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公子,今天主公召开例会,咱们去吧?”

    陈琳来了,作为主薄,这些事情他负责。

    不久后。

    袁绍府邸。

    古朴恢弘的大厅里,精致的案几后面,软绵绵的垫子的塌板上跪坐满了人。

    田丰,沮授,河北四庭柱,审配,逢纪,许攸,郭图,辛评。

    老二那里一帮人,老三那里一帮人。

    袁谭也带来了一帮子人。

    说起来袁家的文武配置很不错。

    “今天怎么好香?”许攸嗅了嗅鼻子。

    其实大家都闻出来了,但就许攸说出来了。

    袁绍故意甩了甩秀发。

    许攸激动道:“主公,您的头发亮泽,光可照人,真是青春焕发,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逆生长?实乃吾等的福气。”

    这话说的袁绍哈哈大笑,“这叫香波,是甄家最新的秘方出品。”

    这时候,一群丫鬟托着盘子走出来,一个盘子上面一瓶香波。

    袁绍豪迈的一挥手,“这香波现在可火了,大家都拿一瓶,回去给媳妇用用吧。”

    “这可贵着呢,一瓶已经炒到了二十贯,还供不应求。”许攸道。

    田丰这些不善结交的人,头一次听说这么贵,甄家真是又发财了。

    许多人,不禁偷偷去看甄家最大牌的姑爷袁谭。

    “多谢主公恩赐。”众人拜谢。

    袁谭也接了一瓶,没想到老丈人比自己还狠,说是卖十贯,已经卖到二十贯了。不过他并未对另外十贯发生兴趣,深知水至清则无鱼。老丈人养了这么好的媳妇,这就是奖赏了。

    “大哥家里一定有用不完的香波,这一瓶还拿?”

    怪异的声音,来自袁尚。

    袁谭看过去,心说老三你算是说对了,你大哥我家里真是有用不完的香波。不过呢,他平静怼回去,“长辈赐,不敢辞。”

    众人不禁刮目相看。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装逼值加2。”

    “叮!恭喜宿主装逼触发大乐透抽奖,请问是否抽奖。”

    袁谭抽奖是在另外一个空间,不耽误事。他这一段积累了81点装逼值了,早就惦记着抽奖了。

    “马上抽奖。”

    叮!系统抽奖中……。

    “积累这么多装逼值,一定是大家伙!”

    “叮!恭喜宿主抽取金蝉盅一只。”

    “大家伙来了!卧槽,蚂蚁!”

    袁谭满怀希望中大跌眼镜,“小美,我看你是不想混了,你这个女仆太不上道,还能给比这个更小的东东不?”

    小美抖着两个球,欢快道:“叮!主人可别小看这个小家伙,这个小家伙以前比大象还大。炼到这种体积,就是九转极品盅。再大的家伙他都能搞定,这小家伙叫金蝉盅,服下去,能让非血缘的生物听主人的话。操纵距离一百里。”

    袁谭脑海中顿时划过各类仙剑题材中的邪恶盅,个个霸道无比,简直是居家旅行杀人越货的良盅。

    “原来是那种东西!太吊了!看起来真是浓缩的才是精品。这只小蚂蚁以前比大象还大?真是想不到啊想不到……。”

    他唏嘘不已。

    但是现在用不着,先在系统物品栏里面放着吧。

    这时候耳边就传来声音,“主公,如今陛下的圣驾已经到达了河东。我主在邺城依然根基深厚,若能迎陛下于邺城,挟天子以令不服……。”

    田丰正在进言。

    袁谭连连点头,田丰这个谋士真是不凡,眼光独到。曹操就是因为迎了汉献帝,才以朝廷之名挑拨各方诸侯关系,每每借力打力吃鸡成功,一飞冲天。

    “元皓,这件事情以后不必再提了。”袁绍摇了摇头,道出自己看法,“如今司隶地区十几万大军云集,形势不明实乃泥潭。而公孙瓒兵吞并刘虞后,独霸幽州不说,沿海走廊直到青州皆被他的白马义从把持。”

    “而青州济南北部和乐安郡又在公孙瓒部将田楷手中。济南南部又在曹操手中。”

    “此刻四周局势错综复杂,若是我军轻动,公孙瓒南北夹击于我,根基不保。”

    “另外,就如同郭图他们所说,皇帝来到这里是个累赘,每每还要请示。那小皇帝心智坚定的很,不好斗,不见其逃出了长安,还有董卓的下场……。”

    许多谋士点头称善。

    看起来袁绍说的不无道理。

    袁谭这段时间,已经推算到现在应该是公元196年左右。

    汉献帝刚刚跑出长安,招安山贼白波军后,有了军队保护正在返回洛阳。

    而刘备继承了徐州,刚刚接纳吕布镇守小沛。

    孔融和公孙瓒的部将田楷在青州蹦跶。

    公孙瓒雄踞幽州,北压南,对袁绍的冀州虎视眈眈。

    荆州刘表江东孙策,蜀中刘璋。

    中原地区曹操做大,抢夺汉献帝的积极性很高。

    这就是当前的天下大势了。

    袁谭听到袁绍这番话后,感到其策略过于保守,这才是不愿迎汉献帝的主要原因吧。

    争霸天下不能保守,不见枭雄曹操每每虎口夺食,才建立了魏国。而袁绍就是因为保守,坐拥北方四州反而被较弱的曹操击败。

    袁谭心里跃跃欲试,搞来皇帝可不是为了袁绍,是为了将来的自己。现在不搞,被曹操搞走了,自己以后争霸的难度系数就加大了。

    在这里老老实实待着对未来有毛用?还是要出去闯荡。

    但是自己说出来肯定得不到支持,袁绍肯定不会支援他兵马,自己单独去是不是很危险?

    袁谭给了自己一拳,你怕毛啊,你可是有系统的人了,带系统装逼带系统飞全靠你了。

    “富贵险中求!老子豁出去了!”

    于是趁着一次空档期,走了出来,“父亲,孩儿准备来一次远程练兵,去河内转一转,此乃彰显我军神威之意,提升我军威名,震慑不服宵小。”

    众人面面相窥。

    但有人刮目相看,对袁谭的练兵构思很感兴趣。

    田丰吸了两口气,走了出来,“属下认为大公子所言甚是,如今我军兵强马壮,一静不如一动。激励人心,一举数得。”

    袁绍狐疑,犹豫了一番后,道:“好吧,你去吧。”

    散会后。

    郭图辛评陈琳在外面围住了袁谭。

    “大公子,您的意图,该不会是皇帝陛下吧?”郭图紧张道。

    袁谭看着三个忠诚度一百的手下,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郭图和辛评属性里还没有改成自己名号标签。

    “公则,你不必担心了,我自有分寸,你和辛评在这里给我看家。”

    三人对视一眼,顿感大公子隐隐透出的气度比主公还威严。行礼道:“是。”

    另一边。

    “难道老大是去抢皇帝的?我看父亲内心希望能将圣驾接到邺城,只是去劫驾的话,派兵少了无用,派兵多了那占据幽州的公孙瓒,一定会来进攻我们。”“若老大将皇帝接来……哼。”袁熙道。

    “哈哈哈别开玩笑了,李傕郭汜两个禽兽,手握数万西凉暴兵,加上曹操等人蠢蠢欲动,怕是十几万大军云集在司隶。他三千兵马敢去?你太瞧得起他了。我看他就是这一段膨胀了,这是出去弄名声去了。”袁尚恨恨道。

    袁尚眼珠一转,老爹老娘最喜欢自己,讨爹娘欢欢心才是正道。到时候父亲将大位传给我,杀他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内室。

    “田军师,不必多言了,时机不好。”袁绍打断了田丰的话,挥手让他可以离开了。

    田丰走出去,仰天长叹,赫赫袁家,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另一位军师沮授从旁道:“田军师,你看大公子此去……。”

    “你想多了,大公子虽有太多改变,恐也没这等魄力。”田丰叹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