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叮!我是看主人最近火大,给主人去去火呗。”

    女仆小美诱人的声音传来。

    “我去,你这是给主人去火吗?确定这样不是火上浇油?”

    袁谭说着,则忍不住偷窥。这就是伏皇后了吧,果然是绝代风华的很,那小皇帝真有福气呀。

    虽然雾气腾腾,但那个背影太是让人欲罢不能。

    “老子豁出去了,都说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今天就是要摸一摸皇后的屁股!”

    袁谭便从系统物品栏里拿出来了隐身符。

    若只是摸一下屁股的话,他还真不舍用掉这张隐身符。

    不过他想好了,一会先搞定皇后,再去搞定皇帝。

    一举两得。

    加上捡一个箱子,那就是一举三得。

    此刻不用,更待何时!

    于是捏碎了隐身符。

    叮!宿主使用了隐身符,隐身时间10分钟,倒计时开始……。

    “皇后娘娘奴婢再去拿热水过来。”

    趁着宫女打开了殿门,袁谭闪身进了这座小宫殿。

    捡个箱子真不容易,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袁谭一开始是鬼鬼祟祟的走来走去,后来,他就光明正大的叉着腰行进,最后更加是很大方的直接就走到了伏皇后面前。

    袁谭伸出手,在伏皇后眼前晃了晃,于是更加大胆的直接贴脸上去。

    顿时心里美洋洋。

    果然,这天地间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止自己装逼了。

    伏皇后没有丝毫察觉,还在大木桶里面洗着澡。

    袁谭就在桶沿上趴着向里面看,“皇后娘娘,求你站起来吧。你站起来我看得清楚,才好捡箱子。”

    我时间紧任务重……。

    好像老天听到了他的祈祷,伏皇后起身擦背。

    袁谭大喜过望,现在这种隐身状态别说皇后的屁股了,老虎的屁股都可以随便摸。

    于是,他一双手摸了过去。

    “啊!”

    伏寿皇后顿感触电的感觉,瞬间脸色苍白,娇呼一声,向身后看去。

    但伏皇后顿时脸红了,松了口气,自嘲一笑,“没有人在这里,可能是本宫神经过敏了。”

    “……。”

    伏皇后又感受到了那种过电的感觉,的确有一双手在自己的臀部从未离开过。

    并且,还在一下一下有节奏的摩擦,虽然很轻微,但难道自己能感觉不到吗?

    但是又没有人。

    伏皇后环视空荡荡的宫殿,顿时脸色一片苍白,“鬼!”她尖叫一声,起身裹上浴巾就跑。

    “别跑!别跑!我这马上就完事了。”

    袁谭就着急了,他现在不能放手,放手开箱子的时间就重置了,但箱子消失的时间已经到了。

    “我晕,忘了是隐身状态了!”

    “有鬼!”

    伏皇后看到宫殿里的确没有人,而臀部的感觉日益加重。又听到背后忽然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更加尖叫起来。

    音中饿鬼!!!

    鬼还说马上就完事了!

    鬼在我臀部能做什么事情?

    伏皇后顿时花容失色,花枝乱颤,自己还没有机会侍寝皇帝,难道要失身给一只鬼!

    “鬼!”

    伏皇后到处乱跑,想要摆脱身后的感觉。

    “时间能不能走快点?老子跟不上皇后的节奏了!”

    袁谭现在满头大汗,他在后面跟着到处跑,手还要放对地方,这确实挺难做到的。

    十……九……八……七。

    终于倒计时开始了。

    外面待命的宫女们全被惊动了,她们进来一看,皇后到处乱跑,好像被什么凶残的东西追杀,但没有人啊,啥情况这是?

    “鬼!”

    “鬼?”

    “皇后娘娘失心疯了吗?”

    宫女们是不相信有鬼的。

    但是,随着水滴促成的脚印不断凭空出现着,并尾随着皇后。

    “呃~水鬼!”

    第一个发现的宫女直接翻白眼抽过去了。

    紧跟着其她宫女也发现了,原来皇后娘娘并不是失心疯,真的有鬼!

    但她们无法帮忙了,她们全部吓的瘫倒在了地上。

    只剩下啊啊啊的尖叫声在殿中回荡。

    叮!恭喜宿主获得武力丹2颗,黑玉断续膏2颗。黑玉断续膏,疗伤圣药,内外伤势一颗治愈,死亡拯救的必备良药,对武力100极其以下有效。

    这简直比肾上腺注射器还吊!

    袁谭大喜过望,这是黑玉断续膏吗?这就是他吗的第二条命。

    便感到没有白冒生命危险来搞皇后。

    袁谭马上吃下了武力丹。

    宿主:袁谭

    武力:78

    智力:未知(穿越众五千年见闻,变数太大)

    功法:独孤九剑破枪式,破箭式。

    技能:姜太公钓鱼技能,千杯不醉技能,腰肾功能强化。

    物品:二次元女仆一位、黑玉断续膏2颗、金蝉盅一张、白龙马一匹、钛合金装备一套等等……。

    超级英雄:三星黑寡妇(充值中),二星贞子(待命中)

    叮!请宿主注意,隐身符还有二分钟时间。

    袁谭依依不舍的告别了皇后的臀部,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

    真是时间紧任务重,他必须在两分钟时间里找到汉献帝,把金蝉盅送到汉献帝的嘴巴里。

    袁谭刚出了小宫殿,迎面看到焦急而来的汉献帝。

    此刻汉帝刘协心里七上八下的,“皇后怎么叫的这么惨?难道是有人来先拔头筹!”

    要知道他和伏皇后成亲后,就遭遇到了接连不断的叛乱事件,根本还没来得及圆房呢。

    “有鬼!”

    “鬼?是不是真的?”

    汉献帝听到皇后宫里的叫声后内心一惊。就看到,大理石地板上传来啪啪啪的声音,凭空出现许多水脚印子。

    “水鬼!”

    殿里面又传来尖叫。

    “啊呀!”

    汉献帝看到脚印子越来越接近自己,毛骨悚然浑身无力,后背紧贴墙壁,瞪大了眼睛却是无法动弹,只能顺着墙面秃噜到了地面上。

    袁谭没想到汉献帝自己个送上门来了,看来果然一箭三雕。他眼瞅着汉献帝长大了嘴巴,害怕要死的神情。

    现在就成这样了,老子要是把贞子放出来,还不直接吓死你们?

    他急忙拿出了金蝉盅,扔到了汉献帝嘴里。

    “护驾!护驾!”

    御林军终于来了。

    这支御林军是由徐晃的部众组成,相当精锐,就和以前的御林军不同。

    虽然徐晃今天没有在宫里当差,但这些御林军依旧忠于职守。

    转眼间,御林军形成了包围圈,包围了这里。

    袁谭的隐身时间马上就到了,但他也不怕,来到了一个大柱子后面,再走出来的时候,已经现身了。

    “原来不是鬼,是个人!”

    “浑身湿漉漉的,肯定就是他了。”

    “这人是袁谭!”

    “本以为他是来护驾的,原来是来搞皇后的!”

    “想要用一些江湖术士的障眼法进宫玷污皇后?太小看我们了吧?那是不可能实现的!”

    御林军纷纷怒斥中舞刀弄枪逼了上来。

    袁谭静静站在那里,面对凶神恶煞的御林军,他也不慌他也不怕,汉献帝都吃了金蝉盅了,还怕个毛线?

    伏皇后此刻也出现了。

    凤冠霞帔歪七扭八的穿在身上,头发还是湿漉漉的,见到刘协就留下了悲凉的眼泪,哭道:“陛下,此人毁我清白,陛下杀了他。”

    刘协此刻岂能不明白一切?竟然公然入宫搞他的女人!

    他可是天子。

    天子是何等至高无上的存在?

    上天的儿子。

    世间万物的主宰!

    御林军们看着面部已经扭曲的皇帝,心想此刻天子是何等的愤怒。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汉帝刘协的怒火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唯有屠戮一方天地才能化解他心中的烦恼吧,忽然笑道:“既如此,那你就嫁给他吧。”

    叮叮当当~

    御林军原本就等着天子一声令下,便代表这天地间地位最高的君王,就用手中锋芒必定为天子刺穿袁谭的心肺。闻言全懵逼了,手中的兵器掉了一地。

    什么!陛下!你他吗的说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