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端着洗脚盆出门时,看到周围的路灯都关闭了,先在已经是晚上时间22点了,在农村这个点已经全部睡下,没有了一点喧哗,这也许就是和都市的区别吧!

    为贵阳的晚上10点,正是华灯初上,夜光繁华的时候,让人停不下来思考任何问题。

    大家都纷纷睡觉了,她们三还是一样,睡一张床,她和妹妹简单的聊了几句,吩咐她别看书太晚,放松自己的心情,适量的复习就行。

    林佳佳和夏青跟随着她的步伐,来到她睡了十几年的床,在楼上,因为楼梯也是木板做的,夏青试了几次都不敢跨步前行。

    林佳佳幸灾乐祸的在楼上盯着在楼下的她,对她做一个胜利的手势,并激她说:“天不怕地不怕的夏青,居然怕一个一动不动的木楼梯。”一边说一边笑的林佳佳有那么一点夸张了。

    最后她故作镇定的酝酿了好几分钟,才双手扶着楼梯的边缘慢慢的爬了上楼。

    站在楼板上她还在瑟瑟发抖,好像刚才经历了一段生死大战一般感慨。

    “怎么样?是不是这个有体验生活的感觉?”宁静看着她问到。

    躺在床上,看这亮瓦上透着的一点点光,思绪万千,依然无法入眠。

    木架子做成的床原本就不是很宽敞,三个人睡在一头十分拥挤,但是林佳佳和夏青一定要凑热闹,把宁静紧紧的包围在中间,她左右的翻不动,实在无奈的情况下,她提议横着睡,这样床就宽敞了许多。

    反正矮小的林佳佳觉得无所谓,就算横着睡,她的脚也能伸直,完全不用担忧是横着睡还是竖着睡。

    房间里黑黑的,完全看不清周围,只能看到亮瓦上微弱的一点亮光。

    宁静在吩咐她们早点睡,自己却扭头思绪万千,人虽然安静的睡在床上,心早已经不知道飞去了哪。

    夜越来越深了,她的心却很难去静下来,一天中有很长的时间里,都在去交流,去工作,去忙于应付这样那样的事情,有些甚至是自己不愿意又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而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会想白天那个是不是最真的自己,还是带着隐形的面具,在为以后未知的迷茫坚持着,奋斗着。

    在她思绪万千的时候,旁边的林佳佳和夏青已经在呼呼欲睡,一天一夜没有睡觉,眼睛早已经肿的像一个熊猫。

    她听到楼下还有爸爸整理东西的声音传来,于是她偷偷披上了外衣,轻声轻脚的下了楼。

    看着微弱灯光下的爸爸,还拿着简单在各种裁剪,桌上的尺子和各种工具凌乱的摆放着,她笑着想到,几十年过去了,爸爸在做衣服的时候工具总是凌乱不堪的在桌子上。

    “过来吧!我知道你没睡,还偷看呢?”爸爸一边在做事,一边说道。

    “嘿嘿,这么厉害吗?你怎么知道我在门口?”她傻笑着向爸爸问到。

    “不用看,我知道,因为你是我女儿,你以为小时候偷看我不知道吗?我都知道的,就是不想揭穿你。”爸爸说话的样子好骄傲。

    宁静刚想开口说什么就被爸爸给打断了,他轻轻的“嘘”了一声,回头看了看,确定妈妈房间的灯熄灭了,他才放下手里的剪子,点上一根香烟,落座在长长的木凳子上。

    他长长的吸了一口烟,慢慢的说道:“其实呢,爸爸是故意在这里等你的,我并没有什么要做的,衣服已经做好了。”

    宁静心里想到,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虽然只字未提,但是爸爸还是一眼就看穿了她的所有心思。

    “等我干嘛?”宁静若无其事的回答道。

    “你别以为爸爸离你远就什么都不知道,其实我什么都知道,你和韩晨之间……”他突然停顿了没有说话,又继续开始抽烟。

    “爸,你想多了吧?我和韩晨之间什么都没有,还像以前一样是好朋友啊。”宁静故意用宽慰的口吻安慰的说道。

    爸爸许久没有说话,但是他把一切都沉默在了心里,谁愿意看见自己的女儿受委屈呢,何况她爸爸是个很骄傲的人,他一定不愿意自己的女儿委屈求全任何东西的。

    她看着爸爸头上西撒着一颗一颗的白头发,还有马上高考的妹妹,正在为未来努力的拼命着,作为姐姐的她,作为曾经放弃过大学梦的她来说,不希望自己的妹妹也像她一样,拿着通知书放弃学业。

    她知道时光太快,在现在这个二十岁的年纪里,她已经懂得了不再任性,也没有时间可以让她堕落任性。

    “不管将来发生什么,生活有多艰苦,爸爸都希望你过得开心一点,一直坚持初心,好好走下去。”爸爸的话非常感慨,她也深深的能体会,能懂得。

    “其实我和韩晨真的没有什么,我们一直是好朋友关系,还像以前一样,他一直把我当妹妹,我还是把他当哥哥!”宁静还在努力的解释。

    爸爸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此时他手里的烟已经吸完了只剩下烟头,白灰色的烟灰抖落在地上一地。

    “爸,我有件事想和你说,我在贵阳遇见一个人,他对我很好很好,就像韩晨一样,一切会以我为中心的对待我,他也是做超市管理的,在他身上我学到了很多的东西,我在想如果我和他在适合的机会,我们也许会发展的不只是好朋友关系。”宁静试探的口气在和爸爸说话,其实这也是自己在编造一个谎言吧,她自己最明白,她只是把江浩当作朋友。

    “不管将来那个人是谁,你要记住,从小家里的条件虽然不好,但是爸爸妈妈一直把你们当公主一样的宠着长大,不是为了让你长大为任何男人委屈求全的,即使爸爸妈妈不在了,也要把自己当公主一样的活着。”爸爸的话虽然平凡,却包含着一个爸爸对女儿无限的爱。

    岁月无痕,年华掷地有声,在时光里游走的我们,不经意间,便被烙上了时间的印迹,早已从爸爸妈妈别庇佑下磨小公主长成了大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