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丘奇的日记十七

    斯通先生终于醒了。他的身体很虚弱,就像生了大病。医生建议他继续输液,他却说不用了,只问我们讨要了一些营养粥吃。

    伊万和鲍里斯的身体倒是恢复得差不多了,尤其是鲍里斯,生龙活虎的。他和安德森很谈得来,还经常去帮他修船。

    还别说,鲍里斯和伊万对船上的设备非常了解,很多毛病都在他们手里修好了。安德森偷偷告诉我,这两个人一定在军队服役过,而且是在最好的军舰或者潜艇上。

    从他们的举止动作以及鲍里斯不经意的言谈间,我也早有所觉,他们很可能是军人出身,不过没有安德森推断得这么准确而已。

    如果我们所猜不差的话,他们不愿谈及他们出事的原因就可以理解了。但这么一想又不禁让我有点担忧,难道我们遭遇的那次海啸和之前的咄咄怪事真的和军方的行动有关?而他们就是在军事行动中差点遇难的士兵?

    在南太平洋上,能制造这么大动作的理论上只有美国。新西兰没有这个实力,而澳大利亚不会在离本土这么远的地方搞军事实验,而且这里是美国人的势力范围。但是美国的军事行为,为什么会出现两个俄国士兵?何况那边还躺着一个亚洲人!

    我越想越觉得混乱而不可思议,有一股浓浓的阴谋的味道在我的鼻子前面萦绕着,我甚至嗅到了某种极大的不可知的危险。

    还是快点离开吧,回到陆地上就什么都好了。

    然而,我们还没调整好航向,就确认了另一件可怕的事情。

    事情的起因是鲍里斯手腕上带着的一块表。

    当时他正和安德森一起在甲板上吹风,顺便胡天海地地吹各种牛。我有意让安德森和他多说话,以便能够从他口中探听到一点什么消息。

    鲍里斯问安德森,你猜这是我在海上度过的第几个圣诞节?

    安德森哈哈大笑着说,第几个都不重要,圣诞节还早,现在才八月,如果四个月以后你还在船上的话,再来吹这个话题吧。

    鲍里斯惊讶地看着安德森,然后抬起手腕看了一眼,用力拍着自己的手表说,你疯了吗安德森?明天就是圣诞节,明天,懂吗!你他妈的是不是喝海水喝傻掉了,居然说现在才八月!

    安德森一把抓过他的手腕,盯着他的手表看,然后又看向自己的手腕。我远远地看到安德森脸上渐渐凝固的惊讶的表情。

    接着,安德森紧张地跑来抓起我的手腕看我的表。我说怎么啦,安德森?安德森说你去看看那家伙的表,他表上的日期是十二月二十四号。

    我说怎么可能?但我还是向正慢慢走过来的鲍里斯求证。他说没错啊,今天就是平安夜了,我们是不是应该一起放松一下?

    科学家们的各种先进的电子手表都在这次海啸加电磁脉冲灾难中坏掉了,但我的海员们大多数戴的都是防水的机械表。我们表上的日历显示我们现在还处于八月份。我的船长室里还有纸质的日历,我每天都要撕一张。而且我有写日记的习惯,我相信自己不会弄错日子。

    可是,鲍里斯和伊万的手表都显示现在是十二月份,明天就是圣诞节。他们两个人也都信誓旦旦的表示,这个日期绝对不会有错。

    我觉得他们没有理由骗我们,而且也不可能同时预谋好了,把手表的日期都调整好。而最重要的,天上的太阳和海上的温度是不会骗人的。虽然海洋不像陆地那样四季温差大,但冬天和夏天的区别还是很明显的。

    罗宾斯知道这个消息后沉默不语。他几天前就做出了这样的猜测,只是没有人愿意相信。他先是去了正在养伤的帕尔迪克的房间,关上了房门,两个人在房间里说了很久的话。后来他又把拉里夫人叫了去。

    我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为什么如此神秘,但我想一定是和穿越时间这回事情有关,因为帕尔迪克是空间物理学专家,如果说船上谁能说清楚穿越这种事情的话,大概就只有他了。

    而且帕尔迪克伤得很重,船上的医疗条件有限,尤其是许多设备坏了以后,只能依靠原始的手段来帮助他的断骨恢复,幸好他的脑震荡不严重。如此重伤,照理是不应该去打扰他的,罗宾斯先生一定是觉得事态有点严重,或者想到了别的什么必须要问帕尔迪克的事情。

    可是天哪,到底是什么事情呢?为什么他们搞得这么神秘兮兮的?

    后来,他和拉里夫人从帕尔迪克的房间出来,我以为他们要宣布什么,然而并没有。他们一起去了亚瑟·斯通的房间。不过这一次他们大概觉得不该避开我这个船长,所以跟我打了招呼,说要和斯通先生确认一些事情,请我一块儿去。

    伊万和鲍里斯似乎对我们不放心,一脸紧张地跟着我们。罗宾斯和拉里夫人都没有阻止。这样一来,其他想去的人也跟了上来。爱丽丝寸步不离地跟着拉里夫人,另外几位科学家也紧随着我们。

    不过后来我才知道,罗宾斯和拉里夫人为什么不阻止别人一起去了,因为去再多的人也没用。拉里夫人进去以后,就令人难以置信地用熟练的中文和斯通先生开始交谈,其他人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在多年的航海生涯里,我接触过许多不同国籍的船员,其中当然也有中国人。所以我多多少少学了一点汉语,会说诸如“你好、吃饭了吗、再见、他妈的”等一些常用语,但你要我去听两个中国人的谈话,我是真的一点儿也反应不过来。

    我听拉里夫人说中文就像在唱歌,唯一能听懂的大概就是她称呼斯通的名字,虽然音节变得有点奇怪,听起来像“司徒”。

    那位“司徒”先生脸上始终洋溢着一种温暖的笑容,虽然可能因为身体的原因,笑容懒洋洋的,但却有种深入人心的力量,让你看见他就像沐浴在春风中般舒畅。我看见爱丽丝的眼神里放出来光,尽管我能肯定,她一个字也听不懂。

    谈话没有持续多久,斯通似乎坚持不住了,虽然他一直保持着优雅,几乎让人忘记了他是个病人。

    拉里夫人终止了谈话,除了伊万和鲍里斯,其他人都退出了斯通的房间。我看到拉里夫人和罗宾斯的脸色变幻不定,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想事情一定很严重了。罗宾斯先生没有向我解释什么,只是请求,立刻全速前进,尽快找到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