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着周易不情不愿地走了,莹姐狐疑地开口:“玲玉,你这么做,是不是付出太大了,要知你名声一向清白,为了周易这个人,真的值得吗?”

    虽然周易所表现出来的才华,令莹姐很是惊艳,可若因此赔上姚玲玉的清白,她还是觉得很亏。

    姚玲玉表情严肃:“莹姐你没跟周易深入接触过,从第一次,在中秋晚会上,周易带伤唱了首绝唱,‘花好月圆’后,我就开始注意他了。

    “不错,若按照名气与市场价值来说,‘女人花’这曲子,我给了周易签名费二十万,外加十五个点的销售分成,是非常高。

    “但是,我敢肯定,这曲子,出来后肯定会火,付出这点代价算什么?

    “而且我还仔细研究过,周易所有面世的歌曲,风格多变,每一首却都是经典,最主要的,他为我量身打造的‘女人花’,跟我的嗓音契合的太完美。

    “莹姐,你应该清楚,在整个音乐圈,就没人有他这样的才华,如此奇才,我不赖着他,难道真便宜苗苗一个人?”

    咦,我怎么闻到一股,不同寻常的酸味?莹姐也不得不承认,姚玲玉说的很有道理,可姚玲玉真是这样想的吗?追求利益的姚玲玉,还是曾经的姚玲玉吗?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曲子也确实物超所值,莹姐很兴奋:“嗯,那我们赶快操作,我都等不及了,一旦你这首歌推出,又会造成怎样的轰动?”

    姚玲玉看着莹姐,那兴冲冲离去的背影,心情也很不错。

    虽然她跟周易接触的不多,但对周易的性格,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这就是个恩怨分明的人。

    不过,对周易刚才某一个反应,姚玲玉却很迷惑,刚才周易所演绎的‘女人花’,实在太惊艳,她为了能尽快掌握,想请周易再清唱一遍,却被周易很坚决的拒绝了。

    小样,你以为,你不重新唱一遍,我就没办法了么?姚玲玉拿出手机,很得意的打开一个音频,放出的,居然就是周易演绎的“女人花”。

    不知在何时,她居然偷偷录下了周易的演唱。

    即便再重新听一遍,也非常惊艳,姚玲玉认为,在此曲中,周易对嗓音极致的掌控,以及深情而低沉的演绎,她是绝对做不到,如此浑然天成的。

    让我再重新唱一遍?唱毛线啊,芳华绝代是一次性的,我想唱也唱不起来啊!

    周易是真不愿意拿这笔钱,不是他大方,正因他舍不得,才会想到送一首歌,彻底还了姚玲玉的人情。

    可姚玲玉宁愿耍赖,也不愿意他还这个人情。

    姚玲玉你想缠着我不放,那注定会失望的,像我如此正直,有原则有底线的人,任何外来诱惑,都不能让我改变主意,嗯,你如果真主动那啥,那我就勉强考虑一下吧。

    回到家第二天,姚玲玉她们,就将钱打到了他的账上,而且还送了份,姚玲玉新灌制的“女人花”。

    不愧是天后团队,执行力是真的恐怖,而且姚玲玉这个版本的女人花,演绎的是不一样的大气与空寂,成就了另一种,令人心悸的经典。

    人们常说好事成双,那是一点都不假,这边才刚收到姚玲玉打的款子,那边手机又有短信进来,居然是出版社给的版权费,全部到账了。

    那可是整整的一千两百万啊,这笔钱压根不需要他报税,是税后纯收入,汗青的动作也不慢啊。

    如此一来,周易银行卡里的现金,一下子变成了1235万还多,这其中,除了出版社与姚玲玉给的1220万,还有以前积累的13万,再加辞职前后,所得到的各方面结算。

    周易没有犹豫,立即汇了200万给老娘,这是此前说好的。这样一来,他的账户里,净剩下1035万多,他变成了真正的款爷了。

    挣钱不就是用来花的吗?周易感觉,自己能买下整个世界。

    于是他非常土豪的,拿出五十块钱,决定午饭,要好好的奢侈一把。

    星级大酒店外表光鲜,可谁知道饭菜是怎么弄的,这一点很不好,也很不卫生,周易是讲品位,讲卫生的人,他决定,找个透明度很高的大饭店——快餐店。

    他点的菜也非常讲究,头道菜叫雷劈青龙,很霸气,第二道菜是群雄逐鹿,非常酷,第三道菜是痛爱,够文艺。

    说人话?

    咳咳,雷劈青龙又叫拍黄瓜,这是天下怨妇的最爱,群雄逐鹿就是炒花生,不用揩油都冒油,痛爱是一扎啤酒,喝一口扎到心里。

    午饭后,汗青来了电话。

    “您好周老师,钱您应该收到了吧?您的作品,已经上市,市场反应非常不错,每部首印的20万册,销量最好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已销出大几万册。

    “最差的《匆匆那年》,也都销售了2万多册,前后连一天都没到,就能有如此销量,在我们出版社,也是从未有过的奇迹,可见周老师您的作品,是多么的受市场欢迎了!”

    周易很激动,也很疑惑:“怎么有这么多的销量,汗青你们出版社,是不是早就做好宣传了?”

    销售量最大的,既不是西游记,也不是“和空姐同居的日子”,居然是“第一次亲密接触”,让周易意识到,这大部分的原因,估计跟文学大赛有关。

    果然,汗青接下来的话,证实了周易的猜测:“周老师您可能不知道,我们出版社,是全国排名前三的出版社,渠道铺展的很大。

    “而且由于文学大赛的影响,您的纯爱故事,尤其是‘第一次亲密接触’,早就处于市场饥渴状态,销量能如此火爆,也在情理之中。

    “况且没跟您谈版权之前,我们就有电子稿,也在各书店进行适当宣传,这一点,周老师您千万别想多了,主要是我要求销售上,如此做的,因为我对您的作品,势在必得。”

    周易笑道“怎么会呢,我知道,这是汗青你对我的喜爱,感谢你还来不及,我怎么可能有其它想法。”

    他是真的很感动,汗青能做到这一点,除了表示汗青权力大,能量大之外,主要还是相信周易的人品,不会是那种唯利是图的人。

    汗青一颗心终于放下:“谢谢周老师您如此大度,我估计您的书,在年内,总销量百万册问题不大。

    “不过,我真正看好的,还是西游记,这部作品后劲比较足,是那种经久不衰的经典,其它的作品,后劲相对要差一些。”

    再差,那也是十万级的销量,周易跟汗青通过电话后,开始算账,这些作品的销售,又会给他带来多少人气呢。

    现在他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纵使没有栏目推出,声望还是会蹭蹭往上猛涨的。

    除了声望名气外,周易还在算经济账,千万资金,到帝都究竟买个什么样的房子,是四合院?还是豪华大别墅?又或是买块地自己建?

    好吧,想多了,千万票子在帝都买地自建?怕是连个地毛都买不到,要知那可是寸土寸金的帝都啊!能在二环内,买个四居室,就算不错的了。

    周易准备就这两天,前往帝都,既然决定在帝都发展,总要做好提前准备,工作重要,衣食住行也重要。

    下午,他又接到了老妈的电话,老妈心情是兴奋的:“小易啊,你真打200万给我们了?写书有这么挣钱吗?我怎么听说,别人卖书只是几千块啊?”

    老妈的话,也不无道理,虽然这个世界,人们的版权意识很强,文艺作品销售量远高于地球,但普通的作家,写一篇幅短的小说,的确只有几千块的稿酬。

    周易嘚瑟:“我是谁啊,那是您儿子啊,作品能跟别人一个样吗?妈您放心吧,今后这种钱会越来越多,您跟老爸,就可着劲花吧,别替儿子节省。”

    周妈一听这茬,就来气:“本来我都打算好了,这笔钱,就在市里买块地,自己建个小别墅,你爸那个小气鬼,他死活不肯,说是攒钱给你结婚呢,真是气死我了。”

    艾玛,合着我爱吹牛,是遗传老妈了,节约的优点,是遗传老爸了?

    周易赶紧劝啊:“老妈你别生气了,实在不行,我再汇几十万给您,当零花钱,用完您再跟我要,儿子有钱。”

    周妈乐呵了:“还是儿子好,这一次的钱,不告诉你爸那老东西。不过几十万的话,我究竟干什么呢?要不,弄个发型吧?”

    我去,您真是我的亲妈啊,不客气一声就罢了,还几十万弄头发?人家是满头银丝,您这是准备满头镶金丝啊?

    如此看来,还是老爸靠谱一些,老妈如此爱面子?面子能值几个钱?周易很不认同的想,我现在已经是大名人了,是到了该买世界顶级品牌服装,与顶级名表的时候了。

    跟老妈挂了电话,又再次汇30万给老妈后,周易开始收拾行李,为即将前往帝都,做最后的准备。

    正当他收拾时,苗苗无声无息的出现,将一张支票放在周易的面前,绷着脸道:“准备好了后,到我房间来一下。”

    随后她就转身离开了。

    周易震惊地拿起支票。

    我去,这是啥意思?给我钱,叫我准备好了到她房间,当我是男模吗?

    再说,你妹的,也太老土了吧?那种事,难道只有房间里能干,随处都能变成战场,而且在客厅与厨房,才更刺激食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