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仇不报非君子!”

    司马懿咬牙切齿。

    心腹司马营深知公子多疑,就道:“公子,事情应该不会很复杂,袁大公子恰逢其会,也是不得已。既然已经那啥了,张家主也是不得已才将女儿嫁给他吧。”

    “公子还请宽心,天涯何处无芳草……。”

    “放屁!”司马懿砸了一瓶古董。

    天涯何处无芳草,这句话是不错,但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一定是袁谭派人假装山贼,之后下药,之后他再出现英雄救美,这样的套路我见多了。”

    “此仇不报,我又有何面目存于天地间?”

    司马懿丧尸一般的眼神,他已经想到了一个计策。

    于是推门而出。

    哐当~。

    司马防正在书房里面安逸的喝茶。

    如今天下大乱,但跟司马家没有一点关系。

    以司马家的显赫地位,反而能够待价而沽,稍后一些再去选择能够平定天下的雄主效忠,可保家族繁荣昌盛不断。

    就看到自己此子司马懿,面色阴沉闯了进来。

    司马防眉头一皱,这个儿子素来胸怀谋略,被他看重,今天怎么这么不淡定?

    少顷。

    “什么!”司马防手中的茶杯落地,稀碎的声音中起身惊道:“你……你要杀袁家大公子!”

    “不行,这绝对不行!袁绍乃是当今赫赫有名的枭雄,极有可能统一天下的人物。杀了他的儿子,若是走漏了消息,咱们司马家就完了!”

    司马懿面若冷霜,“爹,听说天下第一侠客王越昨天来拜望您老人家,现在还没有走。若是请他出手,肯定不会走漏消息的。”

    “你马上给我打消这个念头!来人,送二公子回房,没有我的命令不能让出来。”

    司马防一声令下,司马家的死士家兵就进来了。

    “爹,现在已经晚了,你若是控制住我,我的死士马上就会进攻袁谭,咱们司马家不会有好下场的。”司马懿反而从容淡定了。

    啪~。

    司马防一巴掌扇了过去。

    但司马懿依旧从容淡定。

    “就为一个女人?”

    “就为一个女人。”

    “袁绍外宽内忌,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则忘命,是成不了大事的。以吾观之,能成大事者非曹孟德大人莫属。”

    司马懿侃侃而谈,“爹你看到了吗,孟德大人不惜一切代价准备迎接汉献帝,而袁本初呢?”

    司马防让死士们下去,“仲达,你还是太年轻,但那毕竟是你认识的第一个女人。但你若是没有好办法对付袁谭的话,还是放弃吧。虽然此仇不报非君子,但也不要忘记,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道理。”

    “我当然有好办法。请袁谭过府招待,然后王越出手保证一个人也跑不掉,嫁祸给黄巾余孽。”司马懿说到这里,冷笑一声,“袁绍并不喜爱这个长子,不会一直追究的。”

    少顷。

    司马防带着司马懿,来到了客房。

    王越听到这件事情后,沉吟一会,这才说道:“司马家于我有恩,这般求我,我无法拒绝。但那袁谭乃是四世三公之后,我是不会亲手杀他的。这样吧,我以暗器击杀他的护卫,再用暗器击伤他,后面的事情我就不会管了。”

    司马懿喜道:“王大叔的暗器天下闻名,金钱镖独步江湖,有王大叔出手,万无一失。”

    …………

    第二天。

    袁谭军大营,中军大帐。

    “大公子,如今陛下在杨奉的保护下于河东驻扎,不过昨日的情报来看,杨奉已经开始调动兵马护送陛下过江回洛阳……。”

    陈琳话说到一半。

    彭安走了进来,“大公子,有河内太守王匡的使者求见。”

    不一会。

    袁谭打发走了使者,书信交给陈琳,“你看我是去还是不去?”

    陈琳说出自己的看法,“如今我军通过河内地界,太守王匡礼敬有加,如今召集各地名士宴请大公子。与这些人结交,对大公子今后的霸业是有好处的。”

    时夜。

    招待袁谭的酒宴安排在了司马府上。

    王匡并不知司马家这是要行刺袁谭,因此当司马防找来让他出面宴请袁谭,他欣然答应了。

    袁谭坐在堂上,看着堂下这些人,尤其重点看了看司马懿。

    司马懿可不得了,三国时期魏国政治家、军事谋略家,魏国权臣,西晋王朝的奠基人。

    此人熬死了曹操、曹丕、曹睿祖孙三代,突然动手,窃取了魏国,真乃历史上第一阴险毒辣的老家贼。

    “这个人很年轻,是有能力的,能够调教吗?”

    袁谭看了看司马懿的属性后,他立刻改变了看法。

    “卧槽,还是赶紧杀了吧。”

    人物:司马懿。

    阵营:唯我。

    智力:98

    政治:96

    特码的,这种人一辈子只效忠自己,绝不能收,找机会就要干掉。

    月上中天的时候,酒宴散去。

    袁谭被安排在奢华的客房休息。

    闲的没事,正在看系统。

    “不好,有刺客!”

    “大公子,有刺客,快走!”

    哐当~。

    房门被撞开后。

    袁谭直如同后世遇刺的米国总统,护卫架起他就走。

    他刚刚出了房门,就看到漫天寒光袭来,劲力划过空气的破风声。

    “呜哇!”

    “啊!”

    护卫们根本没有躲闪的机会,纷纷心口中镖倒地而亡。

    这一刻起,就剩下了袁谭一个人。

    “叮!袁谭大人小心!有人发射暗器!”小美在系统空间里凝神以待,好像系统里也有敌人一般。

    “卧槽,暗器!”

    袁谭根本不知道是谁在动手,但既然是暗器的话,他反而不怕了。

    独孤九剑破箭式,破解诸般暗器,击开敌人发射来的种种暗器箭矢,可借力反打,以敌人射来的暗器反射伤敌。

    袁谭对于破箭式早已融会贯通,看着面前无尽的黑夜,嗅着空气中血腥的气息,他拔出了腰间的钛合金大宝剑。

    暗处。

    司马懿兴奋起来,“王大叔真是厉害,袁谭身边的人已经一个不留。请快点发射暗器击伤他,剩下的事情交给小侄就可以了。”

    王越放眼望去,这个袁谭一定是被自己的手法惊呆了,已经忘记了逃跑。

    他听到司马懿的话后,一手背在腰后,一手从怀里摸出一枚闪烁寒光的金钱镖。淡淡道:“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是一镖解决不了的。”

    司马懿已经迫不及待,心说老家伙,本公子知道你的厉害,你不要装逼了行不行?先发飙,射中了再装逼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