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哎哎哎?”冯灿问宋晓冬。

    宋晓冬早就发现了异常。

    自己一波一波的精神力量,都被旁边的一个阿根廷人给吸走了。

    正是之前和赛琳娜在一起的阿姆斯特德。

    “这下可难办了。”宋晓冬脸色严肃起来,对冯灿说道。

    “怎么了?”冯灿问道。

    “这里有个人,能力有一点厉害啊。”宋晓冬说道。

    “哪个?怎么了?”冯灿私下环顾,不知道宋晓冬说的到底是谁。

    “他能够吸收人的能量。”宋晓冬说道。

    “那怎么办?也不能直接上去揍他啊。”冯灿听了,也是觉得有些棘手。

    “我想办法。”宋晓冬脚重重地踩在地面上。

    藤蔓从宋晓冬的脚底下钻出来,钻破了宋晓冬的鞋,钻进了土里。

    阿姆斯特德仍然在吸气,突然间感受到自己脚底下的能量波动,于是低下头来,对着地面一吸气。

    在阿姆斯特德脚底下的地面深处,常春藤藤蔓正在蓄势待发,准备钻出地面,钻破阿姆斯特德的脚底板。

    被阿姆斯特德一吸,一阵绿色的不可见的烟雾,从地面冒出,被阿姆斯特德吸收到鼻子里,地面下面的藤蔓则立即枯萎,一动不动了。

    “好厉害!”宋晓冬大吃一惊。

    “我去收拾他!”冯灿要动手。

    “别,我还有办法。”

    宋晓冬一跺脚,身上更多的真气灌注到额头的玫瑰花瓣上,再水波一样的发射到拳台上,给俄国兵哥哥带来了更大的阻力,华国小哥找准机会,又打了俄国人一拳头。

    阿姆斯特德一分钟的长长的吸气终于停止了,平复了一下呼吸之后,对赛琳娜说道:“这样旺盛的生命力,真的是让人吃惊呢,这个人,我吃定了!”

    “我看你还是小心一点,别忘了我对你的忠告。”赛琳娜对阿姆斯特德说道。

    “这个人靠的不过是一身旺盛的植被的生命力,我不和他直接交手,又什么关系?”阿姆斯特德不以为然地对赛琳娜说道。

    阿姆斯特德平复了一下呼吸,重新开始吸气,吸气的速度也变快。

    于是台上的俄国人,状态一会好一会差。

    “找死。”

    宋晓冬背着手,手掌心生长出一朵白色的小花,黄色的花蕊正在释放黄色的花粉,被宋晓冬用额头散发的水波纹,一点一点的送到拳击台上,再被阿姆斯特德吸进了鼻子里。

    “嗯?”阿姆斯特德发现了一些异常。

    “怎么了?”赛琳娜问阿姆斯特德。

    “你闻到香味了么?”阿姆斯特德停止了吸气,转过头问赛琳娜。

    赛琳娜抬起鼻子闻了闻,没发现什么异常。

    “没有啊。”赛琳娜回答。

    “走,快带我走!”

    阿姆斯特德突然间脸上露出了惊恐过度的神色,脸色惨败,拉着赛琳娜就走。

    “怎么了怎么了?”赛琳娜扶着阿姆斯特德就走,但是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中招了,中招了...”

    “哎?怎么走了?”冯灿看见赛琳娜和阿姆斯特德走了,忍不住问宋晓冬。

    “他吸了我的花粉,他能够感受到,我的能量,已经进入他的体内了,并且还是活的,很害怕,所以直接就走了。”宋晓冬回答。

    “你不杀他?”冯灿问道。

    “杀人有什么好着急的,杀人也是一种资源,要在最需要的时候使用。”宋晓冬回答。

    “你...”

    “杀人魔。”冯灿挖苦宋晓冬。

    “我不杀他,等到咱们调查的时候,在海上他们就要来杀我,就要来妨碍我们。”宋晓冬说道。

    “你快想办法,把俄国佬打倒算了!”冯灿对宋晓冬说道。

    “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不动手,纯用精神力量,能做到这个样子就不错了。”宋晓冬摊手。

    “你胡说,你之前把人家房子都推倒过,你以为我不知道的吗?”冯灿问宋晓冬。

    “对哦!”

    宋晓冬眼前一亮。

    宋晓冬开始想象,自己见过的最致命的水面现象。

    那就是三角浪,那种在海面上平白无故就出现的,可能达到十几米高的致命海浪,能够轻松的击毁一艘钢铁材质的船只。

    宋晓冬开始闭目凝神。

    可是过了不一会,宋晓冬突然惊觉地睁开了眼睛。

    台上的华国小哥哥仍然在和俄国大兵打的难解难分。

    “怎么了?”冯灿问宋晓冬。

    宋晓冬没有回答,而是轻轻地跺了一下地面。

    在坚硬的混凝土的拳击台和活动中心地面以下,是松软的泥土和黄沙,泥土和黄沙之中,到处都是交错纵横的根系,和蜿蜒曲折的藤蔓。

    问题是,这些藤蔓并不是宋晓冬的。

    宋晓冬的藤蔓已经被阿根廷的阿姆斯特德吸走了生命力而枯萎了。

    那是谁的呢?

    那些藤蔓从地面以下快速生长,向宋晓冬的脚底延伸过来。

    宋晓冬还头一次被自己的招式攻击。

    宋晓冬没有第一时间去探查周围的情况,而是先用藤蔓,在地面以下挡住了这来历不明的攻击。

    “居然有人拥有和我一样的能力?”宋晓冬疑惑。

    两边的藤蔓互相纠缠,互相分叉,生长出尖刺,互相刺探。

    宋晓冬的藤蔓生长的很快,但是攻击力一般,而对面的藤蔓生长的速度一般,但是生长出了吸盘和尖刺,寄生在了宋晓冬的藤蔓之上,吸取宋晓冬的藤蔓的生命力,导致宋晓冬脚底下的藤蔓很快就枯萎了。

    宋晓冬脸色变的非常难看。

    冯灿不敢打扰宋晓冬,只能跟着宋晓冬的视线,观察周围的人,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宋晓冬开启自己的感觉能力,沿着地底下的藤蔓,逆流而上,顺藤摸瓜,摸到到另外一个人。

    是一个穿着和服的女人,绿色的眼睛,正在笑眯眯地看着宋晓冬。

    宋晓冬想起了另外一个穿着和服的女人,那只猫又,把宋晓冬给折腾的死去活来。

    “哼。”

    宋晓冬重新酝酿他脑海里的三角浪。

    华国小哥哥和俄国人,都瞄准了彼此,分别出拳。

    地面以下,和服女人脚底下生长出来的藤蔓,正在快速地从地面以下钻向宋晓冬的脚心。

    第三千零四十一章被打飞了?

    “嘿!”

    宋晓冬发出一声发力时的低吼。

    “嘭!”

    华国兵哥哥和俄国兵哥哥的两只拳头对在了一起。

    宋晓冬的脚底下,已经开始钻出藤蔓来了。

    而宋晓冬脑海当中的三角浪,也终于酝酿成型。

    “啪!”

    虚空当中,一朵不可见的三角浪,从宋晓冬脑门涌出,苍蝇拍一般重重地拍在了俄国兵哥哥的身上,俄国兵哥哥一拳打在华国兵哥哥的拳头上,却好像是打在了一辆动车上,自己整个人都被撞飞了。

    “啊?”

    三角浪在撞飞了俄国大力士的同时,余力未消,继续奔向和服女子。

    俄国人直接飞到了台下,撞倒了和服女子。

    宋晓冬脚底下的藤蔓迅速缩回了土里。

    “啊?”

    “这怎么可能?”

    “被打飞了?”

    台下看热闹的人都期待着俄国人能把华国小哥哥打倒在地,可是没有想到,华国兵哥哥居然一拳就把这个小哥哥,给打飞了出去,直接掉到了台下,爬都爬不起来了。

    华国小哥哥也懵逼了,从来不知道自己居然这么厉害,看了一眼台下的俄国大兵,准备往台下走。

    “等一等!”

    拳台的另一头,爬上来另外一个俄国人,喊住了华国兵哥哥。

    “完了,成擂台赛了,这些人不把小哥哥打倒,是不会算完了。”冯灿说道。

    “我来。”宋晓冬说完,一个原地跳高,跳了将近两米高,直接越过了拳台栏杆,跳到了拳台中间。

    “哇!”

    台下的人看见横空杀出一个宋晓冬,一个立定跳跳了两米,不由得发出一阵阵惊呼。

    “这个华国人,会功夫!”

    “他怎么能够跳这么高?”

    “俄国人也不简单,你看,他比刚刚的那个俄国人,还要高大强壮,看起来也凶恶的多了。”

    “俄国人力量大,华国人灵活,打起来应该很好看!”

    “你们换人了,我们也要换人。”宋晓冬走到了俄国人的面前。

    “好,揍谁都是揍!”俄国人回答的很干脆。

    华国兵哥哥更懵逼了,怎么回事,还有人突然间跳出来要罩着自己?

    “呃,兄弟,这是我的事,这些俄国人很凶的,还是我自己来吧!”华国兵哥哥拍拍宋晓冬的肩膀对宋晓冬说道。

    宋晓冬眯着眼睛笑着转过头来,对兵哥哥说道:“你放心,这里交给我,你觉得,刚刚凭你自己,你能打得赢他吗?”

    宋晓冬平静的表情和明亮的眼睛给兵哥哥带来一种安定的力量和不容置疑的威严,小哥哥点了点头,乖乖的走下了拳台。

    现在台上,只剩下了宋晓冬和俄国人,这个人叫做涅克拉索夫,不用想也知道,是俄国异能管理部门的人,按奈不住寂寞,直接走上台来。

    他心里很清楚,只要他上台,宋晓冬就得上台。

    两个人各自后退了一步,各自站稳,互相盯紧了对方,各自露出了凶恶的表情。

    这不是简简单单的拳击了,而是你死我活的异能战斗,稍一疏忽,就会丢掉性命。

    台下观战的人也逐渐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从宋晓冬,和涅克拉索夫的眼神当中,看出了杀意。

    比这些身经百战的铁血军人还要冷酷的杀意。

    “这两个是什么人?”

    “眼神为什么这样冰冷?”

    “这不是在打架了,这是要拼命啊!”

    “这两个人之前认识吗?”

    “好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宋晓冬杀了两个俄国异能管理局的人,这两个俄国人差一点杀死冯灿。

    这样的过节,还算小么。

    宋晓冬仔细打量涅克拉索夫,从涅克拉索夫的头上,看见了三张脸。

    涅克拉索夫仔细观察宋晓冬,则从宋晓冬的身上看见了一条青龙。

    如果张兴飞此刻在进行现场场外指挥,就能够提供给宋晓冬这样一个信息,这三张脸,可是大有来头。

    “呀!”

    涅克拉索夫蓄力结束,一声暴喝,蹬地而起,悬停在空中,手上捏着虚空,向宋晓冬刺下来。

    宋晓冬可不傻,看不见的东西不代表不存在,看见涅克拉索夫腾空而起,立刻开启了左眼的绿色的眼睛,果然,看见涅克拉索夫的手上,捏着一只看不见的长矛,散发着白色的光芒。

    宋晓冬赶紧一个后空翻,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

    “嗨!”

    涅克拉索夫落地之后没有停顿,蹲下身子蓄力,然后再一次跳起,拿头来撞宋晓冬。

    头上的三张脸,都若隐若现,各个神情狰狞,风格抽象古朴。

    “哪吒?”宋晓冬心里吐槽,但是也不敢轻视,身子一抖,从身后显出一个庞大的龙头的图案,把宋晓冬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

    涅克拉索夫并没有直接用头来撞宋晓冬,而是在距离宋晓冬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但是三道人脸的虚影却并没有停止,反而越来越大,最后变得和宋晓冬身外包围的龙头一边大。

    这是一次纯精神力量的交锋。

    “嘭!”

    龙头和三道人脸同时消失,两个人重新调整姿势,回到僵持姿态。

    “这就完了?”

    台下的人,根本看不见虚空之中的龙头和人脸,只能看见宋晓冬和涅克拉索夫的动作,而这动作,就是涅克拉索夫,用头隔着十万八千里撞了一下宋晓冬,宋晓冬一扭身子,算是回应,然后,风平浪静,两个人重新摆出战斗姿态,准备下一回合。

    “过家家呢啊?”

    “会不会打架?”

    “冲上去揍他啊!”

    “长的这么大,害怕一个华国的小鸡崽子?”

    台下的观众表示不满,表示要退票。

    涅克拉索夫重新把手举起来,仿佛两只手都在握着什么东西一样。

    宋晓冬的左眼泛着微微的绿光,看的清清楚楚,涅克拉索夫手里握着的是一柄白色的长矛,长矛的尖端有雷电一样的树状分叉。

    “哈!”

    涅克拉索夫双腿一前一后岔开,把手中不存在的长矛,好像是标枪一般的要投掷出去。

    台下的人都看懵了。

    “你仍啥呢?”

    “你准备拿空气砸死他吗?”

    “这两人在干什么?”

    “演舞台剧的吗?”

    第三千零四十二章怎么还打雷了?

    可是,就在此时,空中突然间开始出现一道道闪电,电流从涅克拉索夫的手中不断地向外散发,然后,涅克拉索夫,把一条条电流围绕着的看不见的长矛,扔向了宋晓冬。

    宋晓冬可不打算接受电疗,一个侧翻,躲到了拳击台的一个角落,长矛落在了拳台边。

    “滋滋滋滋滋,轰!”

    一声炸雷,从拳击台边的栏杆上爆炸,发出极强烈的冲击波,看热闹的人被撞飞好远,很多人直接被击中,倒在地上昏迷不醒,活动中心顶棚上的吊灯被炸碎,玻璃碎片雪花一样的落下来,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地面上传来的强大的电流,让所有人都脚底板发麻。

    “这是怎么回事?”

    “吓死我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还打雷了?”

    “这个男人会发电?”

    “你会发电?我会发水!”宋晓冬说完,伸手一推,水声隆隆。

    “呃啊...”

    一片海浪汹涌而至,覆盖了整片拳击台,涅克拉索夫一看知道自己躲不过,双手再一次握紧,重新现出虚空中的长矛,扎在了地面上,当做锚索,把自己固定住,硬生生扛住了成吨的海浪的攻击,整个人向后退了一步,勉强站定。

    而台下的人则非常狼狈,被宋晓冬的浪花给冲的东倒西歪。

    “你们干什么?”

    一个非常威严的声音,从活动中心的门外传进来。

    宋晓冬和涅克拉索夫暂时停战。

    在场的所有军人都对这个人敬礼。

    进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一个将军,名字叫做肯德里克,是这个维和部队营地的总指挥官。

    “不好好休息,在这里打架?”肯德里克呵斥宋晓冬和涅克拉索夫。

    宋晓冬仔细地观察了一下,肯德里克进来的时候,所有当兵的人,都给他敬礼,而其他人,其他别有用心的人,其他国家的混在队伍里面的异能管理部门的人,都没有敬礼的习惯。

    所以,宋晓冬很轻松的筛选出了,基本上在场的所有异能人。

    肯德里克以为这两个人是兵,可是这两个人不是,涅克拉索夫和宋晓冬都仿佛根本没听见肯德里克的话,直接走开了。

    “宋先生,后会有期。”涅克拉索夫下拳台之前,回过头来对宋晓冬说道。

    “改天再杀你。”

    “好,我等着。”

    宋晓冬和冯灿都离开。

    “你们干什么去?”

    “那个部队的?”

    “我去找你们首长去!”

    “什么态度?”

    宋晓冬和涅克拉索夫都是一样,眼皮都不抬就走了。

    白天平静的过去了。

    晚上,宋晓冬去找张兴飞。

    “什么事?”张兴飞问宋晓冬。

    “今天晚上天气阴沉,无星无月,是个死人的好时间啊。”宋晓冬对张兴飞说道。

    “你怎么想?”张兴飞问道。

    “我要和冯灿一起睡。”宋晓冬说道。

    “这你要去问她同不同意,不要问我。”张兴飞笑道。

    “还有多吉本玛,还有徐丽珍。”宋晓冬说道。

    “所有人都在一起?安全么?”张兴飞问道。

    “你不是想要尝试一下,场外指挥么?”宋晓冬问道。

    “我给你创造机会。”

    “我对情况还不了解。”张兴飞说道。

    “这是因为如此啊。”宋晓冬说道。

    “那好,你去把他们都叫来。”张兴飞说道。

    “好。”

    宋晓冬把冯灿、徐丽珍、多吉本玛以及徐梦萦都叫来。

    “怎么了?”冯灿问道。

    “宋晓冬说感觉今天晚上是一个死人的好时机。”张兴飞看了一眼宋晓冬。

    “死人还要抓住时机?”冯灿白了宋晓冬一眼。

    “死人这么重要的事情,当然要做到天时地利人和。”宋晓冬说道。

    “宋晓冬的意思是,你们今天晚上就躲在一起,等着别人上门服务,我躲在远处,给你们提供场外指挥。”张兴飞说道。

    “好。”

    “那岂不是晚上又睡不好觉了。”冯灿抱怨。

    “你下午没睡吗?”宋晓冬问道。

    “没睡。”

    “那你现在睡,半夜我叫你起床。”宋晓冬说道。

    “不要。”

    “好,按照咱们之前的部署,宋晓冬作为主战员,现场战斗指挥由宋晓冬负责,冯灿负责和我联系,你们都要听宋晓冬的命令。”张兴飞对大家说道。

    “好。”

    “你要听我的命令。”张兴飞又对宋晓冬说道。

    “好,一定一定。”

    张兴飞带着装备,躲到了营地外面的石头山上。

    宋晓冬、冯灿、多吉本玛、徐丽珍睡在一间帐篷里面。

    “你想的什么鬼主意,还睡在一起,你是不是打小徐的主意?”冯灿问宋晓冬。

    “咱们是团队啊,打架当然要一起了啊,而且小徐还是第一次和咱们在一起执行任务,彼此之间都缺乏了解,总要通过一场打斗,来互相磨合一下吧!”宋晓冬辩解道。

    一间帐篷里面四张床,两男两女八目相对。

    “小徐,要不你介绍一下自己吧,有没有男朋友啊?让这色鬼死心。”冯灿对徐丽珍说道。

    “怎么说话呢?还色鬼?你看我翩翩君子之风,还色鬼,我怎么色你了?”宋晓冬问冯灿。

    “我,你还敢说,小徐,我可告诉你,可离这个人远一点,他,又坏又色!上一次,趁着我受伤,在人家身上乱摸,坏透了!”冯灿对徐丽珍说道。

    “真的吗?那你揍他啊!”徐丽珍笑呵呵的对冯灿说道。

    “我当然要揍他了!”

    宋晓冬听的明明白白,冯灿这就是在向徐丽珍炫耀,自己和宋晓冬关系多么好。

    “咱们还是分一下分工吧。”多吉本玛说道。

    “好。”宋晓冬点头。

    “我近战。”多吉本玛说道。

    “我也近战。”冯灿举手。

    “我负责医疗和侦查。”宋晓冬说道。

    “我也可以侦查,还懂得一些土系的法术。”徐丽珍说道。

    “那战斗序列,就是我,多吉本玛,徐丽珍,和宋晓冬,怎么样?”冯灿问大家。

    宋晓冬摇摇头:“土生木,应该是徐丽珍在最后。”

    “为什么啊?”冯灿歪着头问冯灿。

    “因为小徐是医疗兵的医疗兵。”宋晓冬看了一眼徐丽珍。

    徐丽珍点点头。

    第三千零四十三章不要乱问

    “什么意思?”冯灿问道。

    “不要乱问。”宋晓冬笑道。

    “哼。”

    斯普雷格和娜塔莉在英国人的营地里面,商量着对策。

    斯普雷格的后背衣服被娜塔莉烧出了一个大窟窿,后背严重烫伤。

    斯普雷格坐在营地中的床上,并没有靠着墙或者侧躺,而是斜着坐着,正好面对着宋晓冬等人营地的方向,眼睛散发着微微的荧光。

    “宋晓冬等人坐在一间帐篷里,显然已经准备好了,等着我们上门呢。”斯普雷格对娜塔莉和尤拉莉亚说道。

    “我们人少。”尤拉莉亚说道。

    “我们虽然人少,可是,宋晓冬的仇人多啊。”娜塔莉说道。

    尤拉莉亚其实正处于停职观察阶段,英国方面的态度是,既然这个宋晓冬不好惹,就不要在惹了,可是尤拉莉亚的老师阿伯特先生死了,尤拉莉亚不甘心,一定要找宋晓冬报仇。

    却丝毫不说,明明是阿伯特先动的手,上来就对宋晓冬和冯灿使用了精神控制的能力,幸亏宋晓冬精神力量在阿伯特之上,才能够化险为夷,不然的话,就是任凭阿伯特摆布,岂不是生死未卜。

    明明是阿伯特先动的手,不小心害死了自己的性命,和十几个武装人员的性命,结果现在尤拉莉亚还来不依不饶。

    “对付华国的一个异能人,居然需要和其他国家联手?我可丢不起这个人!”尤拉莉亚说道。

    “那我们现在就这样上去,那不就是送死么。”斯普雷格说道。

    “我不怕死,我就是死了也要给阿伯特先生报仇!”尤拉莉亚情绪激动起来。

    “我不想死啊问题是。”斯普雷格说道。

    “你....”

    尤拉莉亚想要发火,可是,斯普雷格和娜塔莉能来,就已经很够朋友了。

    “好吧,我去找阿姆斯特德。”尤拉莉亚说道。

    “谁?”斯普雷格问道。

    “阿根廷人。”娜塔莉说道。

    “你疯了?”斯普雷格问尤拉莉亚。

    “去找俄国人,和国人,也比找阿根廷人好啊,你杀了人家两个警察你忘了?”斯普雷格说道。

    “如果阿根廷人都能同意,那其他几个国家的人就都能同意合作,到时候,就能让所有人都来对付宋晓冬,联合起一切能够联合起来的力量。”尤拉莉亚说道。

    “你真是不要命了!”斯普雷格说道。

    “咱们一起去吧。”娜塔莉说道。

    “好。”

    尤拉莉亚、娜塔莉、斯普雷格三个人一起去了阿根廷人的营地。

    张兴飞站在旁边的石头山上,鸟瞰一切,营地里就是钻出来一只耗子,都无法跳过张兴飞的眼睛。

    张兴飞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尤拉莉亚、娜塔莉以及斯普雷格三个人。

    张兴飞立即联系冯灿。

    “发现尤拉莉亚以及其他两个人,离开了英国人的营地,貌似正在去往你们的方向,有待观察。”张兴飞对冯灿说道。

    “收到。”

    “英国人离开了他们的营地,可能是往我们这个方向来的。”冯灿对宋晓冬说道。

    “英国人是三个人,其中有尤拉莉亚,还有两个人,其中有一个会发热。”宋晓冬对大家说道。

    “发热?这算什么能力?”冯灿问道。

    宋晓冬撩起自己的衣服袖子给冯灿看。

    “怎么了?”

    冯灿凑过头来,发现宋晓冬的胳膊上有好几个水泡。

    “怎么弄得?”冯灿问道。

    “在活动中心的时候搞的啊。就是那个英国人弄得。”宋晓冬回答。

    “哦,看来还真的要小心了。”冯灿说道。

    “嗯,不能麻痹大意。”宋晓冬说道。

    尤拉莉亚带着斯普雷格、娜塔莉,并没有直接来找宋晓冬,而是去了阿根廷驻军的营地。

    “嗯?”张兴飞拿着望远镜观察着尤拉莉亚的行动,有些疑惑。

    “他们没有来找你们,而是去了阿根廷的营地。”张兴飞对冯灿说道。

    “收到。”

    “尤拉莉亚没有来找我们,而是去找阿根廷人了,去了阿根廷人的营地。”冯灿说道。

    “嗯?有意思。”宋晓冬听了冯灿的话说道。

    “尤拉莉亚不是被阿根廷方面通缉着呢么?”冯灿问道。

    “我还被他们所有国家都通缉着呢。”宋晓冬说道。

    “你神气什么,我也一样啊。”冯灿说道。

    “他们一定是去谈判了。”宋晓冬说道。

    “仇人见面,有什么好谈的。”冯灿不以为然。

    “你说,是英国和阿根廷方面的矛盾比较大,还是我和他们之间的矛盾比较大?”宋晓冬问冯灿。

    “嗯,先杀你是头等大事。”冯灿点点头。

    “所以嘛。”

    “这里是阿根廷维和部队驻地,闲人免进。”营地守卫拦住了尤拉莉亚等人。

    “我是来找阿姆斯特德的。”尤拉莉亚对守卫说道。

    “营地里没有这个人。”守卫回答。

    “是吗?”尤拉莉亚眼睛盯着守卫。

    守卫开始丧失神志,机械地点头。

    “好,跟我来。”

    守卫把尤拉莉亚三个人送到了帐篷外。

    守卫回去继续站岗,尤拉莉亚站在帐篷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尤拉莉亚拉开了门帘。

    一只手从门里面伸出来,捏住了尤拉莉亚的手腕。

    尤拉莉亚瞬间就感觉自己全身所有的力量都被吸走了,头重脚轻意识模糊,摇摇欲坠就要倒下。

    站在外面的斯普雷格,手指了指帐篷里面的一个方向。

    娜塔莉看向斯普雷格指着的方向。

    帐篷上被烧出了两个大窟窿。

    “啊哈!”

    抓着尤拉莉亚手的是阿姆斯特德,吸走了尤拉莉亚身上的力气,但是却突然间感受到自己半边身体火辣辣的疼,阿姆斯特德条件反射的松开了尤拉莉亚的手,向后跳出好远,回过头来一看,帘子上两个黑窟窿。

    “进。”赛琳娜在帐篷里面,对尤拉莉亚等人说道。

    尤拉莉亚被吸的精神萎靡,仿佛刚刚熬一整夜没睡一般。

    斯普雷格和娜塔莉架起尤拉莉亚。

    “请。”阿姆斯特德一脸得逞的笑意,伸手要和尤拉莉亚握手。

    尤拉莉亚会过头看了一眼娜塔莉,再回过头来和阿姆斯特德握手。

    第三千零四十四章正在谈判

    阿姆斯特德没有使用自己的能力,因为娜塔莉在盯着自己。

    阿姆斯特德和尤拉莉亚握手。

    外面传来了士兵跑步的声音。

    尤拉莉亚等人已经被包围了,营地外面到处都是阿根廷的士兵。

    “看起来,谈判不太顺利,阿根廷方面已经派军队,把尤拉莉亚等人给包围在帐篷里面的,他们正在谈判。”张兴飞向冯灿通报情况。

    “收到。”

    “张副组长说,阿根廷方面已经把尤拉莉亚等人给包围在营地帐篷里面了。”冯灿对大家说道。

    “打不起来的,如果英国人和阿根廷人都能够合伙,那,结果可就不妙了,恐怕,她们是要一起来动手啊。”宋晓冬说道。

    “那我们怎么办?”冯灿问道。

    “打啊,还怎么办,来多少人,就死多少人。”宋晓冬说道。

    “你,有把握?”冯灿问宋晓冬。

    “有,除了米国人,剩下的国家的艺能部门都是乌合之众,不值一提。”宋晓冬非常自信。

    阿姆斯特德和尤拉莉亚谈判。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杀了你?”阿姆斯特德问尤拉莉亚。

    “我是来谈判的。”尤拉莉亚说道。

    “什么狗屁宋晓冬,杀了你,回去我一样是二等功,一样升官发财,杀你多简单啊,杀宋晓冬?这种玩命的买卖,都是不要命的人才去做的,我可不去。”阿姆斯特德对尤拉莉亚说道。

    “杀了宋晓冬,你再杀我,我给你杀。”尤拉莉亚咬咬牙,对阿姆斯特德说道。

    “哦?”

    阿姆斯特德来了兴趣,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身后的赛琳娜。

    赛琳娜点了点头。

    “好,你这说,我就答应了,不过,我不相信你。”阿姆斯特德对尤拉莉亚说道。

    “你就这么恨宋晓冬?”阿姆斯特德问尤拉莉亚。

    “他杀了我的精神导师。”尤拉莉亚眼中冒出怒火。

    “我知道这件事情。”阿姆斯特德说道。

    “那怎样你才能相信我?”尤拉莉亚问道。

    阿姆斯特德微微一笑,转身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后面,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来一个项圈。

    “认识这个东西么?”阿姆斯特德问尤拉莉亚。

    “项圈炸弹,专门炸脑袋。”尤拉莉亚回答。

    “好,知道就好,带上它。”阿姆斯特德把项圈递到尤拉莉亚面前。

    “别啊!”娜塔莉想要阻止尤拉莉亚。

    “别犯傻,他骗你的!”斯普雷格也对尤拉莉亚说道。

    尤拉莉亚转过身来看了一眼斯普雷格和娜塔莉,义无反顾地接过了项圈。

    “带上。”阿姆斯特德对尤拉莉亚微笑着摆摆手。

    尤拉莉亚打开项圈,套在了自己脖子上,红色的指示灯,变成了绿色的。

    阿姆斯特德把引爆器拿在手里,高高的举起来,给尤拉莉亚看。

    “你敢!”娜塔莉站出来,一双眼睛向外散发着炽热的红色的光芒,铺面而来的热量让阿姆斯特德难以呼吸。

    “哈哈哈哈哈哈!”

    “合作愉快,尤拉莉亚小姐!”阿姆斯特德再一次伸出手要和尤拉莉亚握手。

    “合作愉快。”尤拉莉亚再一次和阿姆斯特德握手,阿姆斯特德又吸收了一点尤拉莉亚的力气。

    尤拉莉亚摇摇晃晃地走出了帐篷,外面士兵们整齐地站成两列,杀气腾腾。

    尤拉莉亚脸色铁青,但是还是冷着脸,带着斯普雷格和娜塔莉,离开了营地。

    “尤拉莉亚他们离开了营地,看样子,是谈妥了。”张兴飞对冯灿说道。

    “尤拉莉亚貌似和阿根廷方面谈妥了。”宋晓冬说道。

    “那完了,要联合起来了。”冯灿说道。

    “他们可能会联起手来对付你,你有什么对策?”张兴飞问冯灿。

    “问你有什么对策呢。”冯灿问宋晓冬。

    “这些人的异能等级不高,我自己就能够对付,更何况还有徐丽珍在。”宋晓冬对冯灿说道。

    “徐丽珍在?徐丽珍有什么本领?”冯灿只是在心里想想,嘴上什么都没说。

    “宋晓冬说有徐丽珍在,不会出问题。”冯灿对张兴飞说道。

    “好。”

    “你们可以先整理一些异能人的情报。”张兴飞提醒道。

    “整理一下你之前遇到过的异能人的情况吧。”冯灿对宋晓冬说道。

    “好。”

    “英国方面,尤拉莉亚,以及能力是偷取别人的思想。”

    “还有一男一女,男的能力暂时不清楚,女的的能力是能够发热,用眼睛可以灼烧被看到的东西。”宋晓冬对冯灿说道。

    冯灿再传达给张兴飞:“英国方面两女一男,尤拉莉亚偷取他人思想,另一个女人可以使用眼睛产生灼烧效果,男人的能力暂时未知。”

    “和国方面,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能力不详,女的拥有和我一样控制藤蔓的能力,并且能力级别在我之上。”

    “俄国方面,两个人,其中一个拥有来自斯拉夫神话的精神力量,另一个能力不详。”

    “阿根廷方面,一男一女,男的能够吸收能量,女的能力不详。”

    冯灿把这些信息,都传递给了张兴飞。

    张兴飞快速建立了一个敌人的名单,同时,根据提供的情报,直接登录华国063的工作名单进行加检索,补充这些人的信息。

    虽然之前华国063并没有和其他国家的异能管理部门发生过大规模的冲突,但是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华国方面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其他国家异能管理部门的研究调查,基本上已经建立了一个相对完善的常规外勤人员的名单,这些人的底细,还是很容易查到的。

    张兴飞很快就在宋晓冬提供的信息基础上,了解到了这些人的更丰富的信息。

    张兴飞联系冯灿。

    “之前宋晓冬提到,有一些人的能力是不明确的,我可以给你们提供一些参考。”张兴飞对冯灿说道。

    “好。”

    “英国方面,经常和尤拉莉亚一起出任务的人里,有一个会透视,另一个会发热。”

    “阿根廷方面,有一个人会吸收能量,另一个是一个先知,预言家。”

    “真的有预言家吗?”冯灿好奇地嘀咕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