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公!我军背后出现一万白波军!”

    汪昭慌忙来报。

    此时,袁谭出现了腹背受敌的危险。

    袁谭虽然遭受到二万白波军的进攻,但这些白波军阵法根本不会,装备也不齐全,单兵武力不及他士兵的一半,简直太乌合之众,他根本不怕。

    但继续打下去,肯定会有损失的。

    袁谭可不想损失太多家底。

    另外,他的敌人不单单是杨奉这些白波军。根据情报,李傕郭汜正在从西部接近洛阳,而曹操的军队快要到达虎牢关了。

    他看出了杨奉的意图后,也是呼应起来,“原来是误会了,这样吧,杨奉,你和我一起去让李乐他们停止进攻。”

    杨奉得到一命,大喜过望,“袁谭大人真是性情中人,稍后见到陛下,一定表您的大功。”

    打来打去,打成性情中人了,杨奉军的士兵欲哭无泪。

    “袁谭大人……。”

    杨奉下了大决心,才敢带马来到袁谭身边。眼神不时偷看袁谭腰间的大宝剑。

    “杨奉大人不必担心了……。”袁谭伸出手去。

    杨奉从来没有过握手礼,但握了握手后,心情放松了许多。

    于是杨奉和袁谭合兵一处。

    …………

    韩暹、胡才、李乐三人气势汹汹布下阵势。

    三人看到袁谭出现对视一眼,看起来杨奉已经被杀死了。

    韩暹策马而出,“袁谭,你的士兵已经疲惫,打下去你就必败无疑。这样吧,只要你缴械投降,我不为难你,你自己一个人走吧。”

    这是一个套路,就是吞并。

    打下去对韩暹也没有好处,不如威逼利诱,吞并袁谭的兵力壮大自己。

    “杨奉的尸首呢?”胡才问道。

    “呵呵,杨奉大人,你亲自对这些人说吧。”

    袁谭策马一旁。

    韩暹三人看到活生生的杨奉从兵阵中策马而出,顿时肝胆俱裂。

    “杨奉,你特么的投降了!”

    韩暹一声怒吼,三军哗然。

    “放屁!”

    杨奉咬牙切齿一声咆哮,三军再次哗然。你没有投降怎么出现在了敌人军中?请你解释一下吧。

    杨奉沉住气,“袁谭大人和我们一样都是来救驾的,吾等志同道合之人一起为朝廷尽忠,已经冰释前嫌了。”

    白波三军倒吸一口冷气。真是木有想到啊木想到,事情竟然如此大跌眼镜。

    无耻!韩暹三人心中呐喊。

    杨奉冷眼看过去,“三位将军,我已经知道你们的想法,奉劝你们要以大局为重!”

    杨奉积威日久,韩暹三人不得不停止了进攻。

    第二天。

    袁谭来到了洛阳。

    东都洛阳,东汉二百年来的都城,仿佛一座庞然大物耸立在地平线上。

    然而,经历了火烧洛阳之后,这座都城已经残破不堪。四面城墙多处坍塌,没有一间完整的民居。

    城中只有数千捡废土的百姓。

    这座雄城已经不必走城门了,袁谭命令自己的军队在北城墙最大的一处缺口驻扎。

    便随着杨奉他们去见驾。

    昔日巍峨的皇宫已经是一片废墟,高大五十余丈的德阳殿已经消失不见了。

    袁谭来到了一处爬满裂痕的破败小宫殿。

    抬眼看去,龙榻上坐着一个十五六岁,骨瘦如柴的少年。这个少年就是汉帝刘协了。

    刘协从记事起就开始遭受苦难,让他有了坚韧不拔的品质,此刻坐在席塌上颇有明君稚嫩时的气势。

    百官列队映衬着。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袁谭拜道。

    国舅董承,太尉杨彪,太傅马日磾,这等百官魁首,复杂的眼神看过去。没想到袁家这位曾经碌碌无为的大公子成长的这么快,打的杨奉这些人不得不妥协。

    幸亏来的不是袁绍。他们心中升起这样的想法。

    既然这个袁谭可以妥协,就应该比袁绍好控制,他只有不到三千兵马,应该夺不走圣驾的,反而可以利用他对抗曹操这些人。

    董承他们并不知袁谭妥协的真正原因。

    更加不知道袁谭这般来到洛阳,反而更容易劫走汉献帝。

    “爱卿平身吧。”汉帝刘协虽然神情疲惫但格外稳重,“你父亲是冀州牧,按照这个官爵的话,我现在加封你为辅国将军。”

    袁谭是要自己当主公的,对于将军位不感兴趣,加封什么都无妨。

    “爱卿远来肯定疲惫了,先下去休息吧。尔等也下去休息吧,三公国舅留下,朕还有事情。”汉帝刘协无意中显露出自己明君的一面,他终于脱离了控制来到了洛阳,他有许多想法。

    于是,袁谭随着百官离去。

    “大公子,您能够来到这里,真是太好了……。”

    百官中有人立刻走了,但有一些人围住了袁谭。他们都是袁家的门生故吏。

    袁谭看了看这些人的属性,全都是一般货色。忽然在离去的人群里面看到了一个牛比的数据。

    荀攸:智力97,政治98。

    这是如今能够找到的最牛军师了。

    忽然感到锋芒在背,转身就看到一个铁塔一般的雄峻将领。

    徐晃:武力95,统帅98。

    此刻徐晃提着大斧,带着一队御林军路边戒备,并对袁谭虎视眈眈。

    这是如今能够找到的最牛将领了。

    袁谭再回头的时候已经看不到荀攸了。

    他第一个目标是荀攸。

    徐晃现在是杨奉麾下的大将,有些难度,先去搞荀攸。

    这样的话,他就有了真正的军师,还是顶配那种。

    至于汉献帝,虽然很难搞定但也手到擒来,不过搞定了就要马上撤,之前最好搞定荀攸和徐晃。

    可是荀攸已经消失了。

    袁谭笼络了一下巴结自己的官员后,看到没有人转投自己阵营也不在意,找了个借口离去了。

    …………

    第二天。

    皇宫外玄武街。

    这里曾经是百官集中居住的地方,曾经也是广厦林立。但现在丝毫没有任何尊贵奢华气质,各处府邸坍塌,房屋都是废墟。

    重新回到这里的百官们,没有人有高兴的样子,往往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唉声叹气。

    “咦,荀攸大人又去钓鱼啊?”

    荀攸淡然一笑,如今这天下形势,改朝换代已经迫在眉睫,但明主还未寻到,暂时没有用武之地,不钓鱼还能干啥?难不成震天在家里唉声叹气?

    这里的官员们随意和他打了声招呼。

    其实最开始,许多人和荀攸一起去钓鱼散心。但后来就没有人跟荀攸一起了,因为荀攸的钓鱼技术太好了,只要在荀攸身边,钓不上来鱼不说,还要看着荀攸不断钓上来鱼。

    百官们被形势所迫已经够郁闷的了,那里还愿意陪着荀攸装逼。

    “哎呀,陈琳大人!”

    陈琳可是名士,几乎所有人都认识他。见到他来到,哗啦啦热情的迎了上去。

    “陈琳大人真是有远见,在袁绍大人那里……,不似吾等颠沛流离,受尽磨难……。”

    “陈琳大人,袁绍大人可好,请带去我的问候。”

    陈琳多少寒暄了一番,这才问道:“荀攸大人呢?”

    “城南洛水钓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