楚弦下令,如果楚弦让他去抓人,楚三会毫不犹豫去做。

    不过楚弦没有。

    站的高度不同,看问题的角度和处理问题的方式也会不一样。

    现在楚弦是刺史,他的一举一动都得谨慎,而且是要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要惊人的那种,所以事情还得弄清楚才能想出应对之策。

    楚弦考虑的不光是一个小小的瓦城,他是在看整个凉州,仔细回忆了一下内政书中凉州各地的税报,当中瓦城只排在中游,那么其他城地,是不是也有和瓦城类似的情况?

    楚弦觉得,肯定有。

    说不定问题比瓦城还严重。

    所以先不急。

    而关于德瑞祥这个商会,楚弦也是仔细探查了解了一番,德瑞祥在凉州也属于大商会,是几个有钱的商户组成的商行,各占股份,再查,便知道这些股东当中,居然是有不少各地官员的远亲。

    虽说圣朝律法严禁官员行商,却没有禁其远亲,所以这算是一个漏洞。

    楚弦明白了,怪不得对方如此肆无忌惮,这摆明了就是官商勾结。

    这种事绝对不是个案,楚弦不信自己上一任刺史郭婿不知道,而李季作为长史,他难道也不清楚?

    在瓦城的这几天,楚弦和楚三两人不断探查,也算是弄清楚了不少事情。而这个过程当中,两人发现已经有人暗中在跟着他们。

    不用问,这种探查肯定是被人家给察觉了,这也是难免的事情,更何况,楚弦查探事情,也没有特别隐藏。

    对于一直跟在后面的尾巴,楚三请示要不要出手教训警告一番,楚弦想了想,摇头,一个小角色,没有必要费什么心神,而且瓦城这边的情况,已经摸的差不多了,因为对方压根没有什么忌惮,做事也是相当猖狂,就从他们前两天刚来,一个伙计都知道如何偷逃税银,便知道瓦城的情况是如何的肆无忌惮了。

    所以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楚弦打算暂时离开瓦城,继续去其他城地去探查一番。

    不过刚刚出了瓦城,前面道路就被人给拦住了。

    拦路的人有十几个,而且个个面色不善,都是武者,当中更有一个文士满脸笑容,一幅肆无忌惮的模样。

    “二位,留步。”

    这文士留着八字胡,此刻上下打量了楚弦二人一眼,便冲着身旁一个人问道:“是他们吗?”

    那人点头。

    楚弦看了那人一眼,知道这几天自己和楚三打探情况的时候,这个人便一直跟在后面的尾巴,不用问,对方是发现自己要离开,这才追了上来。

    文士得到确认,让那人后退,然后上前拱手道:“二位不是商人。”

    “你怎么知道?”楚弦问了一句。

    那文士哈哈一笑:“詹某见多识广,在瓦城呆了这么久,是不是来往客商一眼便知,若是商人,不可能只有两人同行,而且出入瓦城什么都没买,什么都没卖,试问会有这样的商人吗?”

    楚弦也是一笑:“怎么称呼?”

    文士洋洋得意:“德瑞祥,詹文德,阁下又是那个庙里的菩萨?”

    不得不说,这文士问话有他的特色,简单来说,就是先礼后兵。楚弦这时候一笑,没有回答,而是直接问道:“你们有何指教?”

    那詹文德一愣,估摸没想到对方如此不给面子,居然连家门都不报一下。

    詹文德在德瑞祥里,也算是一号人物,自问什么人都见过,什么场面都经历过,所以是自命不凡,此刻他倒也不生气,而是冷笑一声:“不报家门就是不给面子?不过也无妨,我这个人,很大度,不会生气。至于有何指教,这个也好说,詹某历来是喜欢交朋友,见着二位,就生出结交的心思,这不,专门带人来拦着二位,瓦城那边已经给二位准备好酒席,还请二位转身,赏脸一叙,说不定还真能交个朋友,有道是出门在外,多个朋友多条路啊。”

    楚弦笑了,这话连鬼都骗不了,也亏得这詹文德能脸不红心不跳在这里胡扯。

    真回去,估摸直接就得被控制软禁,逼问来历和目的。

    这些,楚弦知道对方是做得出来的,凉州地界的人,本来生性的凶悍,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事情都是常见,真要触及了对方的利益,对方肯定会下黑手。

    当然,这些人肯定是忌惮。

    因为他们也摸不清自己这边的情况,否则如果摸清楚了,估摸直接就动手了。

    就在楚三觉得,楚弦肯定会让他出手,狠狠教训一下这些人,然后他们扬长而去的时候,却是听到楚弦扭头问了一句:“楚三,你饿不饿?”

    楚三愣了。

    这是什么套路?

    之前也没说啊,但说实话,楚三虽然早就修炼到辟谷的境界,可身为武者,这一天几顿饭也是顿顿不落,今天大早还真没吃东西,所以楚三很老实道。

    “饿!”

    楚弦点头:“既然饿了,而且还有人请吃饭,那咱们就回去吃一顿,正好,我也有些事情要问问这位詹先生。”

    居然同意了!

    那边詹文德很是惊讶,他这人,最喜欢卖弄口才,玩弄人心,他料定,对方肯定不敢回去,估摸是要动手的,但他不怕,他带了商会十几个好手,对付两个人,简直是手到擒来。

    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对方居然不按套路出牌,居然是同意了。

    这让一向能言善辩自命不凡的詹文德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对答。

    楚弦那边摸了摸肚子,笑道:“詹先生,我二人能吃,你那酒席可得置办的好一些,多一些,吃的不合适,一来你们商会丢脸,二来,我们也是会翻脸的。”

    这话笑着说出来,一脸的平易近人,但看在詹文德眼中,居然是让他心头一跳。

    总感觉什么地方不对。

    但詹文德作为德瑞祥商会的师爷,那也是位高权重,最重要的是,他自认谋略无双,十分自负,此刻又如何能在这面子上被人比下去。

    当下是反应过来,哈哈一笑:“二位既然这么赏脸,那咱们就走,至于酒席,那不用问,绝对是最好的。”

    说完这一句,他背地里却是暗道:“再好的酒席,你们也得有名吃喝啊,这次回了瓦城,生死就由不得你们了。”

    于是两帮人,各怀心思,一派祥和的走回了瓦城。

    德瑞祥商会有诸多酒楼,但此刻,詹文德带着楚弦和楚三去的,却是一个十分偏僻的院子。

    进门之后,可以看到两旁站着的,都是彪形大汉,一个个杀气腾腾,有的手里还拎着弯刀,刀口锋利,吹毛即断。

    这些大汉当中,不乏一些强悍的半妖,甚至是妖族。

    最里面站着的,就是两个牛头妖族,体魄之强,远超人族,哪怕是楚三这种生猛的壮汉,站在这牛头妖族面前,也只能到人家胸口,单纯的力量上,根本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这还不算,旁边还有人用铁链牵着两头虎狼妖兽。

    这玩意极为凶悍,体格比一个公牛都要大,满嘴獠牙,长短不一,密密麻麻,一双带着血色的兽瞳,透着无穷杀意,无论看谁,都像是在盯着食物。

    就是这场面,一般人看了,估摸连路都走不动了,可无论楚弦还是楚三,都是一脸无惧,这一路走过去,甚至是闲庭信步一般。

    詹文德一直在观察。

    这阵仗,他用过很多次了,可以说早已经是得心应手,无论是竞争对手,还是官家的人,走这一遭,再有锐气,再有底气,都得露馅,都得胆怯。

    而无论一会儿问什么,谈什么,对方气势一弱,那无论做什么都是他这边占优势。

    可这两个人的样子,詹文德又有些拿不准。

    心中暗道,他们莫非不怕?

    不可能的,这种场面,是个人就会怕,以前也有牛皮哄哄的人来瓦城搞事情,结果往这里一带,一走,再看,什么锐气,什么傲气都没了,而且是有问必答。

    “哼,倒是挺能装,我倒要看看,你们两个能装到什么时候。”詹文德觉得自己经验丰富,而且现在是他的地盘,他的主场,想做什么都可以,对方无论是什么来路,在瓦城这地界,都得给他乖乖听话。

    至于酒席,当然有准备,不过以往每一次,无论是带谁来这里,对方都没心思吃喝,反倒是詹文德自己可以又吃又喝来看戏。

    此刻一路走到客厅,里面依旧有几个拎着刀的大汉,围在桌子周围看着,试问,再心大的人,也没心思吃喝了。

    但是显然,这一次詹文德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