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伏皇后彻底懵了,杏眼圆睁,震惊的目光看着自己的皇帝丈夫。

    这是一位至尊无上应该说的话吗?皇帝的威严呢?大汉四百年的霸气呢?天子一怒伏尸百万的威严呢?

    汉献帝听到自己说的这句话后,他当时也懵逼了。

    这不对啊!

    汉献帝心里急的很,朕他吗不是要这么说的,这么污的混账话是朕说的吗?朕是要下令逮捕他,杀死他,千刀万剐他!

    汉献帝各种恼羞各种愤慨,对侍卫咆哮道:“抓住他凌迟处死!”

    然而话一出口,反而是很温顺的绵羊音:“那个,袁爱卿不要生气,弟兄们还不快带皇后送到袁爱卿房中。“

    我靠!

    汉献帝吓傻了,快吓哭了,怎么回事?朕怎么理解的不能啊!

    汉献帝可劲的猛抓头发,朕怎么会这么说?难道朕人格分裂啦?

    伏皇后此刻悲戚中已经哭成了泪人,

    皇后是什么样的存在?

    母仪天下。

    至高无上君王的妻子!

    然而……。

    伏皇后扶着一根大柱子泪如雨下。

    悲痛欲绝的呐喊:“刘协你这个王八蛋!竟然如此薄情,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侍卫也懵逼了,皇帝陛下,您是世界上最大气磅礴,心胸最最最巨大的……傻逼。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装逼值加10。

    袁谭内心里狂嚎,“老子真是太机智了!就问有木有?”

    原本他打算放出凶灵贞子脱身,然而灵机一动,稍微用了一下金蝉盅的控制大法,果然牛的一批!

    他负手而立,对御林军道:“混账东西们,没听到伟大高尚帝国皇帝陛下的命令吗?想造反吗?”

    御林军被骂的一愣一愣的。

    谁要造反!

    谁要造反?

    你特么的都搞了皇后了,你才是造反好不好?

    请问这位袁爱卿,你到底给陛下灌了什么迷魂汤?皇后都送给你了。

    我们太他吗崇拜你了。

    御林军对视一眼,既然至高无上、伟光正的皇帝陛下都这么勇敢,咱们还怕个毛线,送~。

    御林军上下立刻收起围攻袁谭的阵容,还专门单膝跪地拜了一下袁谭。

    有人还专门说道:“恭喜袁谭大人,陛下都把皇后送给您了,真是让小的们羡慕。”

    于是乎御林军上下纷纷表达自己的敬仰,那真是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此刻起,改明皇帝把大汉江山送出去,他们也不会感到任何意外了。

    “陛下,您真是让我们崇敬啊!”

    御林军们又道。

    当然这些都是反话,其实御林军已经把汉献帝骂的狗血喷头,但佩服袁谭是发自内心深处的。

    蓬~

    汉献帝仰天倒地,虽然已经抽了过去,但依旧保持着瞠目结舌双手前伸的姿态,如同那雕像一般。

    没有人去扶。

    宫女太监都没有去管。

    只是惋惜的目光看着可怜的皇后。

    “等一等,你们手脚粗大怎么能够接近老子的媳妇呢?宫女送过去就可以了。”

    袁谭拦住了御林军。

    “媳粉,别怕,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我不会让你受一点点伤。”

    袁谭垂怜的目光看过去正色道。

    媳妇?

    “你……你,无耻!”

    伏皇后抽过去了。

    “我亲自来!”

    袁谭原本暂时也不敢接近伏皇后,怕伏皇后挠他,但晕过去了就不怕了,顿时抱起柔滑的伏皇后走了。

    御林军纷纷散去。

    “一会就算皇帝上吊,也别管。”

    “队长,放心吧。汉室崩塌了我也不会去管的。”

    “汉室早该崩塌了,就没有资格取代大秦。”

    “若是楚霸王的后代,绝不会是这个吊样。”

    御林军意犹未尽,还在聊天。

    “我看袁大公子就很霸气,你看皇后都敢要。”

    有人说道。

    “有道理,若是我的话,就算皇帝送给我,我也不敢要,别说直接就抱去圆房去了。”

    有人唏嘘道。

    “我可听说了,伏皇后还是个处……。”

    “你怎么知道的?不可能吧?伏皇后那么漂亮,小皇帝能忍住?”

    “小皇帝被打的到处乱窜,每天睡在野地里,我们都在一米外,他就算不忍也要忍。”

    “我的天啊~,那岂不是说,袁大公子捡了一个黄花大皇后,特么的上下五千年都没有出现过这种好事情。”

    “我感觉,要追随就要追随袁大公子这样有魄力的真汉子。”

    “你说的太掂对了!”

    …………邪恶的下次装逼分割线。

    “不好了,陛下,皇后上吊了!”

    德全跪在了袁谭面前,心里一哆嗦,喊道:“不不,不是陛下,是主公!”

    德全也是喊顺口了,毕竟皇后出事了面前的男人都是皇帝,头一次出现不是皇帝的情况。

    并且他已经打定主意,再也不跟着那皇帝了,就跟着眼前的主公。他忽然又一想,自己虽然是个太监,但却是第一个追随主公的太监,若是有那一天……自己不就成大内总管啦!

    袁谭急冲进了房间里,第一时间解救了上吊的伏皇后。

    亏得时间神速,只是在脖颈上勒出一道淡淡的红痕。

    “娘娘,夫君会爱你一生一世的,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袁谭抱着伏皇后坚定道。

    “我是不会嫁给你的!”

    “放手!”伏皇后冷喝道。

    “不放!”

    袁谭反而抱的更紧了。

    “放手!”

    “就不放!”

    “放手!”

    “死也不会放手的!”

    “放手!”伏皇后张开小嘴咬了过去。

    袁谭吃痛,有些坚持不住了。

    “别放!”一位宫女激动的喊道。

    顿时引来一群宫女的震惊的目光。

    这位宫女惭愧的垂下了头。

    “别放!”一群宫女却是昂首喊道。

    “……。”袁谭。

    “……。”伏皇后住了嘴。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装逼值加5。

    卧槽!老子是实心实意的,不是装逼!

    叮!恭喜宿主实心实意装逼成功……。

    “……。”袁谭。

    忽然,他得到了金蝉盅那边的示警。

    一百里范围内,他都可以通过金蝉盅得到汉献帝的情况。

    另一边。

    汉献帝刘协对于刚才发生的情况根本无法理解,此刻处于极度懵逼震惊屈辱愤怒之中。

    朕是天子,伏尸百万!有人搞了朕的女人,朕竟然还送给他了!

    “马上派兵杀掉袁谭!”

    “去催促一下袁大公子尽快和皇后圆房!”

    出口成脏,心口不一。汉献帝眼睛瞪的牛一样,他吓傻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疯狂用砚台捶打着自己的头,打成了如来佛也没有罢手。

    “杀袁谭……。”

    “袁大公子能够和皇后圆房,朕真是大慰平生……。”

    这不是真的……。汉献帝蜷缩在角落里,不敢再吭声了。

    但汉献帝自小就经历了太多斗争,斗争经验很丰富,他决定不吭声了。

    而一群太监此刻正在外面热议。

    忽然,殿门打开,汉献帝出现在了那里。

    太监们就看到,汉献帝鼻青脸肿头上全是包,不敢看了,急忙垂头。

    汉献帝看了看忠心的太监董忘,这个人是舅舅董承家的死士,专门阉割进来帮助自己的,他示意了一下。

    董忘机灵,没吭声,跟着进了殿,并立刻关闭了殿门。