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冲啊!”

    “杀!”

    “杀袁谭!赏千金马上封候!”

    杨奉带领一万兵丁穷追不舍。

    从天空望下,只见两团沙尘暴,一团巨大的追逐着前方巨小的,喊杀声响彻云霄。

    然而十余里后,四周鼓声冲天而起,许多沙尘暴团出现,将大沙尘暴逼停进而包围了起来。

    杨奉忽然发现,自己被包围了。

    “……。”杨奉。

    “……。”杨奉军士兵。

    自己是来埋伏别人的,竟然被别人给埋伏了!

    请问我们是怎么做到的呢?

    全军上下气势顿时低落。。

    但杨奉不怕,反而恼羞成怒,马鞭怒指过去,“袁谭,是谁给你的底气,三千兵马敢包围我一万大军?”

    原本士气低落的杨奉军士兵闻言精神一振,对啊,对面才三千人,就敢包围我们?我们为什么要害怕,害怕的应该是他们才对!

    顿时士气又涨回来许多。

    袁谭怎么会给杨奉整军的时间,因此根本没有理会,挥军猛攻。

    这一战十分关键,也是拿出了全部实力。

    叮!宿主试用绝地武士光剑电池一块,大宝剑附带光剑效果,持续时间五分钟。

    “兄弟们别怕,给我上!”

    杨奉怒吼一声,催促麾下士卒冲锋。

    “跟着我……。”

    袁谭拔出了他的钛合金大宝剑,神情从容道。

    顿时一拍白龙马,身先士卒。

    “立功的时候到了!”

    一名白波军小队长眼瞅着袁谭单枪匹马而来,立刻指挥麾下十余名士兵,组成了枪林阵。

    十余柄长枪伸过去,都不需要自己动手,袁谭自己撞过来就死了吧。

    “荡枪式!”

    袁谭现在的武力,还无法同时荡开这么多长枪,但不要忘记,他现在手中拿的可是绝地武士的武器。

    十余柄长枪落地的时候,它们的主人纷纷倒地,口吐白沫中抽搐,脸色发黑发焦,若非头发是被束着,肯定已经是爆炸头了。

    “不愧是绝地武士的光剑,就是吊!”

    袁谭开始大开杀戒,渐渐大杀特杀,疯狂杀戮。

    短短的时间内,近百人倒在了他的大宝剑下。

    大宝剑果然厉害的一批。

    追随他的士兵气势如虹。反观杨奉军士兵士气恐慌中士气低迷。这充分说明了一位杰出的将领,带动力是巨大的。

    “挡住他,挡住他!”

    袁谭只用了不到一分钟时间,就杀到了杨奉这里。

    杨奉吓坏了,要知道他面前可是有五千兵马的厚度,“这怎么可能!”

    杨奉十分后悔没有带来麾下第一猛将徐晃。

    对于杨奉来说,汉献帝十分重要,因此日常都是徐晃保护汉献帝。

    也是没有想到袁谭这么凶猛。

    他那里还敢和袁谭动手,拨马就跑。

    他的帅旗跟着他一撤,整个军队开始瓦解。

    此消彼长之中,袁谭的兵马战意十足,而杨奉的士兵已经毫无斗志。

    …………

    韩暹、胡才、李乐带兵来到了战场。

    春天干燥土质松散,战场内尘头如雾,在外面看不清里面的形势。不过听声音,就能听出一方占据了绝对上风,正在围攻另一方。

    “杨奉太无耻了,竟然想要独吞战功!”

    韩暹一直致力于超越杨奉,此刻对这卑劣行径非常不满。

    “诸位将军,杨将军被袁谭包围了,正在遭受猛烈的进攻,已经顶不住了,请求支援。”

    韩暹三人看着来到的杨奉使者大跌眼镜。

    卧槽!你一万人被三千人包围已经够恐怖的了,还……还顶不住了,请问你们特么的是怎么做到的?

    三人对视一眼。

    韩暹不会放过这个超越杨奉的机会,便对使者道:“你回去告诉杨将军,让他在上路拖住,我们去偷袭袁谭下路,此乃腹背受敌之法。”

    “啊?”

    使者懵逼了,但他真不敢多说什么,转身就跑走了。

    …………

    “大帅大帅,韩暹将军说让您拖住,他们去偷袭袁谭下路。”

    乱军中,使者用出了吃奶力气喊话。

    “我都顶不住了,还让拖?”

    杨奉虽然不是什么军事天才,但也不傻。这是落井下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死了,别人拿战绩,这种事情决不能发生。

    “大帅,咱们怎么办,要不咱们撤退吧!”

    四周部将惶恐道,他们已经不敢上前线了,因为袁谭追着他们这些将领杀。

    杨奉浑身一颤,现在的形势,已经是一线间了。撤退的话瞬间崩溃,他能逃出袁谭的追杀吗?要知道人家袁谭骑的可是白龙马。

    “不要慌!跟着我!”

    杨奉一声令下,此战第一次身先士卒,来到了前线。

    在没有什么比在前线看到统帅更能增加士气的了。

    将士们士气一阵。

    大帅不愧是大帅,这是要最后一搏了吧!

    既然大帅能如此,我们拼的一死,也要追随。

    这些贼寇组成的士兵虽然没有什么军纪战术可言,但凶起来真的不怕死。

    而杨奉不怕死的来到第一线,已经成功激发出了他们的凶狠之气。

    于是乎,剩余的杨奉军将士攥紧手中的兵器,凶狠的目光盯着不远处的袁谭,已经做好了决死的准备,就等杨奉一声令下了。

    “袁谭大人,你是来劫……劫驾的,还……还是救驾的?”

    杨奉在最前面,紧张中攥紧了缰绳,以做好随时逃命的准备,

    “救驾。”

    袁谭看了看手中的大宝剑,光剑电池已经耗尽,不过战场效果已经完美达成。

    “那误会了误会了。”杨奉忽然满脸笑容,招呼道:“我还以为袁大人是来劫驾的……。”

    说完面色一整,大义凛然道:“袁谭大人,看起来你我都是忠义之士,一心为国尽忠。既然解释清楚了,咱们就不能在这样自相残杀下去了。”

    当啷~当啷~。

    杨奉军士兵手中的武器落了一地。

    无法置信的恐怖表情看着自己的大帅。

    玛德,大帅,你说啥呢?说好了的宁死不屈呢?

    杨奉来这里埋伏的真正原因,哪一位士兵不知道?

    特么的,现在打不过就说误会了,你的山贼精神呢?当年两把菜刀战官军的勇气呢?能不能再无耻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