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对方是个会玩的,不但能玩出花来,甚至能玩出一家现金流极为健康而且既有潜力又有资产的公司!这样岂能没有诚意?这简直诚意满满好不好?只不过,玩这一套全都需要时间,难怪呢……

    楚垣夕瞬间摸到对方的脉,于是退后一步:好的,那就一切悉听您的安排了,不过我只关注头条各个产品线上的推广资源,这部分咱们尽快沟通,其它的我尽量配合您。

    他发送完了之后,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恶心。同流合污从来不是一件值得愉快的事情,但,反正吃亏的也不是老夫!

    这话说的已经非常非常明白了,除非对方是个纯洁的小白兔或者傻白甜,那么可能看不明白,但既然对方有那种动机,那么肯定看得懂,根本不用解释。

    想必,看到这句话,对方也会长出一口气吧?毕竟楚垣夕可是可以直接微信call艾米老大的人,真一棒子捅过去,说那几个资源不要了,张铭是省钱了,艾米非得毛了不可。

    而现在则很完美,甚至于连聊天记录都可以随便给任何人看,双方的交谈亲切而友好,并坦率交换了意见,充分沟通之后增进了双方了解,得到了有益并且具备弹性的结论。

    果然,对方发来一个笑脸:尽快,我们一定尽快给您准确的方案。另外您还有什么特殊需求吗?

    果然很上路啊!楚垣夕发现对方也是个明白人,这叫投桃报李。他也没必要客气:如果可能的话,有没有大厂的广告资源?我是说真正的大厂和真正的广告,上电视或者大的视频平台那种,不是放在我们账号上向我们自己粉丝推广用的广告。

    对方马上回复:我会帮您留意一下。

    楚垣夕回了个:好的。

    然后结束谈话,在办公室里闷闷不乐。朱魑看见了挺奇怪的,然后拿起楚垣夕的手机来,看了半天也没看懂,问:“你这不是跟人家聊的不错么?”

    “不错个鬼啊。”楚垣夕随口解释了一下里面的道道,当他解释到花样玩法的时候,朱魑终于震惊了,天哪!完全想象不到这么简单的几句对白下面居然隐藏着如此肮脏的交易!

    她睥睨着看了看楚垣夕,瞬间觉得自己的道德水准很高,至少绝不会跟艾米那种人同流合污的!而楚垣夕则不然,简直从头到脚流淌着肮脏的铜臭,哼!

    朱魑是个心里藏不住事的人,想藏的时候,眼睛会说话。楚垣夕一看就知道她的道德优越感上来了,于是嘿嘿一笑,说:“拿公司的资源给自己谋利是无法避免的,特别是大公司里。大公司的资源诱人啊,很难忍住,所以只要控制住度就好,不要伤害公司的利益。不过捞过界就不好看了,这个艾米吧,算是在边缘疯狂的试探。”

    “为什么感觉你说起来这么有经验呢?”朱魑鼓着腮,说:“难道你也这么干过?”说完话她愣住了,显然楚垣夕这么干过啊,不然,他怎么能够去主动试探别人?怎么能够一两句话就探明了对方的意图,然后清楚的表示出自己的底线?

    她又拿起楚垣夕手机看了一遍,越看越觉得楚垣夕的微信话术简直是艺术!

    只见楚垣夕挠挠后脑勺:“我啊,我算是吧。我是鹏飞科技里对人民币玩家最友好的产品经理,他们遇到问题都喜欢找我。”

    “这也算利用公司资源?”

    “当然了。不然为什么我微信上有那么多超R甚至神壕级别的玩家而且人家也愿意加我?是我利用做鹏飞的产品经理职务之便做出让玩家感到舒适的事情。玩家舒适了,谁不舒适?显然是鹏飞啊。”

    “利用职务之便?”朱魑回忆了一下自己玩游戏加楚垣夕微信的情景,发现时间太久真的想不起来了,似乎是因为一次游戏回档给她造成了什么损失?至少找GM,最后好像楚垣夕也恢复不了数据,就给了她一个大礼包?这个挺公平的啊?她不觉得这样做就让鹏飞科技吃亏了。

    结果等她一问,惹得楚垣夕呵呵直笑:“那是因为,你算哪门子超R啊?我当初优待你是因为你是一个美女玩家,你不充值我都愿意发给你礼包。一个美女玩家可以带动一百个屌丝玩家的……”

    朱魑给气了个半死:“那你怎么利用职务之便给自己谋利的?说!”

    “简单啊,比如说超R要充值,怎么冲,怎么给返利?这不都得我点头?我行个方便超R就得感谢我,这样我人脉不就结交上了?这不就是得利了?”

    见朱魑不理解,楚垣夕只得继续解释:“你玩手游充值,一单648就是最多了,对吧?超R一冲就是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充值,一单648,不得把他们给累死?你别不信,我记得胜大的《百万亚瑟王》里有个玩家直接充了200万,而且这位神壕刚充完200万就被胜大的产品经理给玩死了。

    岛国更好笑,首富孙正义因为玩手游充值被他的银行经理怀疑账号让人给盗了,直接禁了他的银行卡,因为从来没见过孙先生花这么少的钱这么多次……”

    见朱魑听懂了,他继续说:“所以超R充值都是巨氪,得找我们产品经理直接给他账号里加钱,不走游戏自带的充值功能。但是走游戏里的充值是有返利活动的,比如冲648返100,或者返一个豪华礼包。通常这些活动才是刺激玩家充值的动力。

    但如果直接找我充,我是可以不给他们反的,因为我可以说没法做账啦,渠道不允许啦之类的,实际上本身游戏运营就有类似的规则,大R充值超过一定数额就没返利了,这个他们也能接受。我怎么做的?我不怕麻烦,用我的GM工具手动给他们发礼包。对我来说就是行个方便,对方简直爽死了,利益得到完美保障。”

    “嗯,鹏飞科技没宰到客人。”

    “其实也不是啊,短期看只是没有痛宰,但是人家充值那么多,游戏公司本身已经大赚了好不好?而且神壕的体验好,这回充完下回还充,长期看也是赚的。”楚垣夕理所当然的说:“不然你这回说只能硬冲不给返利,人家可能这回都不充了对不对?所以我觉得这么利用公司资源给自己谋利没什么大不了的,水至清则无鱼。”

    其实楚垣夕这种做法理论上并不是三赢。世上哪找三赢的事情去?他这么做是违背游戏运营原理的,因为会伤害中小R的感情,进而伤害到游戏的寿命。不过同样的,世上也没有两全其美的事情,所以楚垣夕仍然觉得这是可以容忍的,而项目组看到这种尿崩一样的充值当然也乐开了花,根本没人计较。

    给朱魑解释,只能拿他的产品经理的履历来举例,所以看起来还不那么脏,但如果楚垣夕把原世界中两次创业的经历捋一捋,把看到过的事情翻出来说说,估计朱魑的职业技能树都能长歪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