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栅栏外面露出一张尴尬的脸,闻了闻空气中的香味。

    “兄弟,咱们从主公渤海起兵讨伐董卓时候就认识了,多少年的关系了。听说你们营里酒肉不限量,既然不限量能不能……能不能给咱们一些。”

    话音未落,栅栏外面又露出许多面孔。

    许多人都很熟悉,毕竟以前演武那么多次,次次被这些人打,想不记住这些隔壁营的人也不行。

    “特么的,之前你们怎么不是这个态度?”

    “告诉你们,以前是大公子给你们二公子和三公子面子,现在不给你们面子了。所以,作为大公子的部众,我们也不可能给你们面子的。”

    “不过你这个老王说的还挺煽情,总是要讲点情分的……。”’

    “那是那是……。”隔壁老王献媚道。

    “老子这尿里面酒不少,给你们喝了。”

    顿时无数水柱冲了过去。

    “哈哈哈哈哈哈……。”

    望着狼狈而走的隔壁军众,袁谭军上下仰天大笑。

    …………

    第二天,甄逸听说袁谭夜宿军营,就出现在了袁谭府上。

    还挺神秘的,见到府上的谁都跟看到贼一样。

    “爹,难道是出大事了?”看到老爹的神情,甄姬蛮担心的。

    “女儿,真有大事情,事关咱家的未来,你先让这些下人出去。”甄逸紧张道。

    “爹,她们不用出去了,她们都是我从家里带过来的。”

    “呃。”甄逸这才看清楚都是娘家人,那就没啥了,拉过女儿,“闺女,秘方给我吧!”

    “什么秘方?”甄宓摸不着头脑,“秘方都在我娘屋子里锁着呢,爹你找错人了吧?”

    甄逸不爽的叭咂了一下嘴,向外看了一眼,收回来才说道:“爹说的是香波秘方。”

    “香波秘方!爹,你是来偷秘方的!”甄宓竖起耳朵警惕起来。

    “你看你这闺女,咋能这么说你爹呢,什么偷,我是来你这拿的。”

    “咱家秘方那么多,我夫君这里就这一个秘方,你还惦记上了?”甄宓坐到席塌上,一扭脸,“不给。”

    甄逸走过去,语重心长道:“闺女,你夫君这秘方太厉害了,一张顶咱们家全部。你爹我找了多少工匠,都琢磨不出来香波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材料。这也是没办法,才来你这里。”

    甄宓没搭理。

    “闺女,你可是姓甄啊,不能忘祖啊!”

    “不给不给就不给!”

    甄逸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看到女儿十分坚决,就拿出了杀手锏,“女儿,关系到咱们甄家祖祖辈辈,我给你跪下了……。”

    扑通。

    真跪了。

    丫鬟们震惊了,都说老爷是历代最财迷的家主,真是名不虚传。

    甄逸忽然看到面前有一个东西乱晃,“秘方!”看起来跪这一招真是绝了,我媳妇就是有才。

    仔细一看,卧槽,不是秘方,是一个玉佩。

    “这是祖爷爷给我的玉佩,见玉佩如见祖爷爷,你跪的是祖爷爷,跟我没关系。”

    啥?甄逸抽过去了。

    半个时辰后。

    “真是嫁出去的闺女泼不出去的水,但你妈怎么不这样呢?”

    甄逸赶紧摸了摸腰,看到自家秘方柜子的钥匙都在,顿时放下心来,但郁闷的走了。

    甄逸出府,遇到袁谭进府。

    “老丈人,你怎么走了?”

    “我还有事,改日再聊。”甄逸是来偷秘方了,可没有面目留下来。

    “老丈人,你卖香波的时候就说是自己研制的,别说是我的产业。”

    “高,真是高。”甄逸瞬间想到了很多,这就是他的小金库啊,以后招兵买马,肯定干趴下他那两个兄弟。

    “姑爷放心,你的事情就是老夫的事情。”

    甄逸忽然感到欲哭无泪,自己是来偷秘方的,秘方没偷成,还成自己研制的了。特码的,这个姑爷,到底给自己女儿灌了什么迷魂汤,这胳膊肘楞是一点都不向里拐,请问是怎么做到的啊?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装逼值加6。”

    “卧槽,啥情况,怎么又装逼成功了?”袁谭挠了挠头,望着离去的马车不得其解。

    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装逼成功了?

    这样装逼真的好吗?

    “已经积累了八十点装逼值了,还没有触发大抽奖,难道这次有大鱼!”袁谭看了看自己的属性后,心里一阵小激动。

    …………

    竖日。

    袁熙打马来到了自己的军营,脸色不好看,毕竟输的媳妇都没了,一两年可能都翻不过来身。

    他来到了自己的军营,就看到士兵们的脸色比他还难看,都是那种幽怨的眼神看着自己。

    啥情况你们,给脸看是不是?你们可是本公子的部众,怎能如此对我?

    袁熙进了中军大帐,立刻擂鼓聚将。

    少顷。

    焦触张南为首,十余高层到位。

    “外面的那些士兵是什么情况,个个死了爹一样。”

    “这个……。”

    众将把为首的焦触推了出来。

    “二公子,您也知道,我们赢了那么多次,没有赏赐,看人家那赏赐,兄弟们很眼红的。”

    焦触鼓起得罪这位爷的勇气,才说出来这番话。

    袁熙和袁尚也听说了袁谭一万多斤酒肉招待三军,搞得自己的部下都跟自己疏远了。

    特码的,他老丈人富可敌国,少奋斗三十年,我能比嘛。袁熙哭了,那原本应该是他老丈人的。

    “二公子,要不,多少来一些物资,宽慰一下弟兄们吧?”焦触小心说道。

    袁熙摸了摸自己的口袋,他算了一下就剩下五十多贯钱了,大骂一声老头子吝啬,到现在也不给个收税的地方。

    若是请眼前这些将领搓一顿还可以考虑,若是三千人,他一阵哆嗦,把府邸卖了恐怕都不够。

    “我还有点事,先走了。”袁熙到底不是无耻之徒,这事情他理亏,真心不敢待在军营了。

    将士们看到二公子一个屁都不敢放,都是霜打的茄子一样。

    阿秋~。

    袁谭在府邸里打了个喷嚏。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装逼值加5。”

    “……。”

    “又装逼成功了?到底是那一块给贡献的装逼值?”

    “还没有触发抽奖,一定是大家伙!”

    袁谭有些懵,又是期待。

    “春捂捂秋冻冻,夫君快穿上这件大氅!”甄姬就给披上了。

    顿时温暖。

    真是好媳妇,打着灯笼都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