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家主,我是看在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份上。”

    张汪看着袁谭十分为难的样子,眼泪止不住的望下留,“是是是……。”

    “人我是会救的,结婚就免了吧。”

    “是是……啊,不是!”

    张汪腿一软,若非有人扶住,就瘫痪在地上了,心说我女儿倾城倾国,多少士家公子踏破了我家门槛……。你那啥了我女儿,竟然还甩手就走了。

    做人能不能不正义的这么过分,咋就不能无耻一回?

    陈琳他们目瞪口呆,从没有见过这么往外推美女的。更加没见过这么不要的。

    大公子真是柳下惠,坐怀不乱。

    定力惊人。

    真是一位值得追随的明主。

    陈琳他们崇拜坏了,若要是自己,早二话不说钻小树林了。

    “就这么定了!事急从权,一切从简,请大公子马上和我女儿结婚洞房吧!”

    “张家主要陷我于不义呼?”

    叮,宿主装逼成功,装逼值加7。

    袁谭见到装逼成功,松了口气,装逼真是累啊,天性都无法释放。“既如此,我就勉为其难……。”

    张汪生怕袁谭返回,立刻安排。

    张家这边张仁世为媒人。

    袁谭这边陈琳为媒人。

    五分钟后就礼成了。

    于是钻了小树林。

    “不,绝不能这样……。”

    张春华的意志抵抗着身体的毒素。

    袁谭看着转身而倒地根本起不来的张春华,叹息念道:“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云花春华,这般相逢,非我所愿……。”

    这首诗,进入了张春华的芳心。

    “你会……疼爱我吗……。”

    “我袁谭从不会让我的女人受一点点伤……。”

    “这可能就是我的命运吧,好在,他是一个正人君子,若是不然,我死也不会从他的。”

    叮!张春华加入宿主阵营,有鉴于乃是倾国级美女,特奖励空投箱子一个。

    叮!空投箱子以刷新,请宿主注意查收。

    天空一道金光闪过,箱子忽忽悠悠飘下来,挂在了张春华的手上。盖子上闪烁着八个字,大吉大利,今天吃鸡。

    袁谭迫不及待的伸出手,抓住了张春华的手。

    张春华瞬间脸色彻底红艳艳。

    然而。

    一分钟过去后,她发现,袁谭依旧只是拉着自己手。

    我多等一下下。

    张春华娇羞的想到。

    三分钟过去了。

    她震惊的发现,袁谭依旧只是拉着自己的手。

    “你也太正人君子了吧!我可是你媳妇了耶,我都快死了,你特么就只会拉手?”

    “不过,我有这样的一位夫君,怎么这么高兴呢?”

    张春华感到不能等下去了,这样下去自己就死了,还怎么白头偕老?

    袁谭感到一股巨力来袭,就被张春华一脚踹倒在了草地上。

    “媳妇儿~,你干啥吸粉~!你把手拿开,别拉我裤腰带!有话好说,再等我两分钟!哎呦~。”

    都这种情况了,夫君还死死抓住自己的手,张春华感到很幸福。

    对于老爹之前的包办婚姻,张春华根本不喜欢那个叫司马懿的,幸亏出事了,要不去那里找这样打着灯笼都找不到都找不到的夫君。

    叮!恭喜宿主打开空投箱子一个,获得独孤九剑分卷破箭式。破解诸般暗器,击开敌人发射来的种种暗器箭矢,可借力反打,以敌人射来的暗器反射伤敌。必须先学习听风辩器之术。

    叮!恭喜宿主第一次遭受到逆推,张春华忠诚度加10,获得装逼值加10

    叮!恭喜宿主装逼触发大乐透抽奖,是否立刻抽奖?

    “抽,马上抽!”

    袁谭感到这种情况下自己还考虑到了抽奖,是明主的表现。这说明自己能够抵抗一切诱惑,以一统天下为己任。

    叮!恭喜宿主获得‘听风辨器’之术,是否马上学习。

    “马上学!”

    叮!恭喜宿主学成听风辩器之术,破箭式基础已经牢固,是否马上学习破箭式?

    “马上学!”

    叮!恭喜宿主学成破箭式。

    人物:张春华,忠诚度:100,智力:72,魅力:95

    之前忠诚度才80。

    原来逆推涨这么多忠诚度,怪不得影视剧里逆推的女主打都打不跑。

    袁谭心里红滋滋,你看我媳妇都能自己涨忠诚度,这就是我的个人魅力啊。

    …………

    张汪见到女儿跟在袁谭身后从小树林里出来了。

    急忙迎了上去,他想要跟女儿解释一番。

    但看女儿娇羞躲在袁谭身后,看起来一切挺好,便明智的选择不去解释了。

    “岳父,小婿我还有大事要做,当我回来的时候再带春华回邺城。”

    袁谭必须会以夺取天下为己任,其他随缘。

    张汪看到女儿没有事情,看起来并不反对追随袁谭,心里大松一口气。至于其他事情,那都是小事情了。

    “贤婿,老夫准备好嫁妆,等贤婿归来。”

    “老丈人,你可要照顾好我媳妇,若是回来瘦了,唯你是问。”

    袁谭摸着媳妇的小手,说起来洞房后立刻就分开,怪舍不得的。

    张春华心里甜蜜蜜的。

    张汪心里高兴,看起来这位便宜女婿不是薄情之人,自己女儿嫁过去一定不会受罪的。既如此,准备嫁妆的时候多准备一些。

    于是袁谭就起兵走了。

    而张汪带着女儿返回了家中。

    “老爷,司马懿公子求见。”下人通报的时候心里敲小鼓,这位司马家的公子可是自家大小姐的未婚夫。

    张汪刚刚安慰下劫后余生的妻女,出了后宅就得到了这个消息。

    他感到见面有些为难,不过最终还是要说清楚一些事情的。

    少顷。

    司马懿进来了,“叔父,侄儿听说春华遇险特来看望。”说着,就在随从手中接过来一个檀香木的华丽盒子。

    他听说自己的未婚妻出事了,心里真是太焦急。听到安全回来了,高兴的很。立刻带着大礼盒,来到了张家。

    张汪并未如同往常一样接过盒子,叹息一声站了起来,“这个……,司马公子啊,从今日起你和我女儿的婚约就解除了,以后你就不要再来我府上了,以免袁家大公子袁谭误会,你请回去吧。”

    他说完就走了。

    司马懿面对空空如野的堂上,懵逼了。什么情况?怎么婚约就解除了,袁家大公子为何要误会?我们跟他有毛线的关系!

    管家张仁世早得到了家主的命令,此刻见到家主走了,他才走了出来,在司马懿耳边解释了一番。

    咔嚓~。

    蓬~。

    司马懿手里的檀香木盒子掉在了地上,四分五裂时候,一盒酥滚落到处都是。

    而司马懿本人,直接跪在了地上。

    “不~!”

    他瞪着通红的眼睛,仰天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