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评书说的好,不如打仗打得好。

    郭靖的第一军与元军对峙中吃了点小亏,因为对面的家伙们竟然也有枪了!

    看着从战场上捡到的武器,和98K差不多的外形,明显是模仿了明军的思路。这种身管后方装填弹药的枪由身管、枪机、发射机和枪托等组成,虽然枪管里没有膛线,子弹和明军的全装步枪弹也不能同日而语。

    但是!

    技术上的再简陋,再不合格,也不能否认这是一支步枪,一支后膛枪!

    “蒙古人怎么会弄到这种武器的?可恶,朝中出了叛徒?”郭靖的愤怒不可遏制,和张弘范的对战原本是占据压倒优势的,汉人世候们被推上了前线,成为与明军对抗的主力。

    武敦儒肩膀上吊着三角巾,与评书里英明神武暴打蒙军的英雄不同,太上皇的大弟子刚刚吃了个亏,被人家新出现的武器打了个埋伏,而且战术也是活学活用明军的。

    现在是洪武3年了,经过两年和平期,郭靖的大军正在朝大同府进攻,只要占领了这里,大都的右翼算是空门打开了。

    战争是最好的催化剂,本来元朝就集中了这个时代地球上最优秀的工匠,无论是攻城武器,还是水军战船,到后来他们已经全面胜过了南方的汉民族,这也是大宋一路败亡的原因之一。

    既然沈光强行提升科技树,给明军开挂提供了98K,自然不能防止别人拿去山寨。

    步枪管理再严格也禁不住人家挖空心思搞到样品。

    战场上面遗失、运输过程中“漂没”、制造中损耗……沈光自己也能想到好多种方法。所以98K被蒙古人被宋军拿去研究这是不可避免的。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先山寨成功的是蒙古人而不是大宋,不得不说,一个是进取的新王朝,一个是日落西山,确实是全方位的差距,没得洗。

    有了98K做参考,被要么仿造出来,要么砍脑袋威胁的工匠们发挥了百分之三百的热情,竟然直接越过了前装枪的伏笔,跳跃式进入了后膛枪时代,不由地让沈光感叹蝴蝶效应的有趣。

    “给郭大侠回信,这种枪钢材质量不行,多打几枪自己都会炸膛,而且没有膛线的枪管,命中全靠玄学,他们竟然还学我们的散兵线战术,火药质量也是一塌糊涂,大武竟然会被这种枪打中,他是不是把功夫都还给了师傅啊?”

    对于大武同志的倒霉,沈光也只能归结为这孩子是非洲人了。

    要知道排队枪毙的时代,大家面对面放枪,也有极大的几率会毫发无伤,只能说运气不好吧?

    不过听说耶律燕得知情郎受伤,不顾辛劳,每天都给他煮羊肉羹补身体,脸上虚火都发出来……

    “比起这个,另一个麻烦更加不好办呐!”沈光瞅着地上被撕得粉碎的大宋日报,笑得非常……欠揍!

    小龙女正在擦拭自己的大宝剑,闻言冷冷地说道:“她要战,那就战,谁还怕她不成?”

    “没想到你师姐真的是与时俱进啊,她怎么相处用报纸公开挑战的法子的?现在好了,整个武林都知道了你们古墓派两姐妹的恩怨了,真真是何苦来哉。”

    “还不是你,弄出了报纸这个东西,还让商贾们的广告做得满天飞,大宋有样学样,把你的大明日报学了个透,现在被人拿捏到痛处了吧,这还只是我师姐的小事呢,以后人家也可以用报纸和我们隔空论战了。”

    该说不愧是小龙女吗,她竟然看出了报纸的最大功用,那就是掌控舆论权,其实广播电台做的事情也是一样,只不过宋元都没有做广播电台的实力,现在有了报纸,无论是北方的儒生,还是大宋的文臣们都愕然发现,卧槽,原来这些市井抄报竟然还有如此作用?

    没错,其实古代早就有报纸的雏形了,民间的小抄报刊登一些奇闻轶事,或者干脆是朝廷邸报的“参考消息”,只不过从来没有人把这种小抄报当成一门生意,一种舆论平台去做而已。

    沈光的襄阳日报、大明日报横空出世,给这个位面土著居民们打开了眼界。不就是打嘴仗吗?

    本大爷们最熟练了啊!

    不仅可以骂人,还可以赚到稿费,两份快乐加起来,这就是双倍的快乐,带给我们的当然是梦幻般的快乐时光了!

    “正告小龙女:古墓派掌门的位置是我的,武林中自古以来都是传长不传幼,传嫡不传庶,你勾结纯阳宫妖道,自小还养了杨过这个小男人,早就破坏了古墓派的规矩,所以掌门人理所当然应该是我李莫愁。限你七天之内将古墓派掌门让给我,不然我们就用输赢定掌门吧!”

    这个公告一出,不仅是武林中哗然,而且士林民间也是议论纷纷。

    小龙女都被气笑了,“我们武林中的门派,都是看谁贤明,更能够发扬光大师门,由师傅定好下一任掌门的,哪里来的传长不传幼,传嫡不传庶……”

    郭襄穿着漂亮的龙裙,小萝莉已经8岁了,女孩子本来就早熟,加上沈光每天抱在腿上进行皇室教育,她的心智早早脱离了幼稚期,说起来已经是头头是道了:“龙儿姐姐,你的师姐背后明显是有高人在支招呢,传长不传幼,传嫡不传庶的说法那是正统,你看现在不是有那么多人跳出来帮她说话了吗?其实他们帮的不是李莫愁那个坏女人,而是自己呢!”

    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沈光觉得很欣慰,小家伙的聪慧没有浪费他三年如一日的教导,“其实你也不用回应她的,当年她自己违反门规跑下山去,早已经失去了古墓派的继承资格,人家这是在故意恶心你呢!”

    其实沈光有点心虚,主要是……李莫愁之前可是在杨过军营大闹了一场,一来是“逆徒”陆无双成了杨过的翅膀之一,她上门来一发“弟羞,吾来讨取~!”有错吗?二来嘛,杨过可是小龙女的养子、徒弟,自家逆徒竟然被那个倒霉师妹家的猪拱走了,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赤练仙子带着洪凌波妹纸直闯军营……的大门口,每天骂阵。

    她要是敢冲,大兵们可不会管你是赵王兼师长大人的师姑,直接98K伺候,堆也把赤练仙子给堆死了。

    所以她安定自若地坐在门口,让可怜的洪凌波变着花样骂杨过和陆无双,顺带把程英也一起骂,搞得杨过不胜其烦。

    但是人家确实是他的师姑和师姐,万众瞩目中,可不是原著里空无一人的乡下角落,大家想怎么搞就怎么搞,如果杨过冲出去把李莫愁给揍了,他的名声就坏掉了。

    再不是东西的师门长辈,那也是长辈……

    还是沈光操控着御坂美咲帮他解得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