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于石原慎太郎在报纸上发表恶评诋毁自己新书这件事,虽然这件事本身对于年轻人而言并没有什么影响,甚至只要操作的好,还能坏事变好事,但对于石原慎太郎这个人本身,年轻人却十分的在意。

    石原慎太郎其人尽管身上有着文学家的头衔,但他本质上却依然是个政治家。

    政治家做事,自然利益为先,没有利益的事情,作为一个合格的政治家是不会去做的。石原慎太郎连死去弟弟的名声都能够好好利用,自然没有道理会无目的的诋毁自己的新书,只是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年轻人却有些想不太明白。

    石原慎太郎去年才当选为芥川奖评审委员会成员,而他去年也辞去了众议院议员的职位,目前来说他的政治影响力已经降到了最低,难道他是希望通过打压自己这种手段,踩着自己畅销书作家的名气为自己积累人气?

    年轻人心中泛起这个想法,一时之间眉头也紧皱起来,石原慎太郎会在1999年参选东京都知事,并且随后连任12年,此时虽然谈不上为参选做准备,但作为政治人物,树立自己的形象并且为此积累选民人气,倒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只是他的目的真的这么简单吗?

    难道是因为老师的关系?年轻人又想起了一个新的可能性,但却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

    大江健三郎虽然和石原慎太郎之间关系并不算好,但两人却没有什么私仇或是利益纠葛,甚至在1958年的时候,还曾经组建过“青年RB会”这个组织来反对日美安保,两人之间的政治观点虽然不同,但也没有什么冲突。

    而且作为一个成熟的政治家,只要有利益,即便是杀父仇人都能相逢一笑泯恩仇,如果只是为了些许冲突或是观念不同就做出这样的举动,实在不像是一个已经从政20多年的老政客会做的事情。

    想着这些事情,年轻人不由得感到有些头疼,虽然这一世有着看一眼就能学会任何东西的本事,但对于政治这种勾心斗角的事情,前一世只是一个普通网络写手的年轻人还是没有任何天赋可言。

    这种玩弄心机的事情,靠的是在政治博弈之中厮杀积累起来的经验,并非靠学习就能学会的东西,就算有人真的天赋异禀,天生擅长算计人心,年轻人也不是这样的人。

    揉了揉有些发涨的太阳穴,年轻人放弃了继续思考石原慎太郎的目的,不管他想做什么,只要自己不跟着他的节奏走,以不变应万变,这条老狐狸也奈何自己不得,就算他真的要对付自己,那他也要掂量一下是不是真的惹得起岛津家。辞去了众议院议员的职务,如今的石原慎太郎还不是未来的东京都知事,以岛津家的影响力,收拾他并不是什么难事。

    心中做出决定,一旦事情超出自己的应对范围就回鹿儿岛找外公求救之后,年轻人将这件事也放到了一旁,如今对他而言重要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想到自己最近在策划的事情,年轻人想到石原慎太郎一贯的政治立场,忽然觉得这件事似乎可以利用一下,顿时计上心来,心中有了盘算……

    ——————————————

    BEING公司的办公大楼内,坂井泉水还是惯常的打扮,一件宽松的衬衫和一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带着一顶遮住大半面容的棒球帽,只是她今天步履匆匆,脸上带着略显焦急的表情,显然心情并不太好。

    “ZARD桑!”坂井泉水走进公司,沿途见到她的人都赶忙向她打着招呼。一贯平易近人的坂井泉水虽然不常来公司,但却人缘很好,加上她也是BEING公司最重量级的女歌手,所有人都不敢怠慢。

    至于为什么叫坂井泉水ZARD,则是因为她是ZARD乐队唯一的固定成员和主唱,提到ZARD的时候,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指她这位主唱。久而久之,人们也就习惯用ZARD来称呼坂井泉水了。

    坂井泉水似乎有些不耐烦,但还是一一回礼,只是脚步不停,直接朝着BEING公司的社长长户大幸的办公室走去,敲了两下之后,便直接走了进去。

    “ZARD?你怎么今天有心情来公司了?坐吧,有什么事?”长户大幸抬头看到走进自己办公室的坂井泉水,笑着同她打着招呼。

    对于坂井泉水这个被自己一手发掘的女歌手,长户大幸一直以来十分的看好,不然也不会当初仅仅只是初次见面便对她发出了邀请,更不会允许她几乎从未进行过宣传,连演唱会都几乎没有开过。

    虽然BEING公司一贯的风格如此,旗下的艺人大多数都是靠自己的作品说话,不怎么进行宣传打碟也能卖出百万销量,但随着九十年代逐渐过去,宣传的作用也在不断的体现,比起前几年BEING系艺人创造出450亿日元销售额,缔造BEING BOOM传奇的时候相比,公司业绩这两年已经有些下滑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坂井泉水依旧我行我素,除了她自己本身性格如此之外,和长户大幸的偏爱和纵容也是分不开的。

    “长户桑,公司和杂志社以及报社的关系怎么样?如果我要发个声明的话,能够发出去吗?”坂井泉水没有客套,在长户大幸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便直接朝他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公司和新闻媒体的关系当然有一些,不过都是偏向于音乐杂志或者周刊的。如果只是一般声明的话,还是很容易的,ZARD你要发的是什么声明?该不会是要宣布结婚,退出乐坛吧?那样的话,我还是给你开个新闻发布会吧!”长户大幸向坂井泉水解释的同时,也同她开着玩笑。

    “结婚?就算结婚了我也不可能退出乐坛的。”坂井泉水摇了摇头,拿出一张报纸铺在了长户大幸的办公桌上:“我为的是这件事,有人在报纸上诋毁穿越者的新书,我想发个声明对他表示一下支持。”

    “这件事和ZARD你有什么关系吗?”长户大幸疑惑的拿起了报纸,对于这件事他显然有些摸不着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