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韧冷冷说道:“你猜得没错,我的确在拉尔斯呆过,可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我只是一个为了钱的雇佣兵,你付给我钱,我为你卖命,就这么简单!”

    汉克以审视的目光望着简韧:“很久以前是什么时候?”

    简韧黑着脸说到:“我说的很久,也许是一天,也许是一年,也许是一个世纪!”

    “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背叛拉尔斯王国?接近公主有什么企图?”

    简韧冷冷与汉克对视:“你是在审讯吗?”

    “这些问题你最好老实回答,并且休想对公主有任何企图,否则我会对你不客气!”

    “不客气?哈哈哈哈——”简韧不屑地望着汉克,眼里的鄙视尽显无遗:“办得到的话,尽管试试吧!没想到你刚刚伤了一场,还这么自不量力!”

    汉克自知不是简韧的对手,只能恶狠狠地“哼!”了一声,发泄不满的情绪。

    蒂凡妮见简韧脸色难看,连忙劝解道:“好了好了,我只是随便问问,都不要吵了!我们是同伴,不是吗?”

    诺亚站到蒂凡妮身边,说道:“蒂凡妮姐姐说得对!”

    蒂凡妮感谢地望了诺亚一眼,抬起头说:“简韧,现在可以去拿回那笔佣金了,之后我们去斯坦兰尔!”

    简韧摆摆手说:“那个叫奥斯丁的家伙恐怕早就躲起来了!并且我们也没时间去教训那个混蛋!”

    “你是说……?”

    “如果我猜得没错,敌人的援军很快就会追来了!”简韧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蒂凡妮信心满满地说:“没关系的,我体内的法术能量还有一些,应该可以应付一场战斗!”

    简韧摇摇头,说道:“你以为拉尔斯王国的人都是白痴吗?之前我们对付的只是普通士兵,他们的援军,等级肯定在普通兵之上!”

    蒂凡妮哦了一声:“那我们赶快走吧!”

    “嗯!”

    “哎!”路易斯叹了口气,有些不甘心地说道:“可惜了我的八千枚金币!”

    拜耳镇向东二十公里,有一处凶险之地,叫做风之峡谷,这里是通往海边的必经之路。

    峡谷入口处,一群人站在那里,议论纷纷。

    旅客:“不知道怎么回事,风之峡谷里突然多出了许多食人蜂,专门吸食人类的血肉。”

    商人:“我已经困在这里一个多月了,不知道那些食人蜂什么时候会退走!”

    旅客:“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只能寻求雇佣兵的保护,然后快速通过这里。”

    商人:“一看你就是新来的,半个月前就有几波雇佣兵进去探路了,不过没听说有人活着出来过。”

    简韧一行人站在人群后面,悄悄听着人们的议论。

    路易斯冲简韧扮了个鬼脸:“糟糕,这下玩大条了!”

    简韧笑着回应:“这样才刺激,不是吗?”

    “刺激?我们已经被堵在这里了!”汉克喝斥道:“你以为这是游戏吗?”

    “没错,的确是游戏,一场不杀人就会被杀的死亡游戏!”

    汉克生气地说道:“混蛋,光复渤冰国是一场圣战,不是什么游戏!”

    “在我眼里,这跟游戏没有任何区别!”简韧轻描淡写地说道。

    汉克愤怒地望着简韧:“我劝你趁早把搅局的心思收起来,圣战是不容亵渎的,你可以立刻退出!”

    “退出?恐怕你的话连个屁都不如吧,开口之前最好掂掂自己的分量!”

    简韧不屑地瞥了汉克一眼,毫不掩饰自己的鄙视。

    “好了!”路易斯拍着简韧的肩膀,安慰道:“跟一个下人计较什么,想想接下来怎么办,才是正事!”

    听到路易斯的话,汉克简直暴跳如雷:“混蛋,你说谁是下人???我是渤冰国的大将军,是帕森陛下的近卫军将军!”

    “哟,你不提醒我都差点忘了,原来你是渤冰国的大将军!”

    简韧故作轻佻地说道:“可是将军大人,你的士兵哪去了?难道帕森临终前给你的遗言是,让他的近卫军去当盗贼,然后碰上强一点的对手就作鸟兽散?”

    “你……”汉克险些呕出一口鲜血。

    蒂凡妮见他们再度争吵,于是拦在简韧和汉克中间,着急地说:“拜托你们都不要吵了好吗?敌人就要追过来了!”

    简韧满不在乎地说道:“蒂凡妮,刚才你也听到了,是你的人挑衅我在先。”

    “好吧,简韧,我替汉克向你道歉!”

    蒂凡妮急的都想哭了,敌人的军队很快就过来了,在这种时候不想办法尽快脱身,却急着闹内讧,她怀疑自己的赌注下错了,难道自己太过高看了简韧?可是除了他,我还有谁可以依靠?

    简韧桀骜的眸子闪过一道精芒:“道不道歉的我不在乎,假如你还需要我,最好叫你的人别惹我,有时候发起脾气来,连我自己都感到害怕!”

    蒂凡妮:“……”

    “我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你应该知道我的为人,我的原则是,所有我参与的事情,行动必须听从我的指挥。”

    “所以,现在没有渤冰国公主,也没有什么大将军,只有以我本人为中心的枭龙战队!”

    汉克忍无可忍,怒吼道:“无礼!竟然对公主殿下提出这样的要求!”

    “够了!”蒂凡妮大声打断汉克:“按照简韧说的去做!”

    “可是……您是王室公主,有着高贵的血统,怎么能听从一个雇佣兵的吩咐?”

    “汉克,你应该清楚,简韧和路易斯绝不是一般的雇佣兵,而且我现在也不是公主。”

    汉克:“……”

    蒂凡妮眼里攥着泪花,她努力控制着,不让它们落下来:“渤冰国已经沦陷了一年多,现在我们应该清醒一些,身份什么的真的不重要,现在最要紧的是活下去……”

    “放心吧,属下一定会保护公主的,绝不会陷公主于危险之中!”

    “汉克,想要安全抵达斯坦兰尔,依靠决心是远远不够的。我从来没有怀疑你对渤冰国以及我本人的忠诚,只不过我们的对手很强。”

    蒂凡妮继续说道:“我敢肯定,仅仅依靠我们两个人,是绝对活不到斯坦兰尔的,是简韧让我看到了光复渤冰国的一线曙光!”

    汉克:“……”

    “简韧和路易斯加入我们,是冒了生命危险的,我们真的能给出像样的报酬吗?什么样的报酬能比生命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