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去灵路!”杨真断声说道。

    好歹相识一场,只是这个关系,杨真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花幽月就这么离开。

    贱猫说的只是一种猜测,以杨真阅尽各种小说传记甚至大片电视剧的经验看来,说不定还有其他情况,比如说……花幽月被夺舍了?

    如果真是觉醒了古血脉,导致花幽月性情大变,也不至于把白玄和水月灵女都忘记了,毕竟这些人是曾经过命的交情。

    不管是什么原因,杨真都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这事儿不弄明白,他睡觉都睡不踏实。

    贱猫撇了撇嘴,斜睨着杨真说道:“小子,如果小丫头真的觉醒了古血脉,你最好别和她走的太近。”

    “为啥?”杨真脚步一顿,好奇的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贱猫这话,杨真心里有些不舒服。

    妈的,和谁做朋友还要分情况不成?

    杨真偏偏就是一个倔驴性子,只要性情相投,哪怕对方是个大魔头,杨真也照样和他拜把子。

    如今却听到贱猫说别和花幽月走的太近这话,杨真没有当场大怒,已经是修养极好了。

    饶是如此,杨真都虎视眈眈的盯着贱猫,只要它敢说一句废话,就是一顿胖揍。

    特么的,向来只有本骚圣搞事情的份,谁敢对本骚圣指手画脚?

    贱猫见到杨真的眼神似乎吓了一跳,怒气冲冲的说道:“妈的,你这是什么眼神?”

    “有话快说!”杨真眼睛瞪得更大了。

    贱猫一撇嘴,说道:“被你一吓唬,本尊忘记了一些事情,需要吃点好……放手,有本事你放手,本尊和你拼了!”

    杨真拎着贱猫的尾巴抡圆了甩了好几圈,恶狠狠的威胁道:“你到底说不说?”

    “说说说,我这就说,你先放开,晕了晕了……”

    杨真把贱猫扔到地上之后,贱猫摇摇晃晃倒了好几次,饶是如此也不肯用四条腿着地,简直就是一个奇葩。

    好容易恢复过来,贱猫深吸一口气说道:“一旦觉醒了古血脉,就入了一种古老的传承,这些人身上都被下了诅咒,虽然被世人称之为天命血脉,却天生不详,会引来祸端……”

    杨真闻言骂了声娘,没好气地说道:“我当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原来只是这样,引来祸端那都不叫事,你难道不知道本骚圣的幸运直都爆表了吗?”

    “爆表是什么意思?”贱猫迟疑的问道,没等杨真说话,便嗤笑一声说道:“你运气再好,实力摆在这里呢,能抵挡得住天罚?”

    见杨真想要说话,贱猫一摆手说道:“便是大圣都不敢和这些觉醒了古血脉的人走的太近,你觉得你比大圣还牛逼?”

    卧槽!

    杨真目瞪口呆。

    连大圣都能坑?

    这古血脉简直上天了啊。

    贱猫见杨真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撇了撇嘴一脸的得意,说道:“现在你知道厉害了吧,古血脉是天地不容的存在,哪怕你走在他们附近,都有可能凭空遭到雷劈,而且还是突如其来,避无可避的雷劈,再加上你这么爱装逼……”

    一脸幸灾乐祸的贱猫嗤嗤的笑,斜睨着杨真说道:“你说过一句什么话来着,莫装逼,装逼遭雷劈……妈的,你这又是什么眼神?”

    贱猫看着杨真越来越亮的眼睛,身上的毛都竖起来了。

    杨真嘿嘿怪笑,抬头看了看半空,一脸跃跃欲试的说道:“这个好这个好,逆天改命那次我还没爽够,那天劫就消失了,如今有了能够引雷的法子,倒也省得本骚圣苦苦修炼境界了。”

    贱猫瞠目结舌的看着杨真,摇头说道:“佩服佩服!”

    “惭愧惭愧!”杨真哈哈大笑,拍了拍叶知命的肩膀,说道:“哥们,你知道去灵路怎么走是吧?”

    一脸懵逼的叶知命点了点头,和白玄以及水月灵女对视一眼,都像看疯子一样看着杨真。

    ……

    一路上,杨真对古血脉这东西倒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据贱猫说这东西是从上古时候就流传下来的了,当时有一种名叫‘古’的种族,族内很多人都能够觉醒古血脉。

    只是这种古血脉的觉醒几率本来就小,而且也还有强弱之分,所以花幽月到底觉醒到了什么程度,还需要见了她才能知道。

    “前方就是海东域了!”叶知命指着一片连绵不绝的大山脉说道。

    杨真抬头看去,顿时吃了一惊。

    远远望去,东海域就像是一只蜷缩在海面上的巨大恐兽一样,一望无际无边无垠。

    而且让杨真意外的是,东海域中的天地真元似乎极其浓郁,简直是白云山的数倍。

    登上东海域之后,叶知命和白玄以及水月灵女三人对视一眼,都流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

    “难道我们来早了,为何此地这般安静?”

    杨真好奇的四处打量,转身问白玄说道:“这里应该是一副怎样的场景才对?”

    白玄沉声说道:“人山人海,连绵不绝!”

    “除非……”水月灵女神色一变,问道:“除非灵路已经开启了!”

    “啥?”杨真瞪大了眼睛问道:“你们不知道灵路开启的时间吗?”

    几人所在之地,是一片郁郁葱葱的山麓脚下,巨树参天,怪石嶙峋,偶尔有庞大飞禽巨翅横空,嘶声贯穿天地。

    前方不远处,错落着一排排建筑鳞次栉比,看上去杂乱不堪,却又透着一股大巧若拙的气势。

    只是此时街道上行人寥寥无几,看上去有些冷清。

    听到杨真的话,白玄笑笑说道:“距离下一次灵路开启还有半年的时间,只是这时间有些不太确定,说不定明天就会有人花费巨大的代价人为开启灵路,毕竟有些天纵奇才状态奇佳的时候不等人。”

    叶知命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所以灵元城无论什么时候都人满为患,哪怕明知道不到灵路开启的时间,来自大陆各处的修士都会在这里稍作停留,无论是修炼还是换取资源,这里都是最全的,也最安全。”

    “哦?”杨真一愣,问道:“这里禁止私斗?”

    叶知命摇了摇头,说道:“非但不禁止,还十分鼓励以实力解决任何问题,所以这里的房子才十分简陋,而且杂乱不堪。”

    杨真听的啧啧称奇,问道:“既然鼓励众人拿拳头说话,为什么还说是比较安全的地方?”

    水月灵女咯咯一笑,说道:“因为这里有五位渡劫期强者镇守,而且这里最不可容忍的就是仗势欺人和以强凌弱的事情发生。”

    “渡劫期?”杨真一愣,渡劫就是有雷啊。

    看到杨真眼里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贱猫吓了一跳,怪叫一声问道:“小子,你不是被雷劈傻了吧?”

    轰——!

    贱猫话音刚落,一声惊雷从半空中响彻天地,众人惊疑不定的抬头看去,一个人影从半空中跌落下来,怪叫连连,轰动一声砸进了地面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